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貼醫療(第四篇)診治病況有保障 診所醫生非賣藥商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津貼醫療(第四篇)診治病況有保障 診所醫生非賣藥商

大馬人普通生病時,主要會到私人診所看醫生,一來方便,二來可以拿著公司的看病單去,不用自己付錢。



其實,在政府醫院、企業化醫院和私人醫院,也可以看普痛的病,例如傷風、咳嗽和發燒等。

一般私人診所的收費,比政府醫院和企業化醫院的高,但比私人醫院的廉宜,而且在各住宅區皆可見,也是人民的重要醫療單位。

私人診所醫生在醫療服務、藥物和收費上,也有自己的難處。

國內外畢業的醫學系醫生,都必須在政府醫院當醫生,方能行醫。
國內外畢業的醫學系醫生,都必須在政府醫院當醫生,方能行醫。

報導:潘有文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崔耀豪醫生在中國修讀醫科,學成歸來后已行醫10年,當過政府醫院的駐院醫生(Medical officer),如今是在其老師的診所內當醫生。

“私人醫生是令人頭痛的職業,以我來說,我不只是醫生,也是商人。醫生的原則是要給病人最好效果,這就需要不計成本,而這和商人的看法不同,因后者會計較margin(盈利落差),成本越低越好。”

在他看來,同時具備這兩個極端身分的醫生,孰重孰輕,不是人人都拿捏得準。

“醫者父母心是對醫生最大的枷鎖,因為站在父母的角度,就是要對孩子關懷備至,不計較任何成本,但病人往會用這句話來評論醫生的好壞。”

收諮詢費不算過份

他形容醫生或技工的行業內容相似,這兩種工作的本質就是:能修就修,修不了就換。醫生的地位比較高一些,因對像是活生生的人。

“技工可把物件關掉,拆完修好再重開,但對人就不能這樣。即使是換心手術,病人體外也有一個人工心臟在不停的動,這就是醫生和技工的差別,醫生無法讓人暫停呼吸和停止心跳,修好再重開。”

此外,讓崔耀豪對病人有些疑惑的就是:病人常把醫生當成賣藥對象。一些病人服用某些藥后,覺得醫生的藥價比藥劑行貴,就會要求醫生寫處方讓他們到藥劑行買藥。

“醫生會樂意這么做,但開處方單需收病人多少錢?醫生看病和治療病人,與藥劑行最大差別是:醫生看了病可以預測一些情況,這是一般藥劑行所做不到的。”

當有一些新藥出現,可以治療某些病症,醫生會想要讓病人服用這些藥物,以便能有更好療效。但不管醫生如何銷售這些藥,藥價之低都無法與藥劑行相比。

崔耀豪舉例,有種高血壓藥30粒售58令吉,醫生為病人看診和檢查血壓后,看診和藥費是75令吉。即是說看診費是17令吉,這比衛生部規定普通醫生最少的看診咨詢費30令吉還要低。

醫生與病人必須互信和尊重,避免出現不需要的防禦醫療。
醫生與病人必須互信和尊重,避免出現不需要的防禦醫療。

無法與藥劑行競爭

如果依照衛生部的諮詢費最低收費,診費就會超過要95令吉,但像他這類診所醫生,大多抱著醫者父母心心態,酌情處理,適當收費。

“而當病人知道藥劑行的價格只有55令吉,就會跑去藥劑行購買,藥劑行人員可能還會認為:醫生只聊聊兩句話就收75令吉。”

在他看來,診所的藥價無法與藥劑行競爭,因為相同種類的藥物,診所每月可能只使用300粒,藥劑行可能一天就有這樣的銷售量,在需求量大的條件下,它們有能力和藥商談到較廉宜的價格。

“我想向病人說,醫生的功用不是給藥,做醫生需要有醫療想法和對病症的敏感度,醫生需要為病人服用的藥負全責,不能像藥劑行般,如果顧客服用藥物出現問題,可能會說‘有病去看醫生’了事,最后受影響的是病人。”

採取防禦醫療 醫生病人相互猜疑

“現在的醫療生病了,醫生採取防禦(Defensive)醫療,保護自己。”

崔耀豪舉例,一個人“生蛇”(帶狀皰疹,Herpes Zoster)后到來看診,一般醫生可能一眼就能確診,但依然會向病人說先吃藥,等確認后再繼續治療,病人此時也會開始猜疑醫生的能力。

“醫生和病人已不像以前般互相信任,如今是互相猜疑,醫生會變得保護自己,如此一來就會與病人之間出現問題。”

不只是醫生一方面的問題,關鍵是雙方的關係開始變質,失去了互相的信任和尊重,病人對醫生的態度也在改變,甚至有病人挑戰醫生。

曾有一位病人就疑質為何不給他最強的抗生素,崔耀豪解釋他需要的藥是適用的而不是最強的,殺雞焉用宰牛刀呢?該病人也許沒有考慮到用抗生素過多后可能失去效果,且此舉也不利病人的健康。

畢業後須先到政府醫院實習

不管是在國內或國外修讀醫科,畢業后要在大馬行醫,就必須先到政府醫院當實習醫生(House Officer)和駐院醫生(Medical Officer),過后才能開設私人診所或在私人醫院行醫。

