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粉红社头条◢6年获2300万融资 方蔚怡创业首日就赚钱

文 文 文

一心想创业的她,在累积多年打工经验后,一出击就获利。

 方蔚怡(Stephanie Ping)从美国打工回来后,与伙伴姚国宏在大马联合创办了WORQ共享工作空间。

 WORQ首家分行在开张2个月,出租率就达到90%,第一天开张就开始获利,更在6年内成功融资2300万令吉,一跃成为市场3大领导业者之一。

在这个人人都可以创业的年代,许多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创业,而方蔚怡却选择先打工历练后才创业。

 打从小时候,她的祖父就白手起家建立物流事业,发展得相当成功。


方蔚怡

 但当祖父离世后,生意交由托管人代为经营,却因经营不善而欠下大笔债务,最后祖母和父亲在伙伴、家人的帮助下重建事业,成功转亏为盈并还清债务。这些家族经历,亦在她心中埋下一颗创业的种子。

 她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打工可以在不冒险的情况下累积经验,提高创业成功率,所以她毕业后就先后在多家公司打工。

获6银行抛出橄榄枝

 “在初创科技公司上班让我了解如何从零开始建立公司,而美国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等大企业的经验,让我学习到怎样的营运模式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在美国工作多年后,由于心系大马的家人,她最终决定离开舒适圈回到我国工作,后来便踏上创业之路。

 WORQ成立于2017年,愿景是为不同行业的企业和人士,提供灵活和方便的办公环境,也协助租户透过社区工作模式,壮大自身业务。

 共享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的出现颠覆一般传统办公室,成为国内城市时下新兴的办公文化。截至目前,WORQ共获得了3轮融资。

 开创首家分行所需资金是350万令吉,当时方蔚怡和团队凭着一份简报和商业点子,获得了天使投资者(angel investor)的资金。

 后来,公司在第2轮融资获得了包括大马辉立财资管理公司(Phillip Capital)等机构投资者的青睐,融得1000万令吉。

 随着生意模式得到认可,公司在第3轮融资时除了继续获得机构投资者的支持,也获得6家银行抛出橄榄枝提供贷款,包括马银行、艾芬银行和大华银行等。

MCO是祸也是福

疫情爆发后,有些共享空间业者面临倒闭,反观有些业者却在疫情后越做越好。

 方蔚怡坦言,正如其他企业,她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疫情。虽然公司提前做了准备,但疫情爆发仍导致出租率下滑,业务也开始走下坡。

 当政府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WORQ为租户提供租金折扣,协助租户共渡难关,同时也启动了业务连续性计划(BCP)。

 由于行动管制令,不少银行业者为了保持社交距离,选择总部以外的地方作为临时办公室,这让WORQ成功在疫情期间转为重新获利。

 “疫情结束后,许多租户已开始回来,而且愈来愈多大企业开始入驻。一开始大部分租户是中小型企业,大企业只占10%,疫情后则上升至60%,相信这是未来趋势。”

不为迅速成长牺牲盈利

向美国矽谷取经后,方蔚怡将当地生意模式运用在大马,并根据我国的经商情况进行调整。

 “美国矽谷的风投盛行,当地资本市场相当成熟,在市场融资较为容易,但若直接把当地模式搬来大马恐怕行不通。”

 她深信盈利和成长是“同义词”,因此在创业初期,就设下公司要尽早获利的目标。

 许多公司刚起步为了迅速成长而牺牲盈利,待抢占市场后才把重心放在获取盈利上。但方蔚怡认为,这样一来,公司后期可能需要作出很多调整,亦会浪费很多时间。

 “我们希望公司从第一天就开始赚钱。如果生意模式或营运上出现问题,就必须从第一天开始解决。”

 她说,当公司赚钱后,再注入资金就可以赚得更多,达到复利,就能形成一个好的循环。

 如何做到首天就获利?她指出,公司扩充向来是由市场需求来推动,有了客户才会决定扩充,而不是开了分行才开始找客户。

 “我们设计产品时会以顾客需求为中心,同时也像一家科技公司一样,会持续创新和不断改善指标。”

 对于想要寻求融资的企业,她认为,企业从一开始就要清楚知道公司的获利模式和成长途径,让投资者了解生意模式是可行的。

 而且,要确保公司营运好,比方说只要比同行好10%,就可以超越许多业者了。

共享办公空间更灵活

方蔚怡指出,我国的共享办公市场依然处于早期,仍远远落后于区域主要城市,比如香港、新加坡和纽约。

 根据国际房地产谘询公司仲量联行(JLL),大马共享办公的市场规模约为100万平方尺,对比亚洲平均市场规模为300万平方尺。

 “目前WORQ占了约13%,是国内前3大市场领导者之一。我们今年会持续扩充现有分行和开设2家分行。”

 随着国人开始更倾向于混合工作模式(hybrid),相信未来会走向core-flex模式,就是70%是公司总部,30%是灵活性办公室。

 “我国有来自不同领域的企业开始采取“322”混合办公模式,指的是一周有3天进办公室上班、2天远端工作、2天则是原本的例休。”

 后疫情时代,许多企业开始对共享空间产生兴趣,因为它为租户提供灵活的选择,可以根据实际需求随时扩大或缩小办公空间,但这需要时间。

 除了本地大型企业,许多跨国企业(MNC)也开始流行使用更灵活的办公空间,继而带动公司在大马转向使用共享空间。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