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林连玉华教节◢ 霹雳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 捍卫独中 不忘初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2林连玉华教节◢ 霹雳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 捍卫独中 不忘初心

    霹雳街头巷尾,民众积极参与义字当头筹款活动。
    霹雳街头巷尾,民众积极参与义字当头筹款活动。
    霹雳街头巷尾,民众积极参与义字当头筹款活动。
    霹雳街头巷尾,民众积极参与义字当头筹款活动。
    群众对独中的信心和支持,让独中越走越好。

    马来西亚华教文化教育的斗争,从独立前就开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独立初期,民办华文教育已有完整的体系—华文小学、华文中学,华文大学。

    直至新加坡在1965年独立,南洋大学自然与大马华教切割。

    华小纳入国家教育体制内,华文中学被排挤于体制外,独立中学()应运而生。

    已经存在了61年,求存改革道路上,明年迈入50周年的霹雳复兴运动,非常值得代代人去关注、去审视,反思未来路在何方。


    基金主席吴建成和霹雳董联会总务黄志伟,不约而同指出,1973年从霹雳发起的复兴运动,使到濒临死亡的,重新站起来。

    站起来,面对的教育改革难度更大,悲哀之处是华教领头羊内部发生内乱,教改陷入困顿。

    吴建成说:“明年适逢霹雳运动50周年,那么,先谈复兴运动。复兴运动,使到濒临死亡的,重新站起来;接续的后复兴运动,意义又有所不同,前面是为了生存,后者是面对竞争,想要改革升级而求存。”

    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
    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

    黄志伟披露,“霹雳复兴运动那年,我刚出世,我对复兴运动的接触和了解,都是通过文字记事及口述历史,真正参与运动则是在2013年。”

    2013年,霹雳复兴活动40周年,黄志伟操办过复兴运动舞台剧,现在操办50周年庆典,他特别想趁这个殊胜的时间点,让同代人和下代人更加了解复兴历史,同时学习复兴精神。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1973年展开的霹雳复兴运动,代表着广大华人群众对华文教育的不离不弃,也是当时他们处在非常压抑的氛围之下,由于他们勇敢突破精神,使到没在困难时刻倒下来,还继续办下去。”

    当年重创霹雳的是1965年教育政策──政府废除小六升中学考试后,当时在霹雳,本来改制后,还有14所,但到了1969年,最后一批毕业生离开后,有5间因招收不到学生而停办,剩下9间,学生人数加起来不足2000人。

    1973年4月中旬,9间联函霹雳董事会联合会,提呈为全州9间筹募100万元发展基金提案后,全国董总、教总在18日联合发表文告,支持霹董教联提案。

    很快,董总行动起来,复兴运动,从霹雳带到中央,又从中央带动各州,求存奋斗越烧越炙热。

    短短一年余,百万筹款宣告圆满结束。

    1975年9月30日,依据霹雳工委会〈1975年7月至9月份征信录〉,至1975年9月,该会已经收齐的款项加上利息,共计144万6314令吉62仙,扣除一切开销,共计117万7847令吉89仙。

    霹雳董联会利用善款购置一间会所,有了固定的办事处来开会和做策划,也有倡议:筹款9所平分,但被霹雳董联会否决。毕竟,9间,真的要平分,多少都不够分,倒不如用来推动各种发展活动,比如师资培训活动,办讲座等。当然,也让申请建校基金。

    关启匡坦言,“筹款分了就没有意思,”当年的领导有远见,他们所购置的大厦,至今有保值的效果。”

    直至1986年,霹雳很多已申请到经费,成功迁校,黄志伟便是得益于复兴运动的芸芸学生之一。

    霹雳独中复兴运动珍贵的历史合照,都是口述历史的的重要对象。
    霹雳独中复兴运动珍贵的历史合照,都是口述历史的的重要对象。

    华社展现力量 募款达标

    《霹雳华文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初编》编者李亚遨和关启匡博士均强调,“霹雳复兴运动展示了华社群众运动的力量,因为,百万筹款不是靠个人出大钱来完成。”

