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异乡佳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子木:异乡佳节

    我忘了,这是不是第一次没能阖家共进团圆饭。



    在回溯的记忆碎片中,我好像有过那样的经历。或多或少,似乎接近错过除夕夜团圆饭的时刻。例如中学毕业后,在服饰店兼职的那一年除夕夜。下了班的停车场空荡荡的,唯独我那辆小白车如其名像一个英雄孤独地呆著。那像极了和死党们组队闯关的Left 4 Dead场景,当下在脑海里闪过的念头莫非是“若向心爱的人坦承我吸血鬼的身份,对方是否还会愿意接纳并爱著我?”顺道将锐牙咬向她的脖子,做为开启永恒的仪式。

    异想天开的思绪,煞有其事认真地在运转著,如脱缰野马难以驾驭。如今回想,当初怎么不把身份换为一头年兽,那至少可还能应景。

    记得当时经理给了我们一众人红包,似乎还外配一小袋芦柑,作为慰劳也一并意味新年收工了。好多年后在佳节时分特别忙碌的中餐厅上班,也遭遇了相似的情景,可左思右想就是记不起那是除夕前夕还是之后的事了。得以肯定的,自己的确很在意除夕夜团圆饭的地点,潜意识里那是必须得在家乡家中,那长方木桌上共进的晚餐。

    2021年,人生首次在异乡度过了整个农历新年。

    绝对是非一般的体验,无可奈何的心情更是令人郁闷不堪。佳节未临,我就常在调侃这一年哪还有什么新年。曾几何时这重大节日于我的意义,已不仅是家乡的团圆饭,更是与老同学们的相聚时节。年纪渐大,身边开始不乏年味渐淡的质疑声,说是氛围不再,怀念的都已停留在回不去的往昔。所以,和友人们一年一聚这事更加显得有仪式感,维系的是年少轻狂起头的十几年情谊。

    趁无法返乡之际,各别约了几位同在岛国的兄长姐们小聚。将工作事宜全全抛下,漫无目的地四处溜跶,放空仅为了等待赴约时刻,是难得松了口气的舒畅感。共进晚餐时聊起了彼此近况,谈及疫情与新马两国的防疫措施,后来我们说到了在新加坡工作这件事。曾几何时,我将自己认定为定居此地,而我又是为何会如此认为?我以为的每周往返两地就是不断在移动的一种,可那样的移动似乎有点空洞虚渺。

    兄长点出,那也许出于移动的不够多,抑或是缺乏在他地切实完成一些事。这一年来,我常想起在草根书室分享会上,美子姐说过的那句话:“以生活的态度去旅行,以旅行的态度去生活。”我觉得自己在往这种生活态度靠近。豁然想起,一直以来我都将此地视为工作之地,现今也无非如此,但这其中又有所矛盾。都说辞旧迎新,生活依旧在摸索寻求一个所以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