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师无不言—— 大作家写小故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师无不言—— 大作家写小故事

    它们(按:给儿童写的故事)中间的每则故事我都加工、修改、润色多达十来次,它们在我的作品中所占的地位,是高于其他一切我所写的东西的。为孩子们服务,我感到很幸福。——列夫托尔斯泰



    说起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是《战争与和平》或《复活》,都被公认为世界经典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那段有名的开场白更是家喻户晓,“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比较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留下几部流传千古的皇皇巨著,托尔斯泰还花费十几年时间,为孩子们写了好几百篇小故事,把它们编成了“语文启蒙读本”。眼前这册绘本,就精选了其中三篇:《跳水》、《消防犬》、《鲨鱼》。

    伟大的文学经典作家,怀着一颗童心来到孩子面前,执笔写起儿童故事,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是否依旧呼风唤雨?抑或终于水土不服?

    托尔斯泰无疑是讲故事的高手。《战争与和平》,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百折千回,高潮迭起;《消防犬》,兢兢业业数百字,起承转合,余音绕梁。长篇巨著,要求的是作家的格局与耐力;短篇小品,挑战的是作家的才华与功力。如何在有限篇幅中,讲述精彩,精彩讲述,让人回味无穷?

    《鲨鱼》中,眼看鲨鱼距离两个男孩仅二十步之遥,炮手终于点燃了引火线:“‘轰’的一声,炮声响起,我们看到炮手趴在大炮下,两手捂着脸。那一瞬间,浓重的烟雾遮住了我们的视线,谁也不知道鲨鱼和男孩怎么样了。

    海面上的烟雾渐渐消散,周围开始有人低语,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响,最终,大伙儿都欢呼了起来。”

    写炮声、烟雾,写炮手、人们,写絮絮低语、高声欢呼,寥寥数笔,已让读者身临其境,一颗心仿佛悬于云霄飞车,心惊胆战。

    《跳水》中,猴子拎着男孩的帽子,挑衅地爬到桅杆的顶端:“猴子挺直身子,用一条后腿勾住绳索,把帽子挂在了最上面那根横木的末端,然后回到了桅杆顶上,它开心得哟,只管对着男孩挤眉弄眼。”

    轻描淡写,那只调皮逗趣的猴子瞬即跃然纸上,似乎就在对着读者手舞足蹈,耀武扬威。

    一流的文学作家,未必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间中涉及儿童观和创作姿态。许多作家为孩子写作,总会忍不住居高临下,讲理说教,以致丢失最珍贵的故事趣味。托尔斯泰巧妙地避开了这个误区,原因无他,只因其一心一意讲故事的创作态度。

    无论是《跳水》、《消防犬》还是《鲨鱼》,完全没有一丝说教意味。作家将所有力气与才华都倾注于故事之中,一心一意讲好每一个故事,带读者走进故事,将故事播种读者心灵。作家想说的一切,都已融于故事之中,故事说完了,功德也就圆满了。

    不得不提,为这三个故事插图的,是俄国著名插画家米哈伊尔贝齐科夫。贝齐科夫曾进入“IBBY世界最好插画家”荣誉列表,获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荣誉证书与圣彼得堡政府颁发的文学艺术奖。

    配合托尔斯泰的故事,贝齐科夫插了二十多幅精致与个性兼具的图。辽阔的大海、磅礴的船只、复杂的人们……故事的张力在插图的推波助澜下获得最大程度的扩张。精彩的故事,精致的插图,成就的是一段难忘的阅读享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