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草草不工

蔡澜

文 文 文

蔡澜:归乡

大哥去世之前说要回潮州走一趟,这次我们一家是为他完成这个心愿。

我们的老家本来在潮州金山中学门口,大舅曾在该校当校长,开除了一个坏学生,他当了官,就回来把大舅加个莫须有罪名枪毙了。

二舅是艺术家,把一生献给党,文革时可被整惨了,但最后幸运地活了下来。

大二舅各有六个儿女,加起来十二个,连老婆丈夫二十四,每对生两个,变四十八,现在已出现第四代的曾孙辈无数。

那是母亲姓洪的那一边,爸爸的亲戚都来了南洋,好几兄弟,这群人可不受一夫一妻管制,儿女又粗生,一次去探望他们,买雪糕给小孩子吃,已是一百个。大宅襁褓中的婴儿摇篮数一数,是三十多个,现在这些孩子婴儿都长大生第四第五代,是一支壮大的军队。

二十多年前带着爸妈到潮州寻根,见所有文物被破坏,一切落后到极点,印象不佳。

安慰的是二舅的四个女儿,都长得很漂亮,当年有些未嫁,充满青春气息,这些年来,她们在事业上各有成就,有些还是大工厂的厂长,现在已经退休,儿女成群。

老家被拆除,当今舅妈住的屋子四房一厅。众人围绕着她聊天,偶尔也陪着打打四圈卫生麻将,加上了午睡习惯,生活过得比许多香港人幸福。

初见二舅,他带我去韩江桥上,见一急流,说:“再来一次文革,我就从这里跳下。”

好在悲剧已不可能发生,二舅安睡中离去。看潮州,已改进,但无工业,比东莞差。

看目前大陆,只有用个常听到的老笑话终结:老布什、戈尔巴乔夫和邓小平参加一国际会议,车子走到十字路口,司机问老布什转左或转右,布什回答往右转,戈尔巴乔夫说跟着潮流往右转。

到了邓小平,他向司机说:“信号灯打左,往右转!”

【潮汕之旅(十一)】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草草不工

蔡澜

相关文章

蔡澜:青岛大包

蔡澜:汇泉王朝

蔡澜:开始

蔡澜:去青岛

蔡澜:黄皮

蔡澜:白玉兰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