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要了他的命!日本留学梦圆不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校园霸凌要了他的命!日本留学梦圆不了

    (新山4日讯)“疑不堪同学霸凌,少年跳楼丧命”案;死者家属声明,死者并没有患忧郁症,死者是遭班上两名男同学霸凌,才导致这场悲剧。

    17岁死者江骏喆的家属今早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林道祥及副主任洪敦集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澄清死者是一个个性开朗的孩子,是在学校遭到同学欺凌。

    死者母亲林丽云(43岁,房屋经纪)指出,孩子出事前毫无征兆,家人并不晓得孩子在学校被霸凌,当孩子出事之后同学告知才获知此事。



    死者在IG的限时动态发布一则指自己撑不下去的讯息。
    死者在IG的限时动态发布一则指自己撑不下去的讯息。
    死者在出事当天在IG限时动态,也发布“我们来世再见”的讯息。
    死者在出事当天在IG限时动态,也发布“我们来世再见”的讯息。

    “孩子在前同学的聊天群组诉苦指食堂现金卡被抢、辣椒酱被倒入书包内、椅子被拉掉及用粗话对待。孩子更后悔之前没好好念书。”

    林丽云难过地说,孩子最近都带便当上学,她当时也不解,但孩子解释是为了减肥,她并不为意。

    她说,孩子在出事前一天要求转换班级,校方也获知孩子遭到霸凌,不过当教师再进一步询问时,孩子又改口说没事。

    此外,死者父亲江锦全(48岁,工程师)说,孩子在今年初曾告诉过他一次在校被欺负,但较后又说没事。

    林丽云续说,孩子因在宽柔中学古来分校成绩不尽理想,今年才转读避兰东某私人学校就读。

    她强调,孩子出事前看见她生病,还要主动烹煮食物给她。

    “骏喆是一个处处为人着想的孩子。”

    该私人学校校长和训导主任昨日到灵堂慰问时,死者父母质问校方为何没有采取行动,包括通知父母孩子在校被霸凌一事。

    他们不满校方没有好好处理此事导致悲剧发生,要求校方给予交代。

    江骏乐(左2起)、林丽云及江锦全,在洪敦集(左)及林道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澄清死者没有忧郁症,并声称死者是在学校遭霸凌。
    江骏乐(左2起)、林丽云及江锦全,在洪敦集(左)及林道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澄清死者没有忧郁症,并声称死者是在学校遭霸凌。
    林丽云(左)及江骏乐(右)因痛失至亲,忍不住掉泪,中为林道祥。
    林丽云(左)及江骏乐(右)因痛失至亲,忍不住掉泪,中为林道祥。

    死者希望毕业后到日本大学留学

    死者江骏喆是典型的哈日一族,在转校时就立下目标,希望在毕业后到日本大学念书。

    林丽云说,死者的梦想是当厨师,之后买大屋孝顺父母亲。

    此外,准备入读大学的死者哥哥江骏乐(20岁)说,弟弟在出事当天还嘱咐他“早点回家,小心开车”,没想到竟是死者最后的遗言。

    他说,据弟弟同学告知,被指霸凌的两名同学好像已被校方开除,两人至今还未出现,但这两人的好友通过微信表示,周三晚上会来到灵堂。

    就读私人学校中四的17岁男生江骏喆(生前住在士姑来顺和花园),相信不堪同学霸凌,于周一(2日)傍晚6时左右,在古来一家商场约4层楼高的泊车场跃下,重伤不治。

    死者在转校时就立下目标,未来要在日本念大学。
    死者在转校时就立下目标,未来要在日本念大学。
    死者灵堂设在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
    死者灵堂设在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
    死者江骏喆遗照。
    死者江骏喆遗照。

    校方没有处理好霸凌事件 导致悲剧的发生

    林道祥指出,他周三上午接获一名家长来电,声称两名被指霸凌死者的男同学,两年前也在另一所私人学校霸凌其他学生。

    他抨击校方没有处理好校园霸凌事件,才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无论如何,他于周五将陪同死者父母到学校,要求校方给予合理交代。

    他呼吁若有学生被霸凌,可寻求他的协助,电话019-7786843。

    另一方面,本报记者致电给有关私人学校的执行长和校方,但至截稿为止,还未取得对方的回应。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