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眼财经.美国梦成了美国噩梦 巴菲特:美国光环不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外眼财经.美国梦成了美国噩梦 巴菲特:美国光环不再

人人向往的美国梦如今已经光环不再,美国股神巴菲特认为,美国梦已经变成了美国噩梦,提高最低工资无法缩小贫富差,并建议扩大劳动所得税抵扣制范围来帮助低收入劳动者。



巴菲特早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比提高最低工资更好》(Better Than Raising the Minimum Wage)的文章;文内称“美国梦”承诺,教育、个人努力和良好品行的结合,可以让任何出身卑微的公民成为至少小有建树的成功人士。

他说,对许多人来说,此承诺已经兑现。从最成功的例子来看,名列《福布斯》400富豪榜上的大多数人并没有优越的家庭背景。但比起那些拥有更为普通技能的人而言,最近流向具有特殊专才人士的经济回报出现了急剧加速。

该富豪榜于1982年首次推出时,上榜者资产总额为930亿美元(约3356亿令吉)。今天,该数字为2.3兆美元(约8.3兆令吉),30多年内激增了2400%,但这期间美国的家庭收入中值,仅增长了180%左右。



贫富差距非阴谋

与此同时,这些特殊人才的大批美国同胞却一直生活在美国噩梦中:他们行为规范且工作努力,却也只是勉强度日而已。1982年,15%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到2013年,该比例为令人失望的14.5%,几乎没有变化。近几十年来,美国财富的增加并没有给穷人的生活带来太大改善。

巴菲特指出,这个令人沮丧的贫富差距事实背后并没有什么阴谋:穷人之所以穷并不是富人造成的。富人的财富也不是不义之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为美国人的福祉作出了杰出的创新,或是贡献了管理经验。正因为有亨利福特(Henry Ford)、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这些人,所有美国人才过得更好。

相反的,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是先进市场经济不可避免的一个产物。回想一下区区200年前那个农业时代的美国,彼时,大部分人都有能力从事大部分的工作。在农民只能借助简陋机械和动物之力的世界里,最有才能的人和普通人之间的生产率差别并不大。

先进市场难避免

一些工人会比另一些工人聪明或努力,但其产品的市场价值跟才能稍逊一些的人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

想像一下,将那个时代的岗位要求与当时美国劳动者的生产技能叠加在一起,这两大就业要素将相当吻合。如今的情况并非如此,类似的叠加,将使很多劳动者与好工作的范围并不匹配。

这种不匹配既不是市场体系的错,也不是单个弱势求职者的错。它仅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滚滚前行的经济引擎总是需要更高层次的人才,而减少对普通工作的需求。

提高最低工资无法缩小贫富差距

巴菲特指出,即便在一个非常富饶的国家、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很大一部分人仍将只能勉强糊口。

他说,一个先进的经济体系,不管它是由体力技能还是脑力技能所推动,最后都会把很多人抛在后面。

“在我看来,美国的经济政策应该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应该有这样一个愿望:在我们富裕的社会里,每一个愿意工作的人都应该获得能够为其提供体面生活的收入。第二,任何为了实现第一点而制定的计划都不应扰乱市场体系,这是经济增长繁荣的关键因素。”

但在任何大幅提高最低工资的计划面前,第2个目标都会难以实现。虽然我希望所有工作的最低时薪都能达到15美元,但这样水平的最低工资肯定会大大减少就业人数,许多只拥有基本技能的工人都会被淘汰。

虽然小幅提高工资也是受人欢迎的做法,但仍会令许多勤恳工作的美国人无法摆脱贫困。

藉退税协助低收入者

巴菲特认为,可显著扩大劳动所得税抵扣制(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EITC)范围的方案,是帮助低收入者的更好答案。

他说,目前有数百万名低收入劳动者享受EITC。随着符合资格的劳动者收入增加,向他们支付的抵扣额下降。但这不会产生抑制效应:薪资增长往往会推动总收入增加。

过程很简单:劳动者提交退税申请,政府向其发放支票。

EITC为劳动者的工作提供回报,为他们增强技能提供了激励。同样重要的是,该制度不会扭曲市场力量,从而使就业最大化。

巴菲特指出,现行的EITC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如欺诈是一个很大问题,建议当局应强化惩罚措施和广泛宣传,让劳动者可以获得免费、便捷的申请帮助。

他也认为月付这笔退税会更加合理,如此人们就不必在等待相关款项入账之际去谋求贷款,当局也应增加退税额,尤其是对收入最低人群的退税。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