    1973年5月11日,工委会得到万里望地区一群劳工自动发出响应,总共捐出258令吉5仙,单笔款项最多50令吉,成为民间捐款的首倡者。

    随后的6月5日,连续三天,怡保举办了筹募基金运动的第一场义卖,是由留台同学会总务岑启铭先生所组织的椰糊义卖会。这场活动由番禺会馆报效全部水电和借出会所的桌椅,共筹获2101令吉90仙。

    致函反映困境 串联霹9发动募款

    李亚遨表示,霹雳复兴运动在1973年确立,但在1972年已萌芽。

    1972年7月2日,在实兆远南华董事部的首肯下,该校许瑞成校长致函霹雳华校董联会联合会和霹雳华校教师会联合会,要求解决当下霹雳华文的发展困境。

    林连玉基金义务秘书暨《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初编》编者李亚遨。
    林连玉基金义务秘书暨《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初编》编者李亚遨。

    关启匡解说:“在这封信之后,霹雳州的校长和职员(沈亭先生),开始私下串联和沟通,逐步促成了1972年11月25日,在怡保丰泽楼酒家首次全霹雳9所校长的联络宴会。”

    1973年4月1日,在育才蔡任平图书馆,署理校长陈慧兰的主持下,举行了第三次霹雳9所华文会议,这是一场重要的会议,深斋董事长胡万铎第一次出场。

    9所的校长、多校董事长亦出席会议,达到共识──大会通过以沈亭的名义所提出的“由9间联函霹雳华校董事会联合会为9所筹募100万发展基金”提案。

    林连玉基金专案兼任执行员暨《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初编》编者关启匡博士。
    林连玉基金专案兼任执行员暨《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初编》编者关启匡博士。

    与会者意识到:筹款其实要由董联会来推动。提案在4月9日正式提交霹雳董联会。 霹雳董联会马上成立“霹雳华校董事会联合会协助华文独立中学发展工作委员会”,由胡万铎担起大旗,担任工委会正主任。

    “4月18日,董总和教总发表联合文告,公告全国要支持霹雳的百万筹款活动。董教总祝福百万筹款,这是一项重要的历史事实。”关启匡说。

    50年前100万=现在2000万

    1975年的144万6314令吉62仙等于今天多少的价值?

    吴建成表示,“在1970年代,想要筹款100万有点天方夜谭,因为国家独立后,一穷二白。认真考究这份征信录,谁捐多少块钱,可以确定,善款真的是从小钱累积出来,霹雳复兴运动是华教进程中很重要的群众运动。”

    另一边厢,黄志伟估算,1973年的100万令吉等同于2022年的2000万令吉。

    “我有认真进行比较,当年的元老前辈告诉我,普通工人的工资,一天五六块钱而已,今天,普通工人的工资可能约100令吉,是当年的20倍,那么,以20倍来讲,当年的100万,应该就是今天的2000万。”

    “切换空间来讲,今天若要我们去向群众筹募2000万,这可是要花费多大的时间心力,而且,这需要有广泛的人来回应。今天要筹2000万,我们就感觉吃力,何况50年前。

    “1973年的百万筹款成绩,实在惊人,因为这个惊人的成绩产生了力量,使到华社感觉到大家的心是为了不让灭亡,大家都豁出去了。”

    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工委总务暨霹雳董联会总务黄志伟。
    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工委总务暨霹雳董联会总务黄志伟。

    513事件点燃要自强

    究竟是什么点燃霹雳复兴之魂?

