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18篇)‧ 1995年 新街场越南难民营暴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流金年代(第18篇)‧ 1995年 新街场越南难民营暴动

    每周五登场

    1975年4月,越战结束,西贡政权崩溃后,越南人民纷纷逃至亚洲及东南亚各地,其中马来西亚成最多难民涌入的国家之一。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自第一批难民涌入大马后,越来越多难民循海路进入大马东海岸寻求庇护,政府无数次驱赶不遂,只能将这批难民安置在登嘉楼的比东岛(Pulau Bidong),同时禁止外人进入,也勒令难民不准离开小岛范围,直到被第三国家收容为止。

    大马政府当时仅接受难民来马短期逗留,并希望他们尽早取得美国、澳洲及加拿大等国家的永久居留权,并向越南政府放话,希望能管制难民逃离,否则将强制性遣送难民回国。

    初期,大马政府非常抗拒难民涌入东海岸,但最终鉴于人道因素,无奈收留他们,并为他们提供庇护所。

    他们并非罪犯,拍下人头照纯粹为了充作档案记录,方便遣送越南之用。
    他们并非罪犯,拍下人头照纯粹为了充作档案记录,方便遣送越南之用。

    首批逃离越南的难民,以南越人居多,他们在南北越统一后,因害怕被共产主义统治,不惜远走他乡,更赌上自己的性命,通过波涛汹涌的大海逃亡。

    随后,1979年时,中国因不满越南侵占柬埔寨,而攻打越南,此举让越南当地人迁怒于居留在该国的华裔同胞,导致华裔在重压之下,选择出走到邻国重新开始。

    不过,由于难民逃出越南的过程险象环生,因此400万名难民中,只有一半的人数成功登陆,另一半的人则葬身大海。

    由于比东岛在成为难民收容所之前,是座无人岛,这座面积203英亩的小岛一直是渔民世代相传的避风港,因此渔民在小岛被夺走后,现身向政府抗议。

    1989年,政府宣布于3月4日将比东岛归还给登州政府。但由于难民人数不减反增,导致此行动一再拖延。

    船民寄居临时帐棚,许多人都生病了。
    船民寄居临时帐棚,许多人都生病了。

    1991年11月30日,比东岛难民收容所终迎来了句点,政府在这一天将比东岛交还给登州政府,还留在岛上的1万2000名难民,则被移至新街场难民营,继续等待第三国家收容。

    就在1993年4月7日,一直没有闹事的难民,却爆发了一起绝食及示威活动。这场逾两周的活动,在大马国家安全理事会及联合国难民组织代表调解后,终平息了这场风波。

    经过绝食活动后,很多难民都自愿返回越南,每名自愿返回越南的难民,在离开大马时,可获得50美元及每个月30美元,为期一年。

    政府在暴乱后,继续将大量食品运进营内。
    政府在暴乱后,继续将大量食品运进营内。

    大马政府在1994年10月24日宣布会于1995年8月31日关闭新街场难民营,营内所有的难民都必须离开大马。

    这些难民于1995年6月5日,第二度爆发示威,大批难民冲上隆市街头。由于局势紧张,镇暴队发射水炮及催泪弹也吓不退这些难民,还有逾50名难民手握短刀,列成一排,恫言若警方采取行动,他们将切腹自尽。

    虽然大马政府及联合国难民组织皆派员到场调解,但鉴于一直没有结论,难民于晚上时分企图冲破围栏,镇暴队为控制现场,发射逾10枚催泪弹,并以水炮扫射,才将难民赶回营中。

    镇暴队队员入营执法。
    镇暴队队员入营执法。
    时任野战部队总监韩聂夫阿夫向在场媒体说明船民阻止警方入营搜查是因藏有武器的缘故。
    时任野战部队总监韩聂夫阿夫向在场媒体说明船民阻止警方入营搜查是因藏有武器的缘故。

    经过5天谈判后,难民态度放软,愿意被迁移至彭亨州,与此同时,此前曾于警方对峙的20名男女则被警方提控上庭,但他们最终获判无罪释放。

    距离新街场难民营关闭的日子不远之际,警方接获情报,指难民营内有人自制武器,因此派员到场搜索,但遭到难民顽强抵抗,还以汽油弹及石头攻击警方。难民随后还引火焚烧难民营,警方除了以水炮镇压现场外,还发射逾百枚催泪弹还击,多名难民及警方在这起暴乱中受伤。

    难民还引火焚烧难民营。
    难民还引火焚烧难民营。
    难民营大火位置图。
    难民营大火位置图。

    警方随后在营中搜出大批的自制武器,包括弓箭、长矛、铁条、铁钩、利刀及利剪等。

    电线、双节棍、弹弓和铁具等,都是船民收藏的秘密武器。
    电线、双节棍、弹弓和铁具等,都是船民收藏的秘密武器。
    警方在记者会上展示搜获的危险武器,证明船民故意制造骚乱,纵火袭警事件,显然早有预谋。
    警方在记者会上展示搜获的危险武器,证明船民故意制造骚乱,纵火袭警事件,显然早有预谋。

    联合国难民组织于1996年3月宣布,从该年6月30日开始,不再支援及管理东南亚的难民营。同年4月开始,难民陆续返回越南,至于那些非自愿回国的难民,则遭大马政府强制性遣返越南。

    运送船民的警方罗厘,一辆紧跟着一辆,进出难民营,载走一车车的船民。
    运送船民的警方罗厘,一辆紧跟着一辆,进出难民营,载走一车车的船民。

    1996年6月25日,新街场难民营继比东岛之后,也走到了尽头。

    难民营外除了大批镇暴队驻守,奉命采访新闻的各传媒记者,也站在高处观察,以作详细报道。
    难民营外除了大批镇暴队驻守,奉命采访新闻的各传媒记者,也站在高处观察,以作详细报道。
    为了确保没有任何致命武器,搜索人员搜遍每一寸土地,连小小菜圃都不放过。
    为了确保没有任何致命武器,搜索人员搜遍每一寸土地,连小小菜圃都不放过。
    军警人员撬开木板墙,找出许多船民收藏的物件。
    军警人员撬开木板墙,找出许多船民收藏的物件。
    经过一轮骚乱后,难民营一片狼藉,垃圾处处,犹如荒域。
    经过一轮骚乱后,难民营一片狼藉,垃圾处处,犹如荒域。
    越南船民被遣送回国后,新街场难民营被改建成“马来西亚工业园”。
    越南船民被遣送回国后,新街场难民营被改建成“马来西亚工业园”。
    撰稿:吕嘉敏
    旁述:黄治振
    剪辑:岑家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