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回忆 | 中国报 ChinaPress

思念?回忆

邓雪薇 霹雳怡保大和园中学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间,已经五年了。

成长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每个人总会展开壮丽的翅膀往蔚蓝的天空翱翔,不留一丝羽毛。

飞翔的代价是不舍地挣脱后方友情的枷锁,昔日的回忆只能种在心里,用微笑灌溉。旧日的疯狂只可掺杂在脑海里,用梦温习。

偶尔翻出抽屉渐渐泛黄的书本和笔记,虽然表面铺了一层稀薄的灰尘,但挥手一甩,往日的思念随着灰尘在空气中弥漫着,校园的回忆顿时溢满了脑海,微笑甜了,情绪也红了双眼。

十四岁那一年,我们怀着兴奋好奇的心绪踏入中学的里程碑。那一年,那些年,时间被安排,上演一场缘分。前座位雾鬓风鬟的马尾成了调皮男的消闲玩意儿,尽管女孩脸上始终夹带着一抹浅浅的无奈,但青涩的脸孔隐藏不了那嫣然一笑。

一束马尾,前后座的牵绊,一段缘分,回忆的起点。

运动课时,总会采那墙角迎风的蒲公英,承诺当一辈子的朋友,话刚落就轻轻一吹,吹向那蓝天,让白云将我们的约定到处播种。

每当上那郁闷的历史课时,注意力总在窗外的蜻蜓上,羡慕它们的自由自在,唠叨自己的处境。

班上的开心果总能添点调味品在我们的枯燥乏味的上学时光里。伴着我们渡过煎熬的中一生涯就是毫无顾忌的笑声,被我们的溺爱着的追逐,还有那长年被漠视的布告板。

中二那一年,一段被岁月挤压而不可避免的叛逆期上演了。每日总在学校里行尸走肉般,无心上课。

在班上,玻璃窗折射的泛黄光影像一张青涩的脸孔,述说着放学的来临。草场上午睡时传来蝉的声音,毛遂自荐地当我们的闹钟,回想起来那蝉鸣依旧脆耳,在我脑海里嗡嗡作响,泛起了心中层层的涟漪。

荏苒烟华,中三那一年,美国大电影《泰坦尼克号》再次步入戏院的门栏,再次决堤了多少人的泪腺,一段伟大的浪漫史更成了当时同学们所憧憬的爱情。

那些年我们稍微成熟了一些,不再用‘立可白’为桌子点缀,束上领带的结,梳理那凌乱的头发,昔日叛逆的回忆在后方凋零。

天真的我们曾经以为初三评估考试完毕后是放纵的时刻,可悲的是噩梦等待着上演。

中四面临的是分班的伤感,每个人都为我们曾经述说过那伟大梦想奋斗,即使薄如蝉翼,但我们没有一丝畏惧。

我们都懂得即使道路不相同,但终点还是会相遇的。

分班后之间的友谊出乎预料地比以前深厚,下课时总不约而同坐在我们的老地方,高谈阔论着各自班上的趣事。

分班以后结识了许多新朋友,结识了那以为不会相识的同学。内心与手脚分庭抗礼,感慨岁月如梭,不情愿且无奈地搭上了这最后一班车。

每个学生都必须承认,即将踏出学校的门槛时,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爱上了学校,恋上回忆。

回首发现,那‘立可白’苍老了的桌椅依旧耸立在班上,那角落的垃圾与昔日一样,被周围零碎的垃圾点缀,显得格外凄美。

那长年在背后默默陪伴着我们,却被漠视的布告板,将毕业时才真正地看它,即使破烂不堪的伤痕都被烙印在那沧桑的脸孔上,但那句“活到老,学到老”却丝毫无损。

这一段美好的校园回忆依旧萦绕在每个人的心中,不曾离开。划分界限的座椅,但下课却靠在一起了,为了明白的考试而开夜车的热血,这点点滴滴都成了我独家的记忆,一道道绘画在我回忆里有味道的风景,抹不去,挥不掉,偶尔在我脑海里荡漾,泛起涟漪,青涩的笑容若隐若现。

九把刀一句牵动人心的话,“青春是一场大雨,即使感冒了,还想回头淋它一次”,劝勉人要珍惜时光,青春可一不可再,人生没有倒带,活在当下,不留一丝遗憾。

青春是一场大雨,轻敲着我虚掩的心窗,凄美而动听。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