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都想從他口中得知 至高無上的快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世人都想從他口中得知 至高無上的快樂

20180115interview01



特約:子若
攝影:謝蔚卿
部分圖:互聯網
今日登場:當代禪修大師、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

2018年伊始,《架勢堂》繼“來自世界的快樂祝福”和“再接再厲,快樂為伍”兩篇文章后,本期做客者恰巧是被稱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

這位來自喜馬拉雅山區偏遠村落的世界著名禪修大師,小時候有過恐慌症,長大后曾走在死亡邊緣,他是如何克服這一切的呢?毫無疑問,每個人都想從其實也會不快樂的仁波切的口中,得到至悅的答案。

並非憑空獲得 快樂是修來的!

跟世界上最快樂的人聊訪,絕對是一件至樂至殊勝的事!這快樂有外在也有內在。

現年43歲的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時而睿智含蓄、時而風趣幽默,談話內容無不發人深思、省思,不過三言兩語就直入人心。

在六位兄弟中,明就仁波切排行老麼,兄弟中有4位是以仁波切的身分弘法,當中,哥哥措尼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也曾做客2015年新年伊始的《架勢堂》,是國際電影巨星李察基爾(Richard Gere)心中認定的“世界上最好的上師”,得以先后面對面採訪兩位當代禪修上師兄弟,這絕對是一場不可思議的殊勝因緣!

早在三歲時,噶舉派十六世大寶法王認證他為詠給明就多傑之轉世;四五歲時,寧瑪派法王頂果欽哲指出,他也是寧瑪派大巖取者甘珠爾仁波切之轉世。七八歲就自習禪修,11歲進入佛學院學習,兩年后即開始第一次三年的傳統閉關,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閉關上師。

他第三次閉關于2015年11月結束,現于世界各地巡迴分享,近四年半珍貴的隱姓埋名且居無定所的閉關禪修經驗;去年10月中,他再次來到了大馬主持開心禪修營,並進行佛法開示,他親口跟我們分享了是次的閉關經歷。

我的閉關經驗

進入臨終感官漸模糊,覺知漸清明

2011年6月4日清晨,明就仁波切帶著數千印度盧比(rupee),突然且悄然離開了印度菩提伽耶的德噶寺,在街頭、在林裡過著沒有具體行程的閉關生涯 ,“大家都知道我會閉關,但真正的規劃無人知,只有我懂。”

在首個月裡,“日子非常難熬,一天都過不了。”他只好買了一張廉價的火車票輾轉經過瓦拉納西(Varanasi)前往佛陀涅磐的聖地拘屍那羅(Kushinagar),“在那裡,我住進了一家簡樸的招待所;逾三星期后,錢都花光了。”身無分文的他只能流落街頭露宿和乞食,“這是生平首次在街頭討食。”

“我在想,我可以去哪裡乞食?”結果,他到了一家餐館,那裡的人讓他傍晚再去,結果,他討到的是些剩食,“食物不太乾淨,導致上吐下瀉和發燒。”這種情況持續四天,他身上無錢買藥,只能不斷喝水,“我以為我要死了。”

他心中暗自盤算,要繼續留在街頭,抑或回去寺院呢?當時,他身在拘屍那羅的街頭,那裡有游客也有朝聖者在走動,“如果我借個電話打回寺院,就可以回去了。”回與不回的抉擇在心中停不了地盤旋。

稍后,他決定不管發生何事,就跟著狀況走下去。直至再過一天的半夜兩點鐘,他感覺身體完全沒有在運作了,聽不見、看不到,整個身體逐漸陷入癱瘓狀態,完全動不了,“那個時候,我開始進入臨終禪修。”

臨終禪修的精髓是讓心安住在覺知中,持續地安住在覺知中,“所有的感官越來越不清晰,但覺知卻越來越清明。”最后,他經驗了四大分解的過程,感受到了地大、水大、火大和風大的過程。

四大分解與消融后,蹦亂跳的瘋猴子隨之消融,“直至最后,我不知道是否還在呼吸,卻感覺完全打開了。”他強調,覺知是不會消融,他能感覺到心的本質,那是清晰、明亮,廣大無邊的空間,超越概念,猶如與萬物在一起,“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殊勝感覺。”

明就仁波切不只是講經說法,同時也推出好幾本禪修暢銷書,當中有全球知名度非常高的《世界上最快樂的人》(The Joy of Living),還有《你是幸運的》(Joyful Wisdom)、《請練習,好嗎?》、《帶自己回家》(Turning Confusion into Clarity),以及兒童禪修繪本《小吉寶貝》(Ziji)。
明就仁波切不只是講經說法,同時也推出好幾本禪修暢銷書,當中有全球知名度非常高的《世界上最快樂的人》(The Joy of Living),還有《你是幸運的》(Joyful Wisdom)、《請練習,好嗎?》、《帶自己回家》(Turning Confusion into Clarity),以及兒童禪修繪本《小吉寶貝》(Ziji)。

曙光出現眼前萬物皆是美

“我持續安住在這個純粹的覺知中,直至清晨8點鐘。”曙光出現了,他也回來了!“慢慢的,我的耳朵可以聽到,眼睛可以看到,我動動手指再看看周圍,當時覺得眼前的街道美極了!”

