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師‧敬致柯世力老師 神奇兔唇修補手術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我的恩師‧敬致柯世力老師 神奇兔唇修補手術

柯老師用唇語對我說了別人聽不到的4個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兒)。”
柯老師用唇語對我說了別人聽不到的4個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兒)。”

圖、文:小晴(摘自《師房菜2》)



柯老師笑笑摸摸我的頭,這時鈴聲響了,柯老師對我溫和地笑笑就轉身走出課室。那天,那堂課,柯老師用唇語對我說了別人聽不到的4個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兒)。”那四個字,把我的兔唇修補得從未有過的完美,改寫了我的人生。謝謝您,柯四粒老師……

剛開始我是相當討厭我的班主任——柯世力老師的,我為他取了一個花名:柯四粒。無他,因為我無意間得知他的私人補習班學生當中,有兩個享有“特別待遇”——每個月交學費時,她們都一定要用報紙把錢包起來(后來我終于知道,她倆包的是空氣)。憑什麼我就必須分文不少地繳付補習費,她們付空氣就可以了,那不公平啊!那不是偏心是什麼?

后來,我比較不討厭柯老師了,因為我暗中查探得知,她們都是來自貧苦家庭,其中一個放學后,還必須去曬鹹魚幫補家用。但我還是有點討厭柯老師,為什麼不明說呢?老師平時不是教我們做人要光明磊落,事無不可對人言嘛?怎麼說一套做一套?他的身教呢?

再后來,我沒有再討厭他了——但也談不上喜歡,因為他總像對待正常的孩子一樣對待我,從不給我任何形式的“特別待遇”。那時我念五年級,柯老師沒再當我的班主任了,只教我們道德教育課。那年,我的父親生意失敗,欠下巨款,我被逼硬著頭皮申請學校補習班(家教協會主辦,在課后)學費全免。申請通過后,負責老師把“申請成功”名單大聲地在周會上念出來,並警告我們,必須比其他同學更勤力唸書,那一刻我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小晴偶爾也會因同學嘲笑她,在班上鬧情緒……
小晴偶爾也會因同學嘲笑她,在班上鬧情緒……

玩唇形猜字的游戲

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何為自尊,我也開始能理解柯老師要那兩位同學包空氣假裝付學費的苦心了。小六那年,柯老師沒再教我們任何科目了,我反而突然喜歡他了——請別誤會,那不是距離美或眼不見為淨的喜歡。

有件事我一直沒說:我是一個天生患有兔唇的女孩,我心中雪亮,對別人來說,我的模樣令人厭惡:一個女孩,有著畸形難看的嘴唇,變形的鼻子和歪歪斜斜的牙齒,說起話來還口齒不清兼結巴,也因此我常被其他同學嘲笑和排斥。

小六那年我突然喜歡上流行曲,遂鼓起勇氣毛遂自薦代表班級參加校內歌唱比賽。甫上台,才開口,台下噓聲四起,在一片嘲笑聲中,我跑下台獨自跑進班躲起來……

無獨有偶,那天我的班主任請病假,最后一堂課由柯老師代課。他一進班就給我們玩讀唇語的游戲,說是要訓練我們的觀察和專注力。我那時還在抽泣著,一點都不在乎玩什麼鬼游戲。透過朦朧淚眼,只見柯老師把學生一個接一個叫出來,然后以“我希望你( )( )( )( )”的句型開始念,念到括號處不念出聲,只用唇語輕輕輕輕地念出,讓同學單憑唇形猜那幾個字是什麼。

柯四粒改寫了我的人生

當無數個“我希望你(快)(樂)(成)(長)”、“我希望你(不)(再)(自)(卑)”、“我希望你(快)(高)(長)(大)”、“我希望你( 多 )( 點 )( 笑 )( 容 )”、“我希望你( 尊 )( 重 )( 媽 )( 媽 )”后,輪到我猜時,柯老師輕輕念了兩遍:“我希望你()()()()”。前兩遍我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甚至故意胡亂猜引起哄堂,來掩蓋我那尚未熨平的傷痛。

柯老師並不動怒,反而耐心重複幾遍。當老師念到第六遍時,我突然靈光一閃,非常肯定最后兩個字是什麼字了。當柯老師微笑著念第七遍時,我的眼眶濕了。當老師想再念第八遍時,我衝向前,用小手掩住老師的嘴,抽泣著說:“老師我懂了我懂了,我都懂了……我錯了老師……”

柯老師笑笑摸摸我的頭,這時鈴聲響了,柯老師對我溫和地笑笑就轉身走出課室。老師走后,同學們因為好奇,暫時忘了嘲笑我,一窩蜂圍著我,問老師到底對我說了什麼?我搖搖頭說不知道。

那天,那堂課,柯老師用唇語對我說了別人聽不到的4個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兒)。”那四個字,把我的兔唇修補得從未有過的完美,改寫了我的人生。謝謝您,柯四粒老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