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吃饱了吗?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叶欢玲:叶家乌贼──吃饱了吗?

每一天,负责打扫的大婶握著长柄地拖,浸入混拌著清洁剂的水里,把大楼走廊那一方块一方块地砖,擦得干净明亮。“吃饱了吗?”无论早晨10点,中午12点,还是下午4点,碰到她,她都会点个头,这样问。有时答说吃饱了,有时回道还早呢!



一次,见到她,我劈头就问:“Aunty,吃饱了吗?”她“哎哟”一声,叫了起来,那表情和反应,就像我手抓一把碎石,伸过去问她要不要吃一样:“当然吃饱了!都这么晚了……”她说。那眼底下的每一条皱纹,也突然被唤醒了似的抖动起来。

我哭笑不得,看一看时钟,午后三点,比起平日她发问的时间点,不是更合适些吗?何况此话也是向她学来的哦!既然觉得这时段当然用餐了呀,何以经常这样招呼我?也许,天天见面,微微笑、点个头,亲切不足吧!真要聊个三两句又找不到话题,于是出于惯性,一句“吃饱了吗?”恰到好处。

记忆中,最初接触这样的招呼,在多年以前。儿时探访母亲那房亲戚,她们都爱问:“Chiah-pah b?(吃饱了吗)?”邻居大叔、大婶见到面也常问:“吃饱了吗?”在过去的年代,温饱是个问题,自然而然,人们把此话挂在嘴边,有着关心对方生活的意味。能够吃饱,就是幸福——中国作家莫言笔下,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同学们在下面吃煤,一片咯崩咯崩的声响;苏童的小说《米》中,主角五龙把米盖在身上,就像盖著一条梦幻的锦被。饥饿在我国也曾是一个时代生活的主题,父辈便是从饥饿中走来的。父亲童年想饱食一顿,绝不可能,有稀粥囫囵下肚,就眉开眼笑了!母亲也只能以野生蕹菜和辣椒酱拌饭……

不记得从何时起,人们不再以“吃饱了吗”打招呼。时代变迁,生活富饶,居家下厨,食材丰盛,蔬果鱼虾肉就像变魔术,可以一样样从冰箱里取出来。

外食的话,也不缺哪国料理,意大利披萨、日本拉面、四川麻辣锅等,都可以在小贩中心或餐厅找得到。谁还关心别人吃饱了没呢?

那么现代人,见面时一般如何问候彼此呢?以身边朋友来说,有一大部分会这样问:“嘿,最近去哪里玩呀?”去曼谷购物?到北海道吃海鲜?还是远赴冰岛看极光?——写到这里,我不由得难过起来了。

今晨地铁上,两个年轻女子打扮清爽靓丽,她们自不同站上车,个别拖着一个行李箱,在车厢里一碰面,挥挥手,走向彼此,就在我的正前方聊开来,关于来临的旅程,关于上半年和家人去了哪一国、遇上哪些见闻……我在一旁听着、听着,她们活泼快乐的脸,渐渐模糊,变换成十年前的自己,一跟死党约好,订了机票,背上行囊,就旅行去!

啊,你我皆凡人。到了某个年纪,生活毕竟想安定下来,把漂泊留给昨天。“亲爱的,亲爱的,你吃饱了吗?”下次见到老友,不妨学一学办公楼打扫的大婶,这样问候对方。你能预见她们的表情和反应吗?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