不過在這之前罷了,他直言,自己並不喜歡這條骯髒街道,並不停自問:為何我在這裡?是否做錯了選擇?我真的不屬于這個地方?加上,街道上很多野狗、蚊蟲,都讓他感覺不自在。可是,經驗了那個過程后,“街道宛如自己的家!”眼前的那棵大樹和綠葉,看起來是如斯清新與清晰,微風輕輕吹過,內心昇起了莫大的感恩與欣賞,“非常欣喜自己還活著。”

爾后,他口渴了,站起來打算去找個井來打水,可是,走不到幾步路就暈倒在地上,有個人把他送進了醫院,並給了他一些錢。在醫院住一天出院后,他去了北部的拉達克(Ladakh),繼續其閉關生涯。這一回,他選擇在同一個地方作短期逗留,並且不斷地轉換閉關地點。

往后的日子裡,他終于學懂了哪裡可以住、哪些食物可以食用,“我吃很多的玉米和水果,尤其是香蕉。”在那四年多的時間裡,通常,夏天在喜瑪拉雅山區裡修行,冬天則回到山下的佛教聖地游走。

在這期間,他風趣地笑言:“我學會了如何鑽木取火、怎樣煮食!”語畢,他才語重心長地說道:“首先,在每天面對許多挑戰與不確定因素下,對禪修起著提昇的作用;再來,我學會了生活,一切從零開始,需要解決的事情太多了,學會善用各種方法好好活著。”作為仁波切,他從未有過普羅大眾的生活,是次太多隨遇而安的閉關經歷,帶給了他全新體驗。

當恐慌是朋友 好好相處

在明就仁波切心目中,父親祖古烏金仁波切是個溫柔仁慈、有智慧,受人讚頌而仍然謙遜與自信,是對他影響至深的人,「他是我的父親、我的老師,也是我的偶像!」

有句話說:“童年是奠定未來人生的基石”,跟明就仁波切聊訪的話題從他的成長歲月開始說起,“我有個非常棒的童年環境。”他用了“wonderful”這個英文單詞來形容自己出生與成長的地方,“我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馬納斯魯峰(Manaslu)出生,那是世界第八高峰啊!”

這座巍峨高峰山下周圍林立許多雄壯的山峰,“那裡還有非常漂亮的村落。”他來自于努日(Nubri)山谷裡一個名字叫薩瑪岡(Samagaon)的小村落。此村位處偏遠且偏高的聖山,外界形容這是一個幾近被世人遺忘的山之村。

1975年,他在這個位處尼泊爾與西藏邊境南面的世界屋脊之地誕生,“我的家庭很可愛。除了父母親,還有祖父母,他們都是禪師。”他的父親是20世紀知名禪修大師祖古烏金仁波切(Tulku Urgyen Rinpoche ,1920~1996),“我有一個很好的母親,她就像是我的朋友。”

20180115interview03

童心,最難定下來!

在漂亮的村落裡有個可愛的家庭,加上長輩都是有成就的禪師,他理應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但他卻說:“我有恐慌症。那一年,我才七歲。”他晚上睡不好,心跳會加速,對雷暴和暴風雪產生恐懼感,“當我下到城裡時,又會害怕陌生人、汽車,甚至是煙花。”

“我很不開心。”小小年紀的他,用盡一切能力讓自己開心起來,努力地忘掉恐慌,“我盡情地玩耍……剛開始時,只是對朋友訴說自己的狀況,而不是父母親,因為我認為,他們不會懂。”他堆疊沙堡,甚至找個山洞在裡頭築起石牆,“我模仿大人進行禪修。”他希望,可以通過這些方法來讓自己安下心來。

“可是,它一點作用都沒有。”直至兩年后,他才把持續發生的狀況,如實告知母親,“我問媽媽,自己是否應該跟父親學習禪修?她回說:這是一個好主意。”然而,他心裡卻又擔心著父親不會教他,“他可能認為我過于年輕,甚至嫌我笨啊!”在他不知情下,母親把他所思所想轉達了給父親知道,此后,父親便正式把他帶進大圓滿與大手印的佛法世界。

“當時,我喜歡禪修的概念,但不喜歡練習過程,因為對小孩而言,那是很沉悶的。”他憶述:“我學禪的目的,是要祛除心中的焦慮感,可是,父親卻要我觀呼吸,這未免太悶了吧!”他幼小的心靈有存疑,“這怎麼可能對我有幫助呢?”

