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烛拒圆房 用手解决后落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洞房花烛拒圆房 用手解决后落跑

    印尼西努沙登加拉州西龙目岛警方接获报案,一名男子新婚一天的老婆跑了。



    西龙目岛警察公共关系部门负责人Iptu Ketut Sandiarsa说,新郎的名字缩写为阿木(Muh,31岁),新娘的名字为小苏(Sup, 25岁),是马塔拉姆安培南佩杰鲁克的居民。

    阿木忆述,最初他们是通过社交媒体见面的。从那一刻起,就产生了爱的感觉,并最终决定结婚。

    两人在6月2日星期二早上闪电结婚,由于小苏自称孤儿,所以没有父母前来,于是村长和新郎父母一同祝福了婚礼,并且宣布该婚姻在宗教上是有效的。”

    一切都忙完后,已经到了洞房花烛夜。根据案情推演,阿木牵着小苏,小苏竟然迟疑了:“我有d惊啊”。

    阿木:“放心,我会好温柔既。”入房,关门。阿木迫不及待地亲吻小苏的脸颊,开始把手伸进婚纱内。

    他感受到小苏胸前空荡荡的,但想到毕竟是自己31岁好不容易娶到的夫人,A罩杯就A罩杯啦。在碰到坚硬的500印尼盾(约0.15令吉)硬币时,小苏全身激烈颤抖,一把将他推开,力度之大,直摔下床。

    “或者,我们冲个凉先,培养下感情?”小苏怒吼:”唔要!爱冲自己冲饱佢!“ 阿木第一次发现,小苏生气的时候,声线是这么的粗。

    阿木被吼的心有余悸,独自匆匆洗完澡,看见小苏背对着他,坐在床沿。

    “如果你未做好心理准备既话,我今晚瞓床下底咯。”这时小苏阴沉沉的说:“躺下来”。

    当阿木躺下后,小苏一把掀开了他的毛巾,然后一只粗糙的大手往他的小油条贴了过来,然后握成拳,开始上下拉扯。

    小苏的手虽然没想象中的光滑柔软,但考虑到人家是孤儿辛苦过来,看着天花板的阿木不觉有些感慨,下定决心要好好对她。一阵旋风快打后,阿木的小油条很快垂了下来,变成软软黏黏的老油条。

    阿木的第一次,就在新娘子拒绝洞房,用手快打中草草结束。

    次日,阿木醒来,发现小苏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分手纸条。

    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找完整间房子再问左邻右舍,邻居表示她凌晨就走了,问她上哪也不说。阿木无奈,报警寻人。

    几天后,警方找到了人,小苏竟然是男的,而且自己有女朋友。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断送在一条麻甩手中,阿木崩溃不已,准备提告。

    文:印尼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