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期间一夜失业 舞蹈员 转战特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管制期间一夜失业 舞蹈员 转战特教

    (马六甲4日讯)一名来自东马的舞蹈员,在行动管制期失去了在马六甲的工作,还在一夜间被令离开宿舍,幸在机缘下找到一份在特殊中心任指导员的工作,虽是从零开始,却让心与生活得以在疫情中踏实起来。



    25岁的迪莫地是一名来自沙巴的卡达山杜顺族原住民,从小就拥有舞蹈细胞的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成为特教中心的指导员。

    当初,他离乡背景于2017年底渡海到马六甲,就是为了追寻在大舞台演出的梦想,未料到仅2年余,他就因疫情而失业,靠接济度日。

    迪莫地(右)的耐心,让他更容易胜任特殊青少年的指导员工作。
    迪莫地(右)的耐心,让他更容易胜任特殊青少年的指导员工作。

    与他一同到马六甲工作的东马舞蹈员共有30人左右,包括他的死党法利(巴瑶族)及莎莎(卡达山族)。他们自3月中的行动管制令不久,就接到解约的通知,所有舞蹈员被令马上离开宿舍。

    “其实,我和朋友在今年初已签订新合约,对于突然被解约,我们都感到很震惊,也不知所措。”

    离开宿舍后,他们成为了游民,为了省钱而合挤住在旅馆或民宿,迪莫地及沙利还是较为幸运的,他们后来迁入莎莎亲友的家暂住。

    迪莫地(左起)、法利及莎莎,以简单的舞蹈动作,教导特殊学员舞动身体。
    迪莫地(左起)、法利及莎莎,以简单的舞蹈动作,教导特殊学员舞动身体。

    连续数个月依靠积蓄过活,眼看就快用光了,他们还找不到工作,迪莫地心里挣扎着是否向家人求助以借钱买机票回乡,但这是他最不愿意走的一步。

    机缘下让他认识马六甲肯纳儿协会特殊青少年技职教育中心董事长黄玉环,后者是代一位朋友捐助蔬菜箱给马六甲卡达山杜顺协会,后了解到迪莫地等人的情况,刚好教育中心有空缺,迪莫地、法利及莎莎在应徵及接受培训后,如今已成为该中心指导员。

    迪莫地(左)指导一名学员收割蔬菜。
    迪莫地(左)指导一名学员收割蔬菜。

    迪莫地:庆幸找到有意义工作

    30名同失业的东马原住民舞蹈员,仅有迪莫地、沙利、莎莎及另外两人迄今仍留在马六甲,其他人都已返回自己的家乡。

    迪莫地对自己和两名死党能找到固定且富有意义的工作感到庆幸,据他了解,另外两名仍逗留在马六甲的舞蹈员,如今只是暂时做着打扫或帮佣的工作。

    他说,在特教中心工作后,才学习与特殊人士沟通,由于刚上班时,中心还在停课,为此参与了中心提供的特别培训,让他们得以掌握一些技巧。

    在特教中心举办的公益市集,迪莫地(右起)、莎莎及法利穿上传统服装,表演娱众。
    在特教中心举办的公益市集,迪莫地(右起)、莎莎及法利穿上传统服装,表演娱众。

    迪莫地自认脾气好,有耐心,这让他在指导特殊学员时,也能更快上手。除了进行技职工作指导,迪莫地与沙利等人也发挥所长,将简单的舞蹈动作纳入教学中,大家皆乐在其中。

    由于中心为慈善机构,迪莫地等人除了日常教学,也参与中心的公益筹款活动,并在活动上演出传统舞蹈。

    迪莫地庆幸能在生活最艰辛的时候,让他找到一份指导员的工作,让生活安定下来;教学过程融入他与死党最擅长的歌舞,让学员们乐在其中。
    迪莫地庆幸能在生活最艰辛的时候,让他找到一份指导员的工作,让生活安定下来;教学过程融入他与死党最擅长的歌舞,让学员们乐在其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