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购物中心 二线城市商场 逆势成赢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疫情重创购物中心 二线城市商场 逆势成赢家

    (吉隆坡6日讯)疫情之下,国内零售业受创最严重的莫过于购物商场。国际边境紧闭超过1年,游客无法来马旅游,导致仰赖游客消费的一线城市商场行情“冻过水”;但相比下,规模较小的二线城市商场却能在这次疫情中幸存下来,有者业绩甚至更胜疫情前,堪称逆境大赢家之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目前在西马管理6家邻里商场的贺达产托(HEKTAR,5121,主要板产托)总执行长拿督希山奥斯曼接受《中国报》电邮访问时指出,此次疫情,再加上连番两次的行动管制令,对我国大小商场业者都带来巨大冲击。

    “但好在相较于巴生谷一代的商场,我们旗下管理的商场所处地理位置比较多元化,多处于二线城市,几乎完全不依赖游客人潮。这在当前疫情期间,确实占了绝对优势。”

    出租率仍高

    “我们截至去年12月底的投资组合,出租率仍高达88.4%,且超过一半商场的出租率在90%以上。只有一小部分租户业绩不佳,要求减租和回扣。”

    另外,在中马和南马管理7家邻里商场的KIP产托(KIPREIT,5280,主要板产托)总财务长许为斌亦指出,该产托旗下管理的商场业绩在疫情期业绩不跌反涨,甚至更胜疫情前。

    他回应本报提问时说:“由于KIP产托商场主要服务社区顾客,因此坦白说,这次疫情未对我们的租户带来负面影响。反倒是不少生鲜食品和蔬果业者,他们的生意甚至比疫情前更好。”

    KIP产托官方数据显示,该产托2020财年净房产收入高达5601万8000令吉,平均出租率高达90.7%。

    规模较小的二线城市商场,在疫情下反能顺利幸存;图为贺达产托和KIP产托旗下坐落邻里的二线商场。
    规模较小的二线城市商场,在疫情下反能顺利幸存;图为贺达产托和KIP产托旗下坐落邻里的二线商场。

    在多州经营邻里商场

    贺达产托目前管理的6家邻里商场,分别是雪兰莪梳邦广场(Subang Parade)、马六甲皇冠百利广场(Mahkota Parade)、柔佛麻坡Wetex 广场、柔佛昔加末广场(Segamat Central)、吉打中环广场(Central Square)和吉打居林中环(Kulim Central)。

    KIP产托目前管理的7家商场,分别在柔佛马赛(Masai)、哥打丁宜(Kota Tinggi)、淡杯(Tampoi)、森美兰新那旺(Senawang)、雪州万宜(Bangi)、霹雳进打(Kinta)和马六甲。

    其中,霹雳进打的3层楼商场全权出租给永旺商场(Aeon Mall)经营,其余6家则作为KIPMALL经营。

    选择少 易产生粘性

    希山奥斯曼认为,二线城市商场的优势在于顾客容易对一家商场产生“粘性”,因为通常小城市一眼望去也就几家商场,选择不多。

    “事实上,除了我们位于马六甲的皇冠百利广场对游客市场较为依赖,其他商场几乎只是服务本地社区民众。因此十分幸运,在疫情下就算国人不能出国旅游,甚至无法跨州,对我们商场的生意并未带来严重冲击。”

    希山奥斯曼说:“本地人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适合去处,来满足和家人朋友相聚的需要。因此我们旗下的商场也就比一线大商场更快步入复苏。”

    许为斌也透露,KIP产托旗下大部分租户的生意在疫情爆发以来,甚至不曾陷入低迷。

    他指出,真正影响生意的不是顾客不来光顾,而是行动管制令下的营业时间管制和店内人数管制。

    “尽管受这些限制影响,但作为社区商场具有优势,故能顺利支撑商场生意度过疫情难关。因此,疫情未对我们的收入带来多大冲击。

    ■希山奥斯曼
    ■希山奥斯曼

    一线收入高 二线收入稳

    但追根究底,若从租金收入来看,希山奥斯曼指出,巴生谷地区商场的月租收入一般比二线城市的高出许多;这主要因为城市消费者的消费能力更高。

    “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各有千秋,因为后者租金收入虽不及一线城市,但收入往往更稳定。”

    他分享说,从贺达产托的2020年报来看,贡献最大年度收入的,就是来自一线城市的雪州梳邦广场和甲州皇冠百利广场;两家商场收入就占据了集团总收入的59.5%。

    希山奥斯曼指出,贺达产托去年营业额高达1亿1114万令吉,虽然次季在行动管制令1.0开跑期间确实受到冲击,但在第3和第4季度明显回升。

    我国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批发和零售贸易销售总值在今年1月份录得1117亿令吉,按年下滑了2.7%。

    步入后疫情 商场需与时并进

    步入后疫情时代,希山奥斯曼认为国内商场要脱胎换骨,首先就必须推陈出新,进行适当改革,以应对国内消费者的需求。

    “首先,我认为商场店家需要重新思考和定位个别商店的卖点。毕竟如今已是数码时代,实体商店需要费心思打造更有吸引力的环境,才有办法吸引消费者光顾。”

    他也建议商场应综合考量多用途性发展,譬如提供广泛的休闲活动去处,以及专注提供更多餐饮商店服务。

    “尤其是餐饮服务的多样化,在亚洲商场十分受消费者欢迎。”

    他以梳邦广场为例,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就经历了租户重新组合。其中包括推出以销售促销为重点的行销策略,以符合各个市场的需求。

    为陷困租户 提供重点援助

    KIP产托和贺达产托双双指出,尽管旗下大部分租户业绩表现不俗,但部分业者因业务类别缘故导致经营陷困。对此,他们都会向相关租户提供重点援助。

    许为斌指出,像是经营娱乐相关业务,比如自动贩卖机的业者,如今生意仍十分冷清。在这种情况下,该产托会酌情为业者安排租金分期付款计划。

    “回顾去年行动管制令1.0期间,由于绝大部分业者都无法营业。因此我们在首2周给予租户100%租金回扣,并在后来的4周给予80%回扣,帮助租户度过难关。”

    至于贺达产托,希山奥斯曼指出,除了租金减免,该产托也通过实体和数码平台帮助租户刺激销售业绩,包括制作视频来重点介绍饮食业租户的饮食卖点。

    “贺达产托还实施了租户支持计划,为在疫情中受创严重的零售业者提供帮助。”

    该产托会根据具体情况与不同类别的个别租户商议,其中包括表现良好的必要领域租户,表现不良租户和直到最近才被允营业的租户。

    “在做出任何安排和决定前,我们会观察业者的过往业绩和未来的潜在表现。 这是一个费力的过程,但我们更愿意单独处理,因为每个业者在管制期间的表现都不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