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過有機時尚生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架勢堂‧過有機時尚生活

    20180122interview01



    特約:子若
    圖:練國偉、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我家沒垃圾》作者,零廢棄生活教母貝亞強森(Bea Johnson)

    跟貝亞強森(Bea Johnson)見面,只有一個訪問和一個分享會的時間,她卻在最短時間內,以言教、身教讓人們受益,不愧是《紐約時報》筆下的“零廢棄生活教母”,威望和威力都令人敬佩!

    書不收藏 應該流傳……

    貝亞強森給讀者簽名,從來不在書上寫買書者的名字,因為她希望每個人完成閱讀以后,會自動把它傳給下一個閱讀者……

    與初次會面的貝亞強森握手后,自然是交換名片,但她原來不印名片,她的人就是名片;至于我遞上的名片,她也不收,而是隨手從小袋子裡取出智能手機,把它拍下來存檔。

    當她正要品嚐我國道地美食沙爹時,首先關心的不是它有多美味,而是用來沾沙爹的醬料是否過多?若太多,她寧可不沾。餐廳會不會把用后的沙爹棍做堆肥?若沒有,她會找個種植地埋進去。

    從中國北京風塵僕僕飛抵吉隆坡的她,出現了點感冒,期間,她重複使用的是一條淡茶色的物件。那絕對不可能是紙巾,而是手帕。餐廳服務員端放在桌子上的雪白餐紙巾,老早被“完璧歸趙”了。

    書,是共享讀物

    翌日,我出席她在此間的公開演講,見她穿了一件露肩短款抹胸上衣配搭緊身牛仔褲,但是,從她展示的幻燈片裡,她所擁有的15件二手衣物裡,記得沒有這個款式啊!原來,她把其中的長袖襯衫折成這件清涼裝,從舊有的活動照片中,這件長襯衫還曾被她當作七分褲來穿,如此“有機時尚”,大家都應該學上來!

    後來,買了她撰寫的暢銷書─《我家沒垃圾:一個加州媽媽的零廢棄生活革命,重新找回更健康、富足、美好的人生》(Zero Waste Home: The Ultimate Guide to Simplifying Your Life by Reducing Your Waste),這本書可說是當今零廢棄生活奉行者的“聖經”!

    給她簽名,她在空頁上寫下“For a life based on being instead of having!”這段文字,再加一個笑臉跟她的大名。完了以后,她說,從來不在書上寫買書者的名字,因為她希望每個人完成閱讀以后,會自動把它傳給下一個閱讀者。所以,這是一本不屬于任何人的書,而是共享的讀物。

    經歷了以上五件事情以后,可以很篤定地說,她果然是名副其實的“零廢棄生活教母”。曾經是有名氣的全職畫家的她,如今把創意用在零廢棄生活中,當中許多的替代方案,讓她的獨創思維不至于荒廢掉。

    通過貝亞強森撰寫的《我家沒垃圾》這本暢銷書,全球有許多讀者響應她的號召,當中有不少無包裝紙商店,如雨後春筍般在世界各地林立。
    通過貝亞強森撰寫的《我家沒垃圾》這本暢銷書,全球有許多讀者響應她的號召,當中有不少無包裝紙商店,如雨後春筍般在世界各地林立。

    若不守護地球 人間美景不復存!

    貝亞強森來自法國南部普羅斯旺的亞維儂(Avignon),目前,她跟丈夫史考特(Scott)與兩個兒子麥斯(Max)和裡奧(Leo)一家四口住在美國加州的米爾谷(Mill Valley),但這個加州零廢棄生活的家庭卻名聞天下。

    曾經在英國倫敦、荷蘭阿姆斯特丹、法國巴黎等大城市的她,當年之所以遷移到美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實現她當“足球媽媽”(Soccer mom)、住大房子過上大部分美國家庭生活的夢想。

    直至2006年,當她和先生決定搬到米爾谷時,在尋找理想房子的過度時期,她們租了一間公寓暫住,並且只搬進生活必需品,其他的家用品都存放在儲存室裡,“在那一年裡,我們發現到,當你過著簡樸的生活時,反而能夠騰出更多時間來進行重要的事情。”

    “我們不再花時間與心機去為家中繁雜的東西進行儲存、清潔、維持、修補等工作,並把這些節省下來的時間,到戶外野餐、爬山,還可以與親朋戚友有更多在一起的時間。”翌年,當她們找到適合的房子后,把儲存室一打開,才恍然大悟當中有80巴仙的物品是她們在過去一年裡都不曾記掛的。

    “我們決定放手所有不必要的東西。”在進入這個極簡生活的初階段,她跟家人終于有機會與時間去給自己惡補和充實環境保護方面的知識,期間,她觀賞了描述地球極美極珍貴卻如此易碎的紀錄片《家園》(Home,2009年),“若然不再守護地球,我們的子孫后代都不會有機會再看見地球上的美景了。”

    自己縫自己修 棄物仍有價值

    另一本書籍《Slow Death by Rubber Duck: How the Toxic Chemistry of Everyday Life Affects Our Health》講述的是日常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有毒物質,“翻閱此書后,我就想盡一切方法遠離這些有毒物質。若非如此,我是繼續在‘毒害’自己的孩子呀!”

