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煲伊面当月子餐 产妇控诉陪月中心待遇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瓦煲伊面当月子餐 产妇控诉陪月中心待遇差

    (加影21日讯)鱼丸粉、瓦煲伊面、意大利面、罐头黄豆、这些是月子餐吗?



    一名产妇向双溪龙一间陪月中心购买一个价值8299令吉的陪月配套,没想到陪月中心天天提供一般在茶室都吃得到的面类,一点都没有产妇该吃到的补品或菜式,令她感到受骗。

    事主黄欣怡说,她是在今年3月购买有关配套,配套优惠价为7699令吉 ,她在两个月前生产后入住,没料到中心提供的月子餐差到难以接受。

    她说,该中心设在一间半独立式洋房,“店面”摆设了很多名贵药材,但却只供摆设,没有煮给产妇吃。

    她说,该中心提供给产妇的早餐包括清汤鱼丸粉、用罐头黄豆煮的西式早餐、用冷冻蔬菜粒炒饭、猪肉丸粉等等加工食品,午餐和晚餐则是酱油鸡、梅菜蒸肉饼、炸鸡,甚至是素食加工品,下午茶吃白糖糕和糖水。

    她算过,每餐都不超过10令吉。

    黄欣怡向记者展示她在陪月中心吃的鱼丸粉。
    黄欣怡向记者展示她在陪月中心吃的鱼丸粉。

    入禀仲裁庭讨公道

    她今日在行动党万宜社青团团长李文彬及加影市议员刘佳达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这样指出。

    “当我对餐点提出不满时,业者总有许多理由,包括声称其他产妇喜欢吃等。”

    除了餐点太差,她说,陪月中心环境也不卫生,很多苍蝇飞入她所睡的单人房,她使用的杯子也有苍蝇。

    她说,直到第23天,她的初生宝宝生病了,她才决定马上搬离中心。

    “医生说可能是宝宝的奶瓶洗不干净,感染细菌,于是我提前5天搬回家。”

    她指出,当时中心里有六、七名产妇,据她了解已有5名产妇报案,而她则在11月1日报案,并入禀消费人仲裁庭讨公道。

    陪月中心提供西式早餐给产妇。
    陪月中心提供西式早餐给产妇。
    瓦煲伊面。
    瓦煲伊面。
    梅菜蒸肉饼。
    梅菜蒸肉饼。
    陪月中心的杯子有苍蝇。
    陪月中心的杯子有苍蝇。

    宝宝生病还恶人先告状

    黄欣怡说,最令她无法接受的是,在宝宝生病后,业者还恶人先告状,反指她疏忽照顾,宝宝才会生病。

    她相信业者企图推卸责任,她住在楼上都有苍蝇飞入房里,宝宝住楼下,卫生环境肯定更糟糕。

    “当我提早5天搬回家,我要求业者退回5天的费用,但业者拒绝。”

    她也揭发这间陪月中心有“前科”,在2016年曾在其他地方无牌经营,遭已故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揭发及关闭中心。

    陪月中心没营业执照

    加影市议员刘佳达证实,有关陪月中心没有市议会的营业执照,因为州政府未有条例管制陪月中心。

    他强调,半独立式只能供住家用途,不可作为商业用途,虽然业者有公司注册,但没有市议会的营业准证,也不能做生意。

    他指出,市议会近期内会采取行动。

    另方面,律师黄天鸿指出,有关陪月中心很巧妙的利用漏洞,来提供产妇餐点,比如说只提供一次鸡精、一次猪腰等,让产妇不能说中心完全没有陪月餐。

    但他强调,陪月中心的货不对办,可以带到消费人仲裁庭争议。

    4名事主向行动党万宜社青团投诉陪月中心货不对办及要求退款,左起李文彬、沈月宁、黄欣怡及钟美玲,后排右起刘佳达及黄天鸿。
    4名事主向行动党万宜社青团投诉陪月中心货不对办及要求退款,左起李文彬、沈月宁、黄欣怡及钟美玲,后排右起刘佳达及黄天鸿。

    流产后索退款诸多为难

    另一名妇女沈月宁指出,她在今年1月签购一个配套,已付全数6699令吉,但不幸在2月流产,因此要求中心退款,不过中心说服她保留名额,以免日后起价。

    她在今年10月想取回退款,但中心却诸多为难,至今还没有取得退款。

    36岁产妇钟美玲在付了7000令吉购买配套后,打算取消购买,但中心同样拒绝退款。

    万宜社青团团长李文彬周四联络有关陪月中心,但几次拨电对方没有接听,后来使用WhatsApp要求对方回应。

    李文彬也率领记者到有关陪月中心,但负责人不在中心内。

    该中心李姓负责人较后透过WhatsApp回应,他将亲自找李文彬及市议员刘佳达谈,并要求李文彬等人离开中心,以免骚扰其他产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