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消拯官:相比土耳其强震拯救工作 “峇冬加里露营地土崩 难度更高”

文 文 文

(吉隆坡25日讯/独家报导)曾参与土耳其强震及峇冬加里露营地土崩拯救行动的消拯官披露,相较于强震,露营地的土崩意外仍是其救援生涯中,救灾难度级别最高的事故,因土崩发生后现场全被泥土淹没,没有任何生存空间,也没有任何“地形蓝图”,可供救援队参考!

去年末刚参与完峇冬加里土崩的前线救援行动,今年2月份又因土耳其强震,跟随我国救援团队深入当地灾区的蕉赖消拯局主任凯鲁,因在短短4个月内经历2场严重灾难救援工作,让他不禁感叹世事难料。

凯鲁(38岁)说,土耳其因文化、语言和气候,难免会让救援团队有些不适应,加上当地建筑物结构不同,他们不能按马来西亚建筑物的标准,去衡量当地的建筑结构,因此救灾过程依旧充满挑战。



(视频拍摄:彭雨成摄、凯鲁提供)

他告诉《中国报》,在大马一旦遇到的建筑物坍塌事故,例如2019年发生的鹅唛综合交通终站施工地坍塌意外,由于混凝土质地较硬,因此坍塌后底部仍会形成一些空间,虽有2名工地外劳当场死亡,但当时仍有3人侥幸存活。


“土耳其有四季,因此当地建筑物质地较软,在面对强震时,大部分建筑物都发生“煎饼式”坍塌,导致混凝土几乎粉碎落地,若该建筑物没有地下室,难以形成足够的空间,供人类呼吸和伸展。”

凯鲁(左)在建筑物塌方进行指挥工作。
大马特别灾难援助和救援队(SMART)、民防部队、大马消拯队和土耳其当地救援队,共同进行救援工作。

“我们必须探入宛如迷宫的千砖万瓦中,不仅救援难度直线攀升,生还者生还几率也特别低。”

凯鲁说,峇冬加里土崩与土耳其强震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然而前者糟糕的点在于,土崩事故发生后不仅没有生存空间,更没有任何“地形蓝图”,可供救援队参考。

他说,起码土耳其建筑物的坍塌事故,仍可依照建成时的设计蓝图,大概描画出事发时,被困受害者最有可能的位置,救援队会优先考虑在房间和厕所进行搜索,使得救灾情况没有峇冬加里土崩来的糟糕。

凯鲁(左起)和法兹里隶属于蕉赖消拯局,入行资历分别拥有11年和8年,曾参与许多市区的救援行动。
凯鲁(后排右5)与大马特别灾难援助和救援队(SMART)、民防部队、大马消拯队和土耳其军人,合照留念。

消拯指挥官压力大
最难的决定:现场截肢救人

担任行动指挥官并不是好差,虽不用冲在最前线,但任何生死攸关的决策出错,不仅可能造成二度伤害,甚至可能吃上官司,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凯鲁说,在其11年的职业生涯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早前鹅唛综合交通终站施工地坍塌意外,其中一名孟加拉籍男子因左手被石砖和铁架压中,当时消拯员用尽各种办法,仍无法移走。

“伤者已失血过多,我与医生商量后,决定截肢救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必须做出决定,我不想对方因为我的错误决定而白白送死。”

凯鲁说,幸运的是,伤者挺过了,尽管失去了左手,对方仍特地向他和当时参与的消拯员道谢。

“他更没有错怪我截肢的举动,这让我感到非常欣慰,毕竟救死扶伤是他的使命。”

他说,一般情况而言,若决策失误造成别人身亡,不仅要接受警方调查,难免会惹上一些官司,但现场的情况难以预测,大家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因此任何奔赴现场的行动指挥官,他们的决定尤为重要。

相关新闻 >>高架天桥坍塌事故 受困女伤者在眼前断气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