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佣难求时谁才是主人 Kakak呛雇主:“随时可换掉你”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佣难求时谁才是主人 Kakak呛雇主:“随时可换掉你”

    (新加坡4日讯)申诉,仗着疫情市场大缺人,三不五时威胁要跳槽换,态度嚣张跋扈;请新费用需8000元(约2万4000令吉),骑虎难下。

    一名刘女士(36岁,自雇人士)日前拨电《新明日报》24小时热线通报,指家中一名为她工作近2年半的缅甸籍,最近仗着新国市场闹“荒”,频频威胁要求找新

    “她应该知道疫情期间外面很多人要请,可是各国都很难入境新国,新国一‘佣’难求,每当她做得不好我念她几句时,她就会不高兴,说自己可以随时跳槽换。”

    她说,近期她和谈及上工作的疏失时,的态度愈加嚣张,甚至在双方谈话期间,翘起二郎腿,抬起脚放在椅子上,让她倍感不受尊重。

    “她最近工作时间在家染头发,也没事前告知我,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曾经和中介谈她的工作态度懒散,请中介帮忙协调,仍无法解决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雇主刘女士向记者申诉,指女佣趁疫情缺人威胁她换雇主。
    雇主刘女士向记者申诉,指女佣趁疫情缺人威胁她换雇主。

    她说,由于她每天外出工作,因此需聘请照料一对儿女的生活起居,以及打理家务。

    她也说,该在去年底约满后续约,如今还剩下1年半的合约,送走不仅花钱,还会造成诸多不便,再加上疫情期间若要请新,费用相较过去高出一倍,让她骑虎难下。

    她希望藉由分享自身经历,提醒其他或要在这段非常时期请的公众。她也呼吁中介遇到类似问题时,应劝导体恤,而非怂恿对方换新

    “如果她真的要走,我还是会让她走,但我觉得不应该动不动就吵着要换。若我们不同意给她换,可以直接买机票送她回家乡,她们可能会失去工作。”

    交男友后
    工作精神涣散

    刘女士也绘述,初来乍到时态度友善,工作勤恳,直到半年后交了新男友,天天与男友在半夜视讯聊天,导致隔天工作精神涣散,还多次睡过头。

    “她刚来就谈恋爱,半年前分手还向我哭诉,怎料最近又交了一个新男友。我女儿最近常无意间发现,她在半夜煲电话粥,有时到清晨五六点才睡觉,结果早上睡过头,无法在我孩子上学前准备早餐,工作时也一直打哈欠。”

    她也说,她每天和男友聊天,聊爆网路数据,一个月花了50元(约150令吉)买20GB的数据都不够用。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2022大选新闻 实时更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