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莉萱★大山脚下的小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王莉萱★大山脚下的小镇

    王莉萱★大山脚下的小镇



    ★八打灵公教中学

    记忆中的那小镇、童年,犹如随风的往事一般,芳踪难觅,不可追。

    年幼的时候,我跟随著外公外婆住在大山脚下的小镇。

    7年了,我好像已经忘记了它的模样,但好像又记得‧‧‧‧‧‧那是我生长的地方、养育我的地方。

    我要在那里扎根、不论我走到哪里,因为我永远都在想著它,念著它。

    低矮的青瓦白墙的屋子,深绿色的青石路,环绕著山上的小镇,蓝天白云,勾勒出一幅墨水画。

    好喜欢躺在故乡那松软的泥土上,嗅著青草的芳香,赏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好不惬意。

    看著夕阳渲染著云彩,云朵勾勒出金边,好像做一个金黄色的梦。

    竖起耳朵听到的是几百只,甚至是上万只羊在傲娇、呼唤著。

    我知道它们在呼唤著远方的游子。

    在它们身后的是放养人,他们平凡而朴实,却有著我们完全没有的执著。

    最令人兴奋的是黎明的声音,叫卖声,招呼声,还有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各种声音交汇出交响乐。

    在青草所发出的淡淡清香中,我闻到了外婆做的叉烧包、酸菜、臭豆腐及辣椒酱。

    打开锅炉,臭豆腐的香味扑鼻而来。沾上辣椒酱,咬一口便满口流油。

    小时候,我总喜欢带著外婆给我做的便当和玩伴们出去玩。玩累了,我们就吃便当,他们总会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著我。虽然玩耍都会玩不腻,但我们始终会以吃晚饭的理由来告别。

    在故乡的岁月里,每当我感到疲惫或者失落时,便回去看那熟悉的籐萝。

    当我看著籐萝开花时,开得那么盛,那么密,那么美时,心里也会像那一株株籐萝盛开了,那幸福的喜悦感无法用笔墨形容。

    脸上不由自主的溢出笑意,甜滋滋的。

    后来的后来,我和爸爸妈妈去了城市。

    慢慢地,我好像融入了城市。小镇的风貌,小镇的外公外婆,小镇的伙伴们淡出了我的视野,装在我心里就只有英语单词和数学题。

    城市的晚霞,渐冷的空气拂过人烟稀少的大街,上天以深秋的残阳为引,惬意地调制著鸡尾酒般模样的天空。

    云翳在落日的映射下渐渐微醺,将橙黄色的光投射到如往常般清冷的街上。

    美好的过往总是挥之下去,我在梦中又回到了多少次的童年仙境。

    这封尘已久的回忆,这许久未能感受到的乡情,都在牵动著我,我的思乡之情,我无法将它遗忘。

     

    陈靖雯★安全感

    ★槟城

    他们是不是在看著我?我很奇怪吧?

    我局促不安地坐在食堂里,四周的餐桌都坐著三三两两的学生,这让我独自一桌的样子在成群结伴的环境下显得有些突兀。

    感受到外来的视线,我咀嚼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食不知味的感觉让我开始有些消化不良。

    在我差点哽住自己的时候,一抹身影冠冕堂皇地走了进来。他悠然自得地独自漫步在食堂里买午餐的样子,显得我的方才的慌张无措有些滑稽。

    我的视线不自觉地盯著他移动,这才惊觉地顿悟到原来我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我不是没有原因的。

    人是群居动物,这是我懂事之后明白的道理。

    在学校,我不管是上厕所还是去图书馆,都习惯有朋友的陪伴。上了大学以后,因为身边的人选修课的时间都不一样,所以我常常都会处在一个人的状态,这让我失去了极大的安全感。

    因为习惯了群居,所以我看到独自一人的身影都会格外关注,对我而言那些身影就像是青葱草地里的一朵小红花那么捉人眼球。

    他手持餐盘,眼神环绕四周最后聚焦到我的身上。这四周都是成群结伴的人,空位较多的确实也只有我这桌。

    果不其然,他最终落坐在我的对面。我时不时带著好奇的目光看向他,大概是因为他的自然,我莫名地开始忘记原本的紧张无措。

    “你一个人在食堂吃东西不会觉得尴尬吗?”在他几乎快吃完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心底最好奇的问题。

    他闻言,握著汤匙的手一顿,抬眸看向我,“妳不也是一样,难道妳觉得尴尬?”

    看著他平淡无波的目光,我似乎就像是被看透了心事一般。但随即一想,感到不安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所以就点头道,“我确实感到不安。我习惯身边有人陪著我。”

    “我反而挺喜欢一个人。”他停下手上的动作,认真地回答我,“我喜欢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逛街,人太多反而会让我觉得困扰。”

    “那你不会觉得被人看著的感觉很不好吗?”

    语毕,他一挑眉,似乎有些困惑和诧异,“我并不觉得有人看著我啊?一个人很奇怪吗?”