    吴建成说:“华文复兴运动是在73年爆发。实际上,513之后,华人普遍感受到自己生存面对很大的危机,包括文化教育领域。危机感促发复兴运动的契机。”

    北马普遍面对生源短缺,学校生死存亡问题。

    “当其时,北马的社会,经济条件比中南马弱,你讲要消亡,当然是北马面临最大压力。一个接一个消亡也很难堪,假若要一起消亡,却又不甘心死亡,特别是513经历加强‘我们要生存’的感受。

    “这其实是一个民族文化教育的自救运动,不要被压迫,要发奋。”

    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系列活动一览。
    独中复兴运动50周年系列活动一览。

    本来,华校都是各自为“战”,即是一所面对问题,就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的就自己消亡。

    “霹雳复兴运动,从州到中央,从中央到全国的开展,最终演进成全国团结寻求共存。”

    “霹雳有复兴精神,但是,经济物质条件没有中马那么强,到了年底,复兴运动的工作就转移到董教总,成立工委会,将运动扩散到全国。

    “如果没有513,可能越办越惨,甚至,北马可能没有了。513激发了民族生存的危机感,我们要在文化上自保,因此出现惊人的群众力量,成就百万筹款运动。”

    系列活动 志在号召参与

    霹雳复兴运动50周年庆典,有系列活动。

    黄志伟披露,“今年8月,我们先进行了霹雳9‘校园专车’活动,举办复兴运动标志设计比赛。目前,我们已启用第一名的作品。”

    接下来的义字当头的筹款活动,由各华团、社团,或地方热心人士发动的义卖、义跑、义捕、义剪等,所有收入所得将悉数捐作霹雳9发展基金。

    “以‘义’字当头筹款,志不在大家能筹到多少钱,志在发动广大群众参与,毕竟,当年成就百万筹款者,主要都是草根群众,贩夫走卒。这样,大家更能感受运动的意义。

    “校园专车”独中复兴运动标志设计比赛的第一名作品,现已启用。
    “校园专车”独中复兴运动标志设计比赛的第一名作品,现已启用。

    截至10月,筹获2万多令吉。如果全马13州共襄盛举,更能体现出复兴运动,达到全国关注的深度。”

    刚过的12月11日,李亚遨、关启匡同着的新书《霹雳华文复兴运动与华教访谈录》圆满推介。

    “两位作者从受访者身上,挖掘大家不知道,也没有看到的事迹。访谈录和较早之前的文字记载,非常不一样,日后,有学者要对复兴运动做研究的话,参照价值非常高。”

    庆典重头戏必然是明年6月3日举办的万人团结宴、复兴运动舞台剧《初心》舞台剧演出(多场),以及为期2天的华文教育研讨会。

    黄志伟表示,“各做各的,一盘散沙,有些精神层面上的涣散,信念不一样,为此,我们如此重视50周年庆典,希望通过庆典活动,整理出未来发展的战略思想。”

    独中复兴运动舞台剧《初心》剧照之一。
    独中复兴运动舞台剧《初心》剧照之一。

    统一课程和考试 尚需努力

    1973年10月29日,霹雳董联会课程小组主任谢荣珍提呈《霹雳华文统一课程》建议书,切中众多有识人士改革的构想—不同地方,不同人在谈,应该怎样做统一课程。

    随后,董教总汇集到全国各地20多份关于统一课程的建议书,很多都由校联会提呈。

    关启匡披露,“1973年12月16日董总、教总在校友会等团体的支持下,成立由董教总主导的‘董教总全国发展华文工委会’,发表《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暨提出‘四大使命和六大办学方针’成了总纲领。此后,办学方针不再尾随着政府学校的办学路线,逐渐建立一套完整的华文独立中学教育体系。”

    吴建成说:“那时的,如果从课本去看,根本谈不上是什么民族教育。老师是台湾回来或从南大毕业的,都有很强的民族情绪,要办华文,但是,课本很多是英文,后期变成马来文,学生也是照样去考政府考试。”

    “我们要走向实际的华文中学,编写我们的课程纲要,设置我们的统一考试。我们当时就选择了一个战略的突破点,就是统考,结束各有各操作的劣势。今天,统一还不完善。毕竟,整个统考,从内涵去看,倾向学术,忽视学术领域,比如技术,艺术,沟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