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春去春來 春常在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勢堂‧春去春來 春常在

春的季節總是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在來去之間,走過多少年頭就囤積多少個春的記憶,往往最久遠的卻是最令人回味!此時此刻,大馬國寶級藝人拿督黎明憶起的,正是兒時春節,大人與小孩穿著新木屐發出此起彼落的熱鬧聲響,還有因為戰爭逃難而不得不讓春節悄然溜過。90歲的她做客《架勢堂》,用她招牌式爽朗聲量,給大家講述那些年意味深長的春憶!



特約:子若
攝影:張智玟

今日登場
大馬國寶級藝人拿督黎明

不管歲月走過多少,黎明姨始終是我們心中的開心果。
不管歲月走過多少,黎明姨始終是我們心中的開心果。

“肥婆四”成經典 穩收八方笑聲

踏入2018年迎向農曆新年之際,在一個不太能感受到風和,卻肯定是日麗的午后,我和春天雖約不上會,卻與黎明姨來了個一對一的零距離會面。她是很多人的”老朋友”啦!結識地點不是何處,而在電視黑盒子裡;結識的時間也很久了,就打從小時候開始……

她就坐在輪椅上被推了進來,縱使需要蹲下身子跟她打招呼,就算她說:“你要講大聲點……我的耳朵不聽話呀!”表面上,看起來她的身體衰弱了,但說起話來,聲音依然豪邁與爽朗,展現的是她在我們心目中,那個備受中文電視觀眾仰望的電視巨匠風範。

不管跟她熟絡與不熟絡,大家與她見面,都會自然而然喚她一聲“黎明姨”,她就像鄰家那個阿姨般活在每個人的心中,看似尋常卻不能被取代。任誰都不能忘記,那些年她所主演的方言諧劇,填寫過多少代人電視撈飯的生活報表,給貧瘠的日子開出多少朵會笑的花。

敬業樂業到榮休

在現實的世界裡,她在六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無獨有偶,她演的電視代表作是《四喜臨門》(Empat Sekawan),又在它電視劇裡頭飾演“肥婆四”的角色,她那四平八穩的身形給電視群眾帶來四面八方的歡樂!

原來祖籍廣東番禺的她,卻在劇裡演起“客家婆”,再配搭福建佬海洋、廣西佬黃河和廣東妹韓英三個角色,四個喜感十足的演員從黑白電視演到彩色電視,按時按候逗觀眾笑,他們就是大馬版的喜劇泰斗“卓別林”(Charlie Chaplin)呀!

黎明姨來自柔佛州一個名叫文律(Benut)的老鎮,原名為黎桂潤,自1950年在吉隆坡的BB Plaza歌台開始了她的歌唱生涯后,就一直沒缺席大馬的歌唱、廣播、電視、電影,甚至是廣告領域。

2018年,黎明姨也踏入90歲了,她解釋:“我們都是算虛歲的,因為在媽媽的肚子裡就是一歲了!”一般上,人的年齡計算方式以實歲為主,而虛歲是中國傳統的年齡計算方法。

90歲高齡,她剛于1月27日舉辦了一場榮休晚宴,昔日曾經與她合作過的藝人、導演、製作人以及影迷,他們都來了,來跟她一起見證這個用“敬業樂業”換取來的光輝時刻,“時間到了咯,我想,也是時候退休了吧!”

《四喜臨門》(Empat Sekawan)是早年大馬電視觀眾最珍貴的回憶之一。
《四喜臨門》(Empat Sekawan)是早年大馬電視觀眾最珍貴的回憶之一。

最響亮的新年 木屐踩響新春紅

榮休晚宴曲終人散以后,許多觀眾朋友也會關心起她歇息后的日子吧!于是乎,找到了她,聊一聊家常生活之餘,也趁春節快到的時節裡,暢聊無法磨滅的新年記憶。

童年與童玩自然而然是併肩同行的,所以,當我們提到她的童年新年時,她馬上回答說:“我出世的地方挺小的,人口並不多,鎮裡只有兜售上學鞋子的店,至于玩具店……沒有呀!”

然而,新年仍有開心的事可以讓她一直都笑呵呵!每逢新年來臨時,“我們都不穿鞋子的啊!”我一時聽不明白,好奇地問道:“大家都不穿鞋子,莫非光著腳嗎?”她馬上回答:“我們穿木屐呀!”

她透露,爸爸和媽媽都會事先給她們六兄弟姐妹們訂製新的木屐,“文律的木屐很多也很出名!”當她說完,我腦海裡閃現的是經典的紅木屐,頓時有一種新年喜洋洋的感覺,這倒是第一次將它與新年連結起來。

木屐,它早在現代人的生活中褪下了角色。如今,人們就只能在老街上的店舖裡偶爾見到其身影,想當初它是為了人們便于在雨天或泥上行走,而大受歡迎,“那時的新年,大人和小孩都會一起穿上新木屐,走起來路來咯咯作響!”

她開心地說:“最喜歡聽見四、五個人穿起木屐,一時之間,全都發出吱格吱格的聲音,煞是好聽!”從她喜悅的語氣裡,我能感受到那些年簡單裡的快樂。

在幻變莫測的生活裡,最久遠、最樸實的記憶,往往最是令人回味無窮!