    我的话哽在咽喉,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他的话让我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在意别人的目光。难道是我一开始的想法就有了问题,还以偏概全地对身边的人设下了标签?

    半响,我才回复道,“一个人确实不奇怪,奇怪的是觉得奇怪的人。”他笑了,淡淡的梨涡若隐若现,“其实不只是妳问过我这个问题,之前也有不少人问过。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安全感很足的人。”

    「你是一个强大的人。」我心里非常认同那一句话,“你觉得无关紧要的事情是很多人都会很在意的事情。因为担心自己被孤立,不被认同,被打上奇怪的标签,所以才会不停地与别人交往。”

    他沉吟了一阵,自信地对我说,“该留下的会一直留在身边,不会留下的也不会因为挽留而不走。所以我们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不要太在意旁人的目光。”

    说完,他就与我道别,收拾东西离开了。

    那天过后直到现在,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但我知道后来,我再也不会畏手畏脚,只会堂堂正正地走在路上。

    不管是成群结伴,还是独自一人。

     

    邓翠婷★我

    ★拉曼大学

    早晨六点半,镜子前的女生正慢条斯理地梳著头发,一下一下,然后拿著发圈把及肩的中长发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

    她整理身上的校服让自己看上去更整齐,整洁。

    当梳妆完毕,她看著镜中的自己- 张梵羽。

    对啊,这就是我,有著一张不是精致的五官却看起来还不错的脸蛋。

    小时候,我常常会在想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有著各种各样的模样,性格,个性,也讶异为什么各种不同性格的人可以走到一块儿聊天说地,有著共同的兴趣去做喜欢的事。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恍惚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受人喜爱,抑或是个讨人厌的女生。因为随著时间的流逝,我感觉我和别人没两样可是有的时候我又感觉我是个特别有个性的女生。直到现在看著这样的自己,我似乎找到答案了。

    我,有强迫症。

    很多事情明明可以抱著「就这样」的心态,可是我偏偏不!不管事情大小轻重,我就是要把它做好,比如说放学回来我可以先吃个饭,洗个澡,玩会儿手机再温习功课。

    可是我不要,我要先温习功课才玩手机。不过这样良性的强迫症也让我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纪前十。

    明明已经在床上躺著了,可是想到我的书本没放回原本的位置,这时我的意志和身体会开始战争,最终当然是意志胜利了。

    我,很倔强。

    明明内心难过的要死却硬是不肯在外人面前流下一滴眼泪。对我来说,这是尊严!每次伤心或者生气时都会想世界上每一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著,所以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咬咬牙就过去了,要不然就会在深夜时,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然后第二天又振作起来。

    对啊,我就是不倒翁,我不想被这些小事打败。就像两年前文理分科,家人希望我能读理科因为家里的三个姐姐都读理科,可是我偏不,我就是对文科感兴趣所以我不理他们的反对坚决选了文科这条道路。

    透进骨子里的倔啊。

    我,看似亲近却不然。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很平易近人的人,从谈吐到行为都可以知道我是那种很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的人。但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只是我的表面?

    其实这也不是我想要的,或许是射手座的性质吧,看似熟络但真正了解的人寥寥可数,甚至可以说没有。

    不是要封闭内心,只是那个能让我敞开心扉的人尚未出现,所以那个真正的我还没释放出来。

    我,很任性。

    明知道这条路不好走甚至可以说是没结果,可是我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三年前的那场不被看好的恋爱,在一年后和平地结束了。你说我不知道这是最坏的结果吗?不,我知道但这就是所谓的年少轻狂吧。

    人生那么短,刻骨铭心的事不多。

    就像今天想起来,也只会有羽毛拂过心间的感觉,再也没有以往的波涛汹涌。

    对啊,这就是我。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还是我,不曾改变。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也可以包容以前的自己因为这是在这浩大宇宙中独一无二的我。

    所有的疑问似乎得到了答案,镜中的女孩满意一笑,背起书包哼著小曲儿上学去了。

     

    黄伟仪★难忘的生日惊喜

    ★布特拉大学

    读书时期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放学的钟声响起,学生们背起书包和老师告别便和自己的路程南辕北辙。

    那天,钟声一响,我抓起书包就往家里跑。

    脑海里不停地回放著早上出门前妈妈和我说的话,她一直保持神秘,任我怎么问,她坚决不愿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惊喜正在等待著我。

    一打开家门,还没进屋里,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勾起了我那馋嘴的欲望。

    就算光闻不吃,也能把人给引诱起来,令人胃口大开!

