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学习在窗外,世界是教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学习在窗外,世界是教材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学习的内容不限于教科书上的知识,真实世界里的各种事物,都可以作为学习素材和对象。过去,教材是我们的全部世界;今天,全部世界都可以是我们的教材。(AHA社会创新学院创始人顾远)



    拍摄特备广告迎接农历新年,在我国已蔚然成风。不管是商业集团或摄影达人,都趁佳节期间推出作品,其中不乏诚意满满而又风格独特者。

    国能的《真非虚比》通过VR眼镜,抖出一系列叫人捧腹的笑料,带出虚构影像始终不如真情实感的深刻涵义;保诚保险的《天生我才必有用》,讲述经营功夫面一家人的故事,尝试让传统与现代对话;学院生黄德翰的《我可以买一份快乐吗?》从一位玩具店老板的视角,慢慢发现小男孩的心事,传达孩子需要陪伴而快乐可以很简单的讯息。

    用心制作的短片,值得细细玩味。上周三,学校开课,我将这三部短片带进四年级教室,开展了不一样的阅读教学。既然是教学,那就不能只是泛泛而观,需要设计,需要引导。播放短片前,我先抛出第一道问题——“短片讲了一个什么故事?”让学生带着任务观看短片,必要时可在本子上记下要点。看过短片,以流程图的方式展示情节推进。这要求不算太难,一方面能引导学生更用心地观看短片,一方面能训练学生的概括表达能力。

    理清了短片内容,我抛出第二道问题——“你觉得导演想通过短片传达什么?”讨论这个话题,学生需要联系短片内容提出观点。没有标准答案,只要言之有据、言之成理、能自圆其说就算达标。此刻,学生要求重播短片,我也欣然答应。二度观看,学生关注的不再是表面故事,而会去留意其中细节,揣摩人物内心,站在导演角度思考。因为话题的开放性,不同学生给出不同解读,彼此倾听,相互参考,特别有意思。

    对一部短片而言,创意无疑是最重要的。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既抓住观众目光,又传递深刻意涵,实在不简单。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短片,往往不是具备了奇妙的点子,就是运用了巧妙手法。于是,我再抛出第三道问题——“你认为这部短片最大的亮点在哪里?”先不讨论,让学生把各自想法写下,再分享交流。

    循以上思路,我带着学生看了前两部短片,手把手引导他们用关键词还原短片内容,发现短片细节并揭示故事背后意涵,赏析短片的奇思妙想。来到第三部短片,尝试完全放手,让学生按那三道问题,自主完成所有任务。经历这样的学习过程,希望学生今后看到拍得特别用心的影片,不要满足于作为一般观众去看表面故事,而能从专家角度与导演对话,玩味制作的匠心独运。

    教科书之外,值得带进教室的资源很多。篮球传奇柯比逝世,大部分学生都看到相关新闻和报导,却甚少有人真正了解柯比的奋斗历程,深入传奇背后的精神。何不抓紧机会,搜集文章和视频等各方资源,组织学生来一场探索之旅?武汉疫情沸沸扬扬,大部分学生似乎都略知一二而又不甚了了,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何不打铁趁热,引导学生阅读各种资料,厘清事件始末,探究背后脉络,反思个中问题?

    教育的目的是人。只要对学生学习有益,可以不分课内课外,放眼国际,善用资源,把世界带进教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