牢記心頭 爸爸留下的年味

除了爸媽給她們新添購的木屐,在黎明的童少記憶裡,爸爸除了是爸爸,他還扮演著烹飪高手的角色,新年都會親自下廚煮他的拿手好菜,“媽媽不必做什麼,都是爸爸煮給我們吃的。”可惜的是,幸福的至美景象,總是稍縱即逝。

在她12歲那年,爸爸因糖尿病而永遠離開了她們,他留下的年味從此只能牢牢地鎖在其內心深處;不問而知,七十多年來,她一定有過無數次偶爾拿出來獨自回味的經歷,否則她不會在此時此刻重提舊事。

后來,她也學起了爸爸,逢年過節一定要大展個人的廚藝,她透露,她的拿手好菜有兩道佳餚,一道是炸肉,另一道則是算盤子,都是演藝圈裡的好友教會她的,“在過去,這兩道都是豐富的菜餚呀。”

她尤其是偏愛算盤子,“這是我非常喜歡吃的一道客家菜。”為了增添這道菜的層次感與豐盛感,她通常會隨著自個兒的心意,適量加入豬肉、叉燒、干魷魚、江魚仔等材料,光看食材就令人食指大動,何況是嚐在口裡呢?

在聊起新年的陳年舊事,黎明姨時而緊張時而歡樂,聽她說故事,就像追看她演的戲那樣逗趣、肉緊。
在聊起新年的陳年舊事,黎明姨時而緊張時而歡樂,聽她說故事,就像追看她演的戲那樣逗趣、肉緊。

最靜悄悄的新年 躲日軍山芭避年

幸與不幸不只是相伴相隨,還會接二連三,緊接著爸爸離開后的翌年,她跟家人不幸地遇上了日本軍隊入侵英屬馬來亞的戰役,跟許多人一樣經歷了苦不堪言的三年零八個月馬來亞日據時期。

她記得,那一年她13歲,戰事發生后再過數天就是新年了,“可是,為了逃難,我們不但沒有機會慶祝新年,而且不敢去想新年這件事。”她們一家人就這樣跟著老師一起逃,“我們一路逃,逃到山芭的地方。”

每一家僅獲一個草蓆位!

她口中所說的“山芭”,即是小園主們各自打理的椰子園、膠園或是檳榔園,“不知走了多少個小時,也不知走了多少英里的路,只知道跟著大隊走就對了。”她們最終逃到一個檳榔園,“抵達目的地時,我們要求園主給我們tumpang住。”

結果,這一住就有十個家庭在同在一個園地住了下來,“每家人都獲分得一個草蓆的位子,不過,草蓆很大張啦,至少容得下七八個人睡下來。”她說,在檳榔園裡,一家人算是有安樂的日子,可就是不知道新年,也不敢慶祝新年,擔心被日軍發現而找上門。”

當時,她的姐姐還在麻坡的樹膠廠工作,大哥則在新加坡萊佛士酒店當攝影師,但礙于戰亂,他們彼此都暫時失去了聯繫,“我們都聯絡不上他們。”

不過幾天的時間,她的媽媽發現,當時的英兵已節節敗退,為了安全起見,媽媽再次帶著她們逃往更遠、更深、更安全的地方。“在那個危機四伏的日子裡,每個鄉里的人都很寬容,他們都會讓我們寄住在那兒。”

在那段寄人籬下的逃難日子裡,大人們都分工合作,媽媽負責煮大鍋飯,哥哥照顧弟妹,“每天清早六時許,每個寄住在園地裡的逃難家庭,都會起得非常早來煮大鍋飯,“一般上,都是各家煮各家的。”

她還說,在生活艱難的戰亂歲月,有口白飯吃已是不幸中的大幸,根本不敢奢望有什麼菜可以配飯,“也只有馬來盞 (belacan),裡頭沒有蒜或是蔥頭等香料。”

只要活著,苦難終會過去 一切雲淡風輕

黎明說,雖然逃難的日子不會太久,但是,心裡卻是非常的害怕,尤其有一天,哥哥隨著其他兩位友人出外到坡底時,卻在半途中遇上了日軍,結果被抓。

“他們被囚在巴剎旁邊的空地上,手腳被綁,跪在地上,后來還被刺了五刀。”不幸中的大幸是,當天晚上,她的哥哥成功逃脫出來,可就全身傷痕纍纍。這樣忐忑不安、戰戰兢兢的戰亂生活,一直維持了好幾個月,她跟家人逃了再逃,可以在哪裡落腳就在哪裡落腳。

新年佳節總是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在來去之間,走過多少年頭就囤積多少個春憶。黎明姨走過九十個年頭,從她口述的新年舊事裡,我們可以體會到,不管新年過得好與不好,它終將成為過去,只要活著,它都會成為未來雲淡風輕口吻裡最好的記憶。

20180205theme01c

90高齡 招牌笑聲依舊

還有十天,農曆2018戊戌年就要把春意帶到人間了。在訪問結束之前,黎明姨用她招牌式的爽朗聲音,錄製了一段跟《中國報》讀者賀新歲的視頻,她說:“……新年到了,恭喜發財,不只是今年,還要年年都賺多多。”

錄製完畢以后,最記得的是,她那讓人一聽就開心的笑聲,不得不問她如何保持快樂的心境,她不假思索地說,打從年輕開始,她就是一個樂觀的人,言下之意,不管發生任何事,心態正面就對了!

縱橫演藝圈數十載,她坦言,這個演唱技藝並沒有給她帶來生活上的榮華富貴,過程更嚐盡了甜酸苦辣,但是,她卻賺到了濃濃的人情與滿滿的溫暖,這是她這一輩子最大的獲得,以致于她有感而發,說道:“此生無悔呀!”

每個人都在長長短短的歲月中修行,而每一場修行都得看個人。從黎明姨身上,我們知道,她得到業界內外的尊敬與愛戴絕非理所當然,而是她在日積月累的日子裡,不斷自我修補和打磨后,才擷取到美好的生命成果!

⬇⬇同场加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