有點心不在焉的他,如是斷斷續續跟隨著父親學習長達四年的禪修,期間,他笑言:“整個學習過程如股市般上上下下,有時坐禪可以持續半個小時乃至一小時,隨后,再過兩三週后才再來坐禪一次。”語畢,他逕自笑了起來,還自嘲自己是個懶散的人,“無論如何,禪修起了作用。”

不再介意 恐慌反而消失了!

直至13歲,他心中興起進入印度智慧林(Sherab Ling)三年傳統閉關的意願,“我覺得,只要我去閉關,懶惰就不會來找我了。”由于他的年紀太小,一般都認為他無法承受嚴苛的閉關考驗。最終,在他跟其父親的請求下,泰錫度仁波切(Tai Situpa)允許他參與是次閉關,並且成為當時最年輕的閉關者。

“在閉關第一年,不僅恐慌情況變得更糟糕,懶惰也跟著我進來了,不僅如此,恐慌與懶惰居然變成了好朋友!”他深知情況不妙,並且距離完成閉關的時間還有兩年多,他不能就此這樣下去,經由父親與泰錫度仁波切的指導下,“我學習不再對抗恐慌,而是接受它,並與它共存。”

禪修的第一件事是藉由觀呼吸看清自心,“我們專注于呼吸的一進一出上,在同一個原理下,我也可以專注在恐慌上。”他指出,這個專注力就是內觀體內感受,包括心跳、昏沉等狀態,“當你專注于恐慌時,恐慌化為碎片,心裡頭細微感受,恐慌就不是一個堅硬的巨石了。”

他形容,這個狀態就像剃鬚泡沫,外面看似岩石,裡面卻是由無數泡沫組成,“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事物皆無法永恆地存在,呼吸、感受、表相都在不斷地變化。”他把它視為有趣的過程,如此一來,往后他不再介意恐慌感了,“當它到來時,我昇起一種興奮感,只需要觀恐慌,哈哈!”自此之后,他終于克服了自幼如影隨形的恐懼,就算恐慌的症狀還在,但他直言:“我不介意呀!”

他把恐慌視為朋友,“它來了,就看著它。”三四個星期后,他發現連症狀都消失了,“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正因為如此,他充滿熱情地把這個禪修經歷向世界各地的人分享。如今,他近乎每年都繞全世界一次,年間四、五個月都是走在巡迴演講和開示的路上,樂此不疲!

快樂不過是張Sim卡 連接覺知,啟動它!

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一項名為“快樂與禪定”的研究中,當年26歲的明就仁波切接受核磁共振儀檢試,在快樂指數上有破表的驚人表現,在《紐約時報》報導中,他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從此與這個稱號劃上了等號。

儘管被稱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他也有不開心的時候,但,幸好有禪修!他透露,只要碰上具有挑戰的問題時,他會馬上進入禪修狀態;若是生活安逸,就很大的可能忘記禪修。

他指出,真正的快樂就是源自于內心的滿足感與喜悅,而未必一定要依靠外境,依賴外境取得的快樂是變化無常的,“從咖啡、股市,或者通過各種消費來取得快樂,那是空洞且不真實的快樂。

“我們需要把經已儲存在內心的覺知、愛與慈悲、智慧全部連接在一起,並維持對其有所認知。”他表示,快樂就像智慧型手機的Sim卡,你只需要啟動它就行了。”

見人無數的他說,現代人最常面對的問題,莫不是緊張、焦慮、抑鬱、自咎,就是缺乏自信心,禪修有助于對治這些問題,但許多人對禪修有所誤解,以為什麼都不想、清空你的思想,“禪修其實是跟覺知連接,覺知是禪修的精髓,不管你知道或不知道或有迷惑,每個人原本就有覺知。”

有句話說,覺知呼吸就是覺知自己的心,“你可以進行簡單的禪修,那就是呼吸。”自然地感知一呼一吸,即是覺知,“覺知呼吸是可以隨時隨地進行的修行。”人們一直都想抓住平靜、留住快樂,但是,我們一直都擁有它,需要的是隨時啟動自我覺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