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师无不言——从“学习”与“时代”看英语教数理政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郭史光宏:师无不言——从“学习”与“时代”看英语教数理政策

    日前,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政府将重启英语教数理政策。其实,早在2003年,敦马担任首相时就曾推行这项政策。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六年后的2009年,坦诚这个政策效果不显著,并于当年7月宣布废除这项政策。辗转十年,敦马重新回锅当首相,英语教数理政策看似也将借尸还魂。那么,对十年后的今天来说,这到底是不是一项好政策?我想从“学习”和“时代”这两个角度来谈一谈。



    站在学习的角度,英语教数理不是一个好政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指出,一个人用自己的母语学习最有效。对我国绝大多数学生来说,英语都是第二语言。舍弃母语而以第二语言来学习数理科,不只会在学习路上增加多一道语言的门槛,还会让很多学生在起步阶段就因语言障碍丧失学习兴趣,得不偿失。

    表面上,英语教数理能增加学生接触和使用英语的机会,进而使英语进步。实际上,大部分学生在英语还没进步以前,就因困难重重和挫折处处而选择放弃了。我们该用最熟悉的语言来进行最有效的数理科学习,而非本末倒置地以数理科学习来反促英语的进步。再说,要提升英语水平,不是应该在英语的课程教学下手吗?怎么还去拉数理科下水?最后两头不到岸,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不是一个好政策

    站在时代的角度,英语教数理同样不是一个好政策。

    有观点认为,英语是重要科技语文和国际通用语文,用英语教数理可以让学生更好地与国际接轨。多年以前,情况也许真是如此。可是,如今我们身处工业革命4.0的时代,超级电脑、流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科技发展,语言的翻译变得越来越便捷精确。举个例子,多年前的谷歌翻译常要闹笑话,可今天的谷歌翻译已相当值得信赖。语言对学术交流和资讯共享的影响,在科技的日新月异下已大大减低。

    与语言的掌握力相比,一个人的阅读力显得更加重要。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的三大项目分别是数学、科学和阅读。请注意,是阅读,不是英语。换句话说,中国的学生能用中文进行阅读测评,日本的学生能用日文进行阅读测评。世界趋势关注的,不再是一个人对英语的掌握有多强,而是一个人的阅读与思考有多深。重启英语教数理政策,最后很可能成全了英语的普及,却牺牲了思维的深入,与国际趋势背道而驰。

    坦白说,能够掌握英语无疑是一项优势,国人也确实应当提升英语水平。但是,以英语教数理来提升英语水平的做法,非常值得商榷。一方面,各种学术研究报告都告诉我们,这对数理科的学习是一种伤害;另一方面,2003至2009年的实践经验也告诉我们,效果十分不理想。我们要学好英语,但不是以牺牲数理科为条件;我们要与国际接轨,但重点不在掌握英语而在深化思维。

    左六年,右六年,人生有多少个六年?孩子的童年,又有多少个六年?我们真的要为这么一个已被印证失败且与国际趋势格格不入的梦,再付出另一个六年,再牺牲一代学子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