    其中一部她提及的電影是《瓦力》(WALL-E,008年),這部電影說的是人類遷離滿佈垃圾的地球后的散漫情景,最后再與機器人共同建立家園,“這是一部很好的電影,對依然故我的人們起著當頭棒喝的作用。”

    經歷了這段自我教育並內化成內在的省察、破除與整合后,她跟丈夫思索著兩個人將創造一個怎樣的未來留給孩子,“最后,我們決定改變一家人的消費方式,選擇過個更環保的生活模式。”

    但其實,早在她父母生活的年代與地方,一切的身體力行都是在維護環境的健康,只是他們都沒有把環保掛在嘴邊上,“我的父親就是一個很棒的修補者。”在她的記憶裡,印象最深刻的是,其父親無法忽視被人們丟棄在路邊的電視機,“他會停下車,把電視機搬上車,隨后將之修理好。”結果,她家居然有五架電視機!

    她的媽媽則是個凡事都自己動手的人,“她總是給我縫製漂亮衣裳,還給我做針織毛衣 。”這些都是發生在小時候尋常生活裡的尋常事,直至她發現了“零廢棄”(zero waste)這個概念后,才察覺父母親一直都在過著極簡生活這件事。

    儘管曾經有過排山倒海的批評,但是,貝亞強森一家四口已經通過自身的經歷,成功把零廢棄運動推廣到全世界,推翻了無濟於事的說法。如今,貝亞強森的最終目標,是在地球上建立一個零廢棄世界或社會。
    儘管曾經有過排山倒海的批評,但是,貝亞強森一家四口已經通過自身的經歷,成功把零廢棄運動推廣到全世界,推翻了無濟於事的說法。如今,貝亞強森的最終目標,是在地球上建立一個零廢棄世界或社會。

    不放棄文明 簡單而富足

    據貝亞強森透露,“零廢棄”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製造工業領域的專用名詞,后來,延伸到廢物管理(waste management)領域,“直至2008年的某一天,當我看到‘零廢棄’這個詞彙時,即認定它應該應用在家裡呀!”

    她認為,“零”度廢棄理所當然是人們該鎖定的目標,而不是有其他數字的水平線,“惟有鎖定終極目標,才能有效地讓人們向目的地挺進!”自此之后,她通過搜索谷歌,甚至媽媽身上尋找替代方案,“當中包括減少購買罐頭番茄湯,轉向媽媽討教烹煮這道湯料的秘方,“我很開心自己學上手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

    在最初通往零廢棄生活的路上,她聲稱,本身在兩年裡經歷過走火入魔的階段,她用小蘇打粉取代洗髮液洗頭和用蘋果醋潤髮,甚至用苔蘚替代衛生紙抹屁股等,為了達到目標,她在所不惜實行林林總總的實驗。

    “我還拼盡一切能力自製各種日常食品,包括:乳酪、麵包、餅乾、豆漿等,后來,我察覺到自己走遠了……”她瘋狂實行的零廢棄生活模式,讓她極需喘息的空間。于是乎,她回到媽媽的家作悠長假期,“其實,媽媽過著正常的生活啊!”退一步,真的會遇見海闊天空!

    “重新回想不久前的那些日子就覺得自己過火了。實際上,我可以帶著枕頭套做的袋子到麵包店買啊!麵包師父做的麵包遠比我做的美味多了。”靜下心來的她平心而論,自製食品不僅耗心力,同時,還可能付出昂貴成本的代價。

    漸漸的,她一步一步消除自己的極端行為,找出平衡點並讓它走得更遠,“零廢棄從來都不是一個短期計劃,而是一種生活方式。既然如此,我們必須找出一個替代方案是可以在有生之年持續進行著的。”

    經歷過打開心結,重整心態的過程后,她猶如找到重生並欣喜地說:“零廢棄生活變得簡單且自動自發。”她表示,自2010開始,她與家人就拓展出一個不放棄文明,卻能用最簡單的東西過最大化的生活素質。

    15件二手衣 穿出50種風格

    貝亞強森透露,零廢棄生活模式著重于屋外的行為大于屋內的行為,因為當一個人把東西帶進家裡以后,即增加機會讓它變成囤積在家中的垃圾,所以,人們可以選擇不消費或是改變消費模式,包括:購買二手必需品或是散裝產品。

    “零廢棄生活”不論是聽起來還是看起來令人生畏,其實,“我們一家四口過著相當普通的生活。”問起了她在加州家裡一天的生活,“每天清晨起床,大家換掉的是二手睡衣。”他們不只是穿二手衣服,每個人的衣服件數都不多,但她卻說道:“儘管我只有15件衣物,但通過混搭(mix and match)穿出50種不同風格的著裝打扮。”

    隨后,一家人下樓用早餐,“所有食用品都是我們帶著玻璃罐到店裡去購買無包裝且散裝兜售的食品/食材。” 她指出,孩子們帶去學校的午餐更是用風呂敷(Furoshiki)包著,這是日本傳統上用來搬運或收納物品的包袱布。

    上學前,孩子們自然會去沖洗一番,她家的浴廁裡不會有洗髮液,而是一塊用來洗臉、洗身體、洗頭髮、除毛的固體肥皂,“完了以后,孩子們開開心心騎著腳車上學去!”

