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柔佛王室(下篇) 200多年來唇齒相依 柔王朝華族情誼深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柔佛王室(下篇) 200多年來唇齒相依 柔王朝華族情誼深厚

報導:吳振威、吳菊君
(新山7日訊)現代柔佛(即天猛公王朝)的5任蘇丹,200多年來都與華裔族群有著難以割捨的互依關係,尤其新山華社歷史發展,柔佛蘇丹都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



新山文史工作者吳華簡述,柔佛歷史上共有3個王朝,即滿刺加王室嫡裔、首相王朝及天猛公王朝。

他點評天猛公王朝的歷任蘇丹時說,天猛公依布拉欣及蘇丹阿布峇卡是創設港主制度,並將之大力推動。

第二任蘇丹依布拉欣則剛好陷入日治時期,失去權力。



第三任蘇丹依斯邁長期住在英國。

第四任蘇丹依斯干達則作風嚴肅。

第五任(即現任)蘇丹依布拉欣作風親民,拉近了王室及子民之間的距離。

追溯歷史,從天猛公王朝開始,柔佛王室和華族的關係,便奠下“深根蒂固”的歷史淵源,兩者唇齒相依、互惠互利,共同求榮,使得柔州華裔歷經數代,依然效忠柔佛王室。

華裔帶動經濟

本地文史工作者安煥然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柔佛王室和華族的歷史可追溯到19世紀,當時柔佛的土地只有5%被開發。

他說,為發展柔州經濟,當時天猛公依布拉欣頒布港主制度,自此柔佛境內各河系水道沿河開辟了一百多條港,廣泛種植甘蜜,出口新加坡,產量甚至位居世界第一,柔佛也曾被喻為“天府之州”。

“后來被冊封的港主中,有90%是華裔,在帶動柔州經濟的歷史上可謂‘先驅’。

安煥然形容蘇丹阿布峇卡是一名有遠見的蘇丹,深信唯有自強自息,勵精圖治,柔佛才會強盛。

蘇丹依布拉欣與子民共患難

新山華社元老洪細經歷4任蘇丹掌權時期,記憶最深刻的是日治時期,當時的蘇丹依布拉欣(現任蘇丹曾祖父)與州子民共患難的經歷。

他記得,是1942年12月8日是馬來亞淪陷的日子,當時的蘇丹依布拉欣失去權力,與州子民一樣過著3年零8個月的艱苦日子。

他記憶中,日軍侵占了馬來亞,表面上保留了柔州王室象徵地位,但實際上剝奪了王室權利,在一些重要決策,日軍就會安排蘇丹與子民亮相。

“所以在這段日治時期,柔蘇丹對人民當時的處境,也感到無能為力。

港主制度創造華裔企業家

翻開柔佛州歷史,華族與柔佛王室的淵源,就要追溯到天猛公王朝時代所頒佈的“港主制度”,也因這項史無前例的制度,創造了不少華裔企業家。

港主制度于1844年由天猛公依布拉欣所頒佈,以鼓勵新加坡華裔北遷到柔佛開墾,同時也吸引許多華人從中國南來,把新山從一個小小的漁村,逐漸發展成一個商鎮。

在1870年代,柔佛共開發了二十九條港,10年后又增多一倍,巔峰時期共達138港。

其后,依布拉欣之子蘇丹阿布峇卡正式登基為天猛公王朝第一任蘇丹,在其管理之下,新山迅速發展成為一個城市。

無獨有偶,如今柔佛蘇丹依布拉欣,延續著先王的作風,除了與本地華裔繼續保持良好關係外,甚至鼓勵中國大型企業到新山發展,包括碧桂園、富力地產及綠地集團,使柔州發展邁向另一里程碑。

以街名紀念華人先賢

在新山市區,不管走到哪,去到哪,都不難見到以華人先賢命名的街道。

在新山開埠史上,最著名的港主就是粵籍的黃亞福,還有潮籍港主陳開順、陳旭年、林亞相、佘任桂等。

因此,新山多條主要道路,如黃亞福街、兆楠街、兆鎮街、兆焜街、陳旭年街、任桂路等,都是以這些功臣名字命名。

據了解,當年王室與多名華裔先賢都有密切來往,所以蘇丹為紀念這些有功先賢,也就建議地方政府將路名以先賢之名命名。

不過隨著市區發展,有的以華裔先賢命名的道路,走向被撤換名字的命運。

蘇丹阿布峇卡陳旭年結拜兄弟

蘇丹阿布峇卡與華裔大港主陳旭年結拜為兄弟,甚至封陳旭年為華僑僑長。

本地文史工作者吳華說,陳旭年(1827-1902)為潮安縣上莆金砂鄉人,年幼在中國當油販,后來南來新加坡沿戶販布為生。

陳旭年與蘇丹阿布峇卡一家人很熟,而與蘇丹阿布峇卡交情甚篤,兩人結拜為兄弟,當時蘇丹阿布峇卡還曾與陳旭年一起到廣州。

“傳說,柔佛古廟的開幕,是阿布峇卡以踢門的方式主持,但這個說法至今無從證實。”

唯一華裔蘇丹后意義大

柔州唯一擁有華裔血統的蘇丹后──法蒂瑪!

