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麟:中華烏托邦:華社的避風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葉子麟:中華烏托邦:華社的避風港

19世紀末,我們來馬的祖先挖礦賺了錢后,很少有人布置自己在此的政治勢力。他們最想做的,就是從中國捐個芝麻官,把官服運過來,穿上拍張照掛在三代同堂的大廳。所以,從十九世紀開始,馬來蘇丹和英國人都早看穿華人的自尊,在大陸。



到了今天,這些人對自身所受的恥辱視為理所當然,也不敢組織起來爭取自己憲法下的權益,更不敢鞭策自己選出來的在野黨代議士,替自己伸張正義。在大馬土生土長的他們,漠視和族群相關的本國歷史,卻對大陸那一塊的榮辱又執著得令人吃驚。

滿足大一統大頭症

所以,沒有多少人肯去解讀柯嘉遜教授寫的513史實,更別說去發掘此段歷史的真相,他們卻可以歇斯底里的認為尖閣群島(對了,你們叫釣魚島)屬于中國。但那到底關我們什么事?



大家都恨國陣政府打壓民主,可當你以為華社很擁護民主時,還有些人竟然認為六四血腥鎮壓是必須的,而且支持打壓港台民主發展,咒罵台獨。

他們躲在不相關的大馬,民粹勃起,要求港台居民對大陸妥協,以滿足他們這些海外華僑的大一統大頭症。

他們對日本修改教科書怒髮衝冠,卻對大馬歷史教科書扭曲和污衊華族和印族,不甚在意。一邊做土生土長的二等公民悶聲不響,被人毆打也會說是我們按車笛錯在先,自我矮化來合理化暴行。看到葉問打10個日本人的虛構歷史鏡頭時,興奮得不得了。

你可知道,為何電影裡陳真踢斷“東亞病夫”的牌匾時,大家那么興奮?因為我們一直以來把“東亞病夫”四個字扛在肩上。

本地華社構造了一個代表他們自尊的精神烏托邦,受辱了,就躲進裏頭。這邊被羞辱,那邊看到人家拿奧運總冠軍了,又覺得自己站起來了。自己這個烏托邦一天不拆除,華社的尊嚴就不會深根本土,勇敢站起來面對叫囂的種族主義分子。

禁止“方言”歌曲參賽

身為一個驕傲的華人,偏偏大馬華裔對中華的定義也混淆模糊。大馬《The Voice》歌唱比賽荒謬地禁止“方言”歌曲參賽,竟沒人覺得是羞辱中華文化,因為全國沒一個華文老師明白,客家話、福建話和廣東話這些有千年歷史的古漢語,才是我們的母語。所謂普通話或華語,不過是200年前滿州人的官話。

弔詭的是,中國大陸是一個他們不肯移民,只肯去做生意和找二奶的地方,但一聽到中國航母下水,又覺得光宗耀祖地敲鑼打鼓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