    看著漸行漸遠的孩子身影,在家裡的她並沒有閒著,那是因為她必須全天候接受來自全球各種形式的訪問,加上她努力經營經歷的佈落格和面子書,需要親自協調全球零廢棄生活社群,把他們的所在位置上載與分享到其網站。

    “最重要的工作項目是安排世界巡迴演講,所有的行程都是由我來安排與規劃。”在這些講座中,她視情況而定是否收取演講費,很多時候不向主辦方收取分文,“那是因為我想以最快的時間,把這個生活模式散播出去,與人分享它的好處,糾正不正確的看法,使它能在良好進展的軌道上推進。”

    與此同時,她的著作《我家沒垃圾》已被翻譯成20種語文的版本,所以,她必須親自處理書的內容、出版事宜或是宣傳活動等。在這本書裡,她不僅分享零廢棄生活的好處,並通過廚房與買菜、臥室與衣櫥、家事與維護、孩子與學校等不同章節,仔細寫出每個屋子局部可採用的簡化方案。

    無論去到哪兒,貝亞強森總是隨身攜帶一個裝著一年垃圾的小玻璃罐,這裡頭是她從2016年10月至翌年10月丟棄的垃圾,其加州屋子裡就擺放了自2011年開始儲存的垃圾。至於它們最後會去到哪裡,她暫時也給不到一個明確的答案,然而卻讓世人明確瞭解零廢棄生活也是可行之道。
    無論去到哪兒,貝亞強森總是隨身攜帶一個裝著一年垃圾的小玻璃罐,這裡頭是她從2016年10月至翌年10月丟棄的垃圾,其加州屋子裡就擺放了自2011年開始儲存的垃圾。至於它們最後會去到哪裡,她暫時也給不到一個明確的答案,然而卻讓世人明確瞭解零廢棄生活也是可行之道。

    腮紅用可可肉桂調製?

    作為女生,我自然關心起貝亞強森那自然、乾淨且有氣色的妝容是如何打造出來的?在“浴廁、盥洗用品與健康”章節裡,她提到,腮紅是將可可粉、肉桂粉、甜菜根粉混合而成,並自行調到自己想要的顏色。

    眼影呢?不同的天然材料提供不同的顏色,山艾粉是軍綠色、可可粉是褐色、薑黃粉是金色、法國綠礦泥粉是粉綠色;至于用來修飾臉上瑕疵和在T字部位控油的蜜粉,則可用玉米澱粉來替代市面上的產品。

    看了以后,有沒有覺得天然、有機、無害呢?自奉行零廢棄生活以來,她說道,它不只是從環保出發,與此同時,讓你遠離生活中的化學毒物,更是省錢妙方之一,“若是買無包裝的物品,我們把包裝的費用省下;如果我們把一次性消費產品改為可重複使用的物品,意味著不會一直把錢花掉。”

    忙著忙著也忙到了傍晚時分,兩個孩子放學回來以后,都會鑽進房間了進行各自的活動,她說,兩個兒子用二手電話跟同伴聊天、使用的電腦是自行裝置,每個部分都盡可能找到“翻新”的散件,“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學到了新的知識,現在只要讓電腦升級或是維修,都難不倒他們。”

    這樣的簡單生活之于她跟孩子再正常不過了,不同于其他人的是,與其把錢用來購買物質,不如用它來買體驗,拜零廢棄生活所賜,她跟丈夫有能力帶著孩子去做以前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們一家四口周游列國的事跡,好比:爬冰山、高空跳傘、笨豬跳等等,這一切終將化成記憶,永恆地留存在彼此的腦海!”

    用生命去體驗更勝于物質的擁有,“我們用的東西少了,生活卻變得更富裕了!” 這是一個加州媽媽的零廢棄生活革命,你讀懂了她嗎?

    貝亞強森帶自己的玻璃器皿到可散裝購買的商店購物,把透明的玻璃器皿放在廚房,可以避免看不到、找不著而錯過食材的使用期,進而囤積成垃圾。(此圖為Michael Clemens拍攝。)
    貝亞強森帶自己的玻璃器皿到可散裝購買的商店購物,把透明的玻璃器皿放在廚房,可以避免看不到、找不著而錯過食材的使用期,進而囤積成垃圾。(此圖為Michael Clemens拍攝。)

    貝亞強森推廣零廢棄生活的簡單5R永續心法:

    ◎Refuse─拒絕我們所不需要的
    ◎Reduce─減量我們所需要的
    ◎Reuse─重複使用我們消費得到的
    ◎Recycle─回收我們無法拒絕/減量/再利用的
    ◎Rot─腐化剩餘的堆肥

    取自《我家沒有垃圾》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