現任蘇丹依布拉欣以于今年成立“蘇丹后法蒂瑪基金”時,公開承認柔佛王室確實是有一名華裔蘇丹后,意義重大。

據了解,過去官方文獻,一直沒有明文列出,蘇丹后法蒂瑪是廣東女子黃亞嬌,唯一直以來,民間和半官方的資料,都已默認這一點。

直到今年4月26日,依布拉欣殿下出席“慶祝柔佛蘇丹加冕大典與華社交流宴”時,發表御詞指蘇丹阿布峇卡有一名華裔妻子,后來被封為柔州蘇丹后法蒂瑪,證實了法蒂瑪的華裔身分。

吳華說,這算是柔佛王室第一次公開柔佛王室與華裔的一段淵源,顯見現任蘇丹非常開明,且具有懷戀祖輩的精神。

文史記載,蘇丹阿布峇卡是于1883年到訪中國時,與黃亞嬌相識,1885年入宮,是蘇丹阿布峇卡的第三位夫人,1886年則封為蘇丹后。

據悉,蘇丹阿布峇卡于1887年冊封麻坡為香妃城(Bandar Maharani),正是為了寵幸蘇丹后法蒂瑪。

也有坊間傳聞,黃亞嬌與當年建築承包商黃亞福同是粵藉人士,相信有近親關係,因此黃亞福深受蘇丹阿布峇卡信任,將多項大型建築計劃交予黃亞福承包,如蘇丹阿布峇卡清真寺、大皇宮和新山監獄等。

承認義興幫不容另劃幫派

1890年,英國殖民地政府施加壓力,要蘇丹阿布峇卡解散義興公司,但為殿下拒絕,並聲稱義興公司是受他承認的組織,直至1919年,義興公司被令解散。

安煥然闡述,阿布峇卡當時承認義興幫的地位,不容許另再劃分其他幫派,避免發生幫派械鬥糾紛,這也是當時英國殖民地政府不能以幫派糾紛當作藉口,來吞噬柔佛的內政主權。

“柔佛是最后一個被英國殖民地,吞噬內政實權的州屬。”

直至1914年,柔佛正式接受英國保護,並與吉蘭丹、丁加奴、吉打、玻璃市組成馬來屬邦。1917年,柔佛港主制度廢除,2年后(1919年),義興公司則被令解散。

蘇丹道出柔古廟興建年份

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一段話,填補了柔佛古廟建于何時的歷史空白,為新山華社上了寶貴的歷史一課。

象徵著新山華社五幫共和精神的柔佛古廟一直沒有一個準確的興建年份,有人說是在1870年間,也有人說是在更早的1818年間。

新山文史工作者舒慶祥指出,由于缺少歷史記載,眾人只能根據牌匾及古鐘上記載的年份,推敲柔佛古廟建于何時。

他提及,殿下于今年4月26日出席御宴時發表御詞中,曾提到一段有關柔佛古廟的歷史。

“殿下說,蘇丹阿布峇卡對華族的信任,不僅是在經濟發展方面,也包括政治與政務。當時兩位華族領袖,即陳旭年與佘泰興就擔任港主為蘇丹提呈建議,殿下心存感激,為華社提供一片地段興建廟宇,也就是今日的柔佛古廟。”

他說,蘇丹殿下談及柔佛古廟這一段談話,非常有意義,因這段話就填補了柔佛古廟一段歷史空白,即柔佛古廟的地段是由蘇丹阿布峇卡撥出,蘇丹阿布峇卡是于1966年登基,殿下的御詞,加強了柔佛古廟是興建于1870至1875年間的論點。

現任殿下親民貼近子民
★劉文豐(居鑾中華公會會長兼前州行政議員)

歷任蘇丹與現任蘇丹的作風都不一樣,但都以華裔保持良好關係。

已故蘇丹依斯干達作風嚴肅,但在我擔任州行政議員時,就曾與已故丹斯里劉南輝召集華裔與蘇丹依斯干達進行交流。

如今,現任蘇丹依布拉欣依舊延續與華社友好的關係,殿下作風也較親民,也比較會開玩笑,感覺更貼近子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