    我二话不说,便赶紧冲上二楼梳洗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咕噜肉吃了起来。

    味道可好吃了,酸甜可口,令人回味无穷,唇齿留香。

    吃著吃著,耳边传来了一阵阵欢乐的歌声,「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转身一看,只见爸爸手里拿著一个芒果慕斯蛋糕;妈妈,哥哥和妹妹手里则拿著一份份包装精美的礼物向我走来。

    原来,妈妈早上说要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一连串的情景。

    我都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我很感动爸爸妈妈能百忙之中抽空来为我庆生,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吹灭了蜡烛,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把蛋糕吃完。

    正当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时,放在爸爸裤袋的手机响起。

    爸爸接听完以后,脸色变得沉重下来,告知我们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 — 舅舅去世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晴天霹雳的消息令我不知所措,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全身发抖。

    在回外婆家的路上,妈妈低头哭泣,哭得两眼红肿。

    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我两眼凝视窗外的风景。

    这时候的我像枯萎了的花没有心情去欣赏,心像被人狠狠地插了一刀,痛得不敢去直视。

    我不敢流泪,我清楚知道舅舅不希望我们因为他的离去而伤心不已。在车上,没人敢发去声音,或者说些安慰的话,说了只会让大家心情更加难过。

    熬过两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外婆家了,只见外婆早已站在门外等候我们的到来,脸色很难看,心情也和妈妈一样难受。

    我们跟随著外婆来到了舅舅的灵堂,给舅舅上香,希望在天之灵的舅舅可以安息,不用为我们操心。

    三天两夜的丧礼仪式完毕后,大家都还沉浸在舅舅生前在世时的回忆中,久久无法释怀。

    突然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豆大般的眼珠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落了下来,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

    憋了那么多天,我的眼泪也不停使唤地留了下来。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也是舅舅的祭日,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

    毕生难忘。

     

    黄靖恩★下定决心的第一步

    ★居銮明吉摩国中

    下定决心,四个字。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下定决心就好像一股劲儿,狠狠地孤注一掷。

    当我需要这股力量时总被细碎的东西绊著,它需要我没有顾虑,没有否定,没有辩解,就只有个单纯的任务——去执行它。

    一段时期中,常常会有一大堆事物等待我去执行,而我都在为思考这些选择中让时间白白地浪费,或许这件事只是个很小的决定,或许明明可以准备更久,做得更好。

    拖了好久了都还没下定决心还会觉得懊恼,为这件事,也为犹豫不决的自己。再甚,心态会渐渐变得不好起来,想怎么会做不到,想像各种好的坏的结果,想到各种路都给铺垫好了就是没去真正的执行。

    总觉得缺了点火候,还不够。第一步,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当我开始想做一件事时,这件事必然是对我有利益的,而我会给自己预设好多的结果,万一,万一得不到期待的结果呢?我开始著急,向家人朋友询问意见。而大家给的答案就很容易被我「万一」的推辞给否定。

    情形反反复覆,我知道,我心里一定有个准确的答案,只是在瞎等所谓的时机。游戏任务总是来的措不及防,让人一下一跳的就会马上去做。为什么?因为它就只是一个单一的任务,必须去执行,以达到目的,以获得奖励。

    最好的时机,那就是现在。

    所以,当我开始脑中只剩下想做的那件事时,我的第一步开始了。是啊,好简单的。

    脚丫子试探地往地上点了点,发现是实地,这第一步给的更多的是愉悦感和成就感,是大到可以洗刷之前的心烦意乱,小到可以冲淡前面种种的犹豫。

    除这以外,获得更多的是踏实感,心里不上不下的大石头放下了,脚也终于著了地。

    当然也还是会小小地感叹怎么不趁早。但这真的已经足够了,第一步像把钥匙开启了厚重的大门,于是就只需要走进去,接著一关一关地解锁。

    自从有过许多次「第一步」,每一次只会让我更积极地去执行下一步,对待下定决心做的事都怀有期待。有种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干脆,只要你想,并且想尽办法去达到,会发现好多都不同了。

    经过分岔路口,别做太多焦虑的等待,狠狠提起一股劲儿地踏出去。

    下定决心,相信自己。

    它会给你带来惊喜及更多收获。

     

    景★味道

    ★雪兰莪

    原来 真的有

    这么一回事

    一见钟情 这回事

    当看见 你

    我 会不自觉的

    凝视 那该死的 眼睛

    却 如此的 著迷

    来回 心事

    你 让我 第一回

    心醉 又

    心碎

     

    琴★贝多芬的愤怒

    ★UCSI University

    一一备期末考有感

    你称帝的那一天他非常生气

    他曾经以为你是媲美

    古罗马的睿智皇帝

    可现在你已经成为

    那打压人权的皇帝

    如今你在他的心中毫无地位

    他曾经崇拜你反抗皇室的那股劲儿

    他把你当成一个英雄独一无二

    为你写了一首的交响曲壮烈辉煌

    他在封面写上敬拿破仑一世

    你却用这样的玩笑来戏弄

    终于他把你的名字

    用一片乌黑的笔墨永远覆盖

    最后用力过度无之下

    留了一个用笔刮破纸张的痕迹

    献给另一个已经不存在的英雄

     

    时余★孤岛

    ★彭亨

     理想成为一座沉默的孤岛

     那些卑微 善是晨早

     岛上的花草

     也住著许多小鸟

    彼此怀抱

     云雨 在远方偶尔贴靠

     洒下一些喧嚣、寂寥

     忧心风雨急躁

     让花的容颜早夭

     融入泥壤 这小岛深处的孤独

     都少了点颜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