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郭老两度被绑架 华社呼吁放人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郭老两度被绑架 华社呼吁放人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1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从他被绑架说起──“我本来不流泪的,但是我从报章上看到4000多名宽中学生为我而举行的大集会流泪了!这是我第一次流泪!”

新山华社耆老丹斯里郭鹤尧(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两度遭绑架事件,轰动全国,华社更是史无前例地发起呼吁绑匪放人的社会运动。

遭禁锢的日子,对郭老而言,是个难忘而痛苦的经历。但,这事件所引发民间社会对这位华社领袖的关切之情,则更突显了郭老在华社的崇敬地位,其中的意义非凡。

heyao 170629 b3 noresize

第一次被绑,发生在1984年5月24日的晚上。郭老每月定期都是在同一家酒家(新香港酒家),和一批老友聚餐高谈阔论联络感情,这是当年华人修文社成员的例常联谊活动之一。

郭老说︰“我还记得那个晚上是黄俊六请客,一班老朋友在聚餐后,大约是晚上十点多散席。”

当晚散席后,各自回家,当时10时20分左右,郭老跟以往一样独自驾车回彩虹花园的住家,沿着酒家后面的一段没路灯的路驶去,就在车子转入Pertiwi路朝彩虹花园住宅区,突然有一辆车闪出,将他拦截。

哎呀!紧急煞车,三字经脱口而出。当时,郭老压根儿没想到是绑架,只是非常生气对方鲁莽驾驶,并打开车门要和对方理论;孰料4条大汉冲上来,其中一人挟住郭老的颈项,用“东西”指着他的太阳穴,以潮州话叫他不要妄动。

郭老起初还以为是普通打抢,故做镇定骂对方,并掏出身上的钱包,对匪徒说︰“要钱吗?拿去!居民证还我。”

heyao 170629 b6 noresize

可是对方把钱包塞回郭老的衣袋,还叫他上自己的车。这时郭老才恍然,这不是普通的打劫!

在郭老被押回自己车的司机座位时,两名匪徒也上了他的车,一个坐在司机座旁,另一人坐在后车座。原来匪车尾随在后,经士都兰达拉路、士多利路,入地不佬路,到了世纪花园哈里茂达隆路益梳油站附近的一条后巷,才勒令郭老把车停下来,并叫郭老下车蹲在沟旁。当时一片漆黑,郭老看不清楚匪徒的样貌,只见另有一辆车停在附近。

约10分钟,原先尾随的“匪车”到来,他们便把郭老拉入该部轿车,把后座拉平,将他推入车厢内。

就这样,郭老被载送北上联邦大道。被困在后车厢,觉得呼吸困难,郭老求生本能地就用脚大力猛踢椅背。匪徒还算“厚道”,把椅背开了个缝,郭老才觉得呼吸舒畅些。

在途中,车子曾停了两三次,似乎是在等前面“探子”回报路上“安全无阻”。

大约经过了3个多钟头的车程,郭老被载到一个不明的地方(相信是吉隆坡)。那时应该是凌晨3时。郭老被蒙上眼睛,带上一间房子楼上。他觉得那是一间双层排屋就,房内密不透光,郭老就这样被囚禁。

凌晨4时左右,郭老家人接到绑匪的电话,并告知郭老的轿车弃置的地点,这也意示著︰郭老是真的被绑架。

晓以大义 促匪放人

郭老被绑架“曝光”,立即震惊全国,全体华社为之哗然。

随即,全国各地的华团乡会及学校全体师生,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呼吁,持续在报章上发表文告近整个月,尝试向绑匪“低声下气”“动之以情”“晓以大义”,促请绑匪基于“盗亦有道”的立场,以华社为重,释放郭老。

相信这是我国发生的众多绑架案中,第一次出现学校董事师生公开通过报章,呼吁绑匪放人。由此可见郭老被绑,在华人社会所带来的震荡。

宽中的文告,哀哀恳求绑匪释放董事长郭鹤尧,并向绑匪频频“晓以大义”。

4000餘名寬中師生齊集寬中大草場,拉布條“要求董事長安全回來”。
4000余名宽中师生齐集宽中大草场,拉布条“要求董事长安全回来”。

与此同时,在中午放学之后,宽中全体4800余名学生,烈日当空下于大操场集合,高举布条,上书“宽中全体学生,要求董事长安全回来!”宽柔子弟真情流露,并声泪俱下地宣读一封给绑匪的公开信。

此外,也在同一天,新山6间华小宽柔一小、宽柔二小、宽柔三小、宽柔四小、宽柔五小及士姑来国光华小的一万多名师生、校长、董事及家教协会理事也发表文告,语重心长地向绑匪呼吁,“切勿伤害拿督郭鹤尧”。

然而,就在华社群起阵阵“呼吁”声中,遭禁锢两个多月的郭老,此时正遭受着身心前所未有的折磨。

噪音折磨想自杀 满头长发令人惧

heyao 170629 b4 noresize

大概是在禁锢期的第50天,隔壁屋子突然有人在装修磨地板,噪声不断,郭老受不了了,精神濒临崩溃,甚至吃不下饭,一直想要呕吐。

间中郭老猛拍房门,负责看管的幪面矮仔打开门,郭老痛苦地问︰“怎么噪音震耳,是不是我精神错觉,很痛苦!”当时,郭老想到自杀。

还好磨地板的噪音持续4天即停止,郭老情绪才平稳下来。

1984年7月28日,晚上10时45分,郭老终于在吉隆坡端姑阿都拉曼后巷获释。

郭老一个人在街边走,想拦德士,可能是被绑期间(66天)不曾理发剃须,满头长发,衣冠不整的样子,好多辆德士竟都不敢停下来载送这位慈善的拿督。还好,最终有位好心的德士司机停了下来,把郭老载到附近的德士车站。

本来郭老是急着想漏夜包德士返回新山。在临行前拨了通电话回家,家人不放心他独自回来,要他当晚在吉隆坡儿子家过夜,然后才送他回家。

次日,第一件事是找理发店。因为是星期日,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印度理发店。郭老把一头脏发剪去,也希望剪去这66天的精神折磨。

郭老的脱绑,安然脱险,据传是其家属付出赎金,据说又是其婶母郑格如伸援手“营救”,并叫她的儿子“糖王”郭鹤年付赎金。不过,至于赎金的确实数目,相信只有郭家才清楚。

郭老安全脫綁,與友好擁抱。
郭老安全脱绑,与友好拥抱。

明日预告:第2次遇绑被警方救出,手枪被夺走,险象环生……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