“要在大馬當醫生,需在政府醫院先當2年的實習醫生,然后再強制當二至三年(視錄取情況而定)的駐院醫生。在醫學院畢業后進行2年實習的醫生,是需要受保護的醫生,如果有犯錯,不會被醫院法令所限制,因他們所做的任何事都要受監督,就是一定要有人帶著。”

崔耀豪表示,當時的政府是看醫生需求,定下實習醫生和住院醫生的服務期限,欠缺人手時是2+3,即當了2年實習醫生后,強制自動更新合約當3年的駐院醫生,后來則變成2+2。

“據我所知,現在是合約性質,當2年實習醫生合約到期后,表現不好或有問題,或者政府沒有更新意願,他們不會自動更新合約成駐院醫生。”

獲准省略實習期 當駐院醫生

崔耀豪當年從中國取得醫藥學位回國,把所有專科文憑和資料交給醫藥理事會(MMC)后,對方認為他可以走替代途徑(Alternative pathway),免去當實習醫生的過程,直接當上駐院醫生。

但該會表明這不是舉荐性質,而是需要簽署一封信,聲明是他自己願意走這條路。

雖然免掉實習醫生的2年,但他是中國修讀醫學系畢業的學生,需要進行一項語言考試,才能進入政府醫院就職。

他坦言吃了不少語言方面的苦,但都一一克服下來,最后成功當上駐院醫生,先是在沙巴任職一年半,之后再調回霹靂州的華都牙也(Batu Gajah)醫院任職半年。

政府當時已更新他的駐院醫生合約,但他沒有繼續任職,因為當時他的第二個孩子已經出生,太太也需要照顧2個孩子,加上有機會接手其師父的診所的工作,于是就回到吉隆坡。

政策限制 開設新診所

如果依據前朝政府的政策,新手醫生並不易開設新診所,因為會牽涉不少問題。

崔耀豪指出,如果某個地區的診所數量,已在衛生部規定的標準內,一般上衛生部就不會再允許開設新的私人普通診所,避免它們因為競爭而影響醫學形象。

即使衛生部批准開設新診所,如果該位醫生空有壯志但無金錢支持,一樣難以應付購藥成本和人力成本的挑戰。

“至于新醫生到已有醫生診所任職的想法也不太行得通,因為診所原本已有醫生,他自己做得好好的,為何要多一個醫生?如果帶來麻煩要如何處理?”

醫生是責任制,名字代表一切,一個人在企業做不好工作可以辭職,但在私人診所不可能這樣,會因某些小問題而影響名聲,則病人減少了,醫生和護士的收入皆受影響。

“私人醫院大多數不要這些新手醫生。他們只要經營和收入,不會付錢讓新醫生來學習。”

至于他能在老師拿督李忠和醫生的診所行醫,皆因李醫生是他一家四代人的家庭醫生,恰好李醫生有意退休,便由他接下師父的衣砵。

醫生需為病人服用的藥負全責,而非只是如藥劑行般售藥。
醫生需為病人服用的藥負全責,而非只是如藥劑行般售藥。

病人自己當醫生 濫用醫療資源

病人自己當醫生,可能會濫用醫療資源。

有一次,一個咳嗽已整個月的病人,見到崔耀豪,第一句話就是要他發給一張建議驗X光的證明信件,以便自己去驗肺癆,讓崔醫生還以為他是醫務人員。

“一般上,只有與醫療相關的人員才會這么要求,后來他說是在谷歌搜索許多有關自己的病症,得出結果,他不是患上最輕或最重的病,所以就選中等的病症,就是得到肺癆。”

崔耀豪檢查后,最終確認該名病人並非患上肺癆,但如果讓病人猜對自己的病,讓他認為這個經驗可以當醫生治療他人,這等同是在危害醫療體系。

危害醫療體系

這事讓崔耀豪想起他在中國多年的經驗,當地的病人往往會主動要求使用醫療資源,例如要求電腦斷層掃描(Computed Tomography,CT)、磁力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或驗血等。

“中國的醫生會開心遇到知道自己有什么病的病人,他們要什么就給什么,因為是病人要對自己負責。”

但在大馬並不能這樣,如果病人要求進行某種檢查,醫生一听就放行,就是在浪費資源。一般醫療程序是從服藥開始,效果不佳后才進入使用醫療資源檢查的程序。

“在大馬有太多人需要用不同的醫療資源,民眾不能因自稱有需要就使用,否則就是浪費,因此需要經過醫生驗證。”

醫生一手包辦 診所大小事

曾在政府醫院任職的崔耀豪醫生,成為私人診所醫生后,發現兩者之間需要扮演的角色之間有不小差異。

如果一間診沒有診所經理,則診所醫生不只是扮演醫生或商人的角色,他也會是倉庫主管,負責管理及點算藥品器材;也是購貨買辦,因為需要補齊藥品儀器。

同時,醫生也要管人力資源事宜,又是一名會計員,需要計算每個月營收情況,幾乎包攬所有工作。

相較政府醫院,醫生就是醫生或資深醫生而已,他們不必理會其他事務,因另有專人處理。

因此,他認為私人診所醫生如果能在兼任各種角色情況下,沒有出現過多意料不到的情況,已屬非常難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