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沈国明

金丝带 文保运动

文 文 文

沈国明:吴建成:艺术反映生活现实,服务于生活现实!

十多年前,我有幸与吴建成校长初见面。那一次聚餐,是来自吉兰丹的刘泳乐老师邀我一起前往,并告诉我从事戏剧活动一定要认识吴校长。

大约10年后的2016年初,我正如火如荼地书写毕业论文,于是有了这一篇采访吴校长的珍贵记录篇。日前吴校长心脏衰竭抢救无效离世,特翻出年前的采访记录,并节录吴校长的口述给予缅怀。

2016年2月,吴建成(中)接受沈国明(左)专访。中为李亚遨。

●日期:2016年2月5日
●地点:林连玉基金办公室
●受访人:吴建成
●采访人:

沈:吴校长,您好。70年代初,您如何在马来亚大学华文学会推行演剧?

吴:当时,我们在校园推行活动非常谨慎,避免演变成华人反抗马来人。演出的哑剧有《大书包》。当时,英国人使用奴化教育来影响我们新一代,叫他们读书呀,不要关心社会呀什么的。不过,当时报章的评论(舞台表演)也不少,有几个记者经常写评论,从评论中也可以看见我们的活动。《春雷》是压轴戏,但最后演变成“梦雷”咯!哈哈!哈哈!其实,华文学会搞的演出是多元的,不是以戏剧为主。我们是想方设法找一些歌儿来唱呀!找一些舞来跳呀!找一些剧本来演呀!华文学会不是搞戏剧的组织。

《春雷》文艺大汇演海报。

沈:那个年代,话剧往往是重头戏吗?

吴:我们那时候(舞台表演)很少谈形式、谈技巧,我们是谈内容,突出阶级斗争,呵呵!!!表演艺术里面,戏剧是比较综合性的艺术,它比较能够尖锐地呈现社会的矛盾。

沈:如果当时舞台上没有话剧的表演元素,只是舞蹈和音乐的表演,是否就不会引起有关当局的关注呢?

《我们要生活》剧照。(照片:李亚遨先生提供)

吴:是会比较弱啦!不过其问题也不在这里啦,因为发展到后期,我们走到街头去了!这是一个社会运动,年轻人起来抗议!艺术要反映生活,这样的生活我们不能接受。所以,我们演出戏剧,我们会演到那种阶级矛盾,地主剥削农民啊!它整个是一个时代潮流啊!你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整个世界分成两大阵营嘛!一个是所谓苏联带头的社会主义阵营,它的理想是要实现共产主义,要结束这种阶级压迫!那么,另外一个是美国带头的,我们叫做资本主义阵营,我们只要能够实现民主,不需要实现什么革命,民主自由是最珍贵的东西。所以,这两个阵营各有各的追随者嘛!在马来西亚,政府就是接受美国这一套咯!印尼,是接受苏联那一套!所以,印尼反对马来西亚的成立!所以,有这个大环境的背景关系。像泰国,就倾向美国那边!那最尖锐的是东西德、朝鲜、南北越……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局面就是这样。

沈:话剧是当时的宣传工具吗?

吴:我们就提出“艺术反映生活现实,服务于生活现实”!生活现实就是反映工农民困苦,因为遭到剥削啊!所以要鼓吹工人团结,不管什么民族都要团结,来反对这个压迫制度。马来亚独立初期,国家还是很贫困,那时一个5分钱已经是很大了!那时我去上学,5分钱可以搭巴士去3英里以外的学校,5分钱罢了!

———《怀念吴建成校长》上篇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沈国明

金丝带 文保运动

相关文章

沈国明:从亮着天至进入黑夜

沈国明:马中建交50周年纪念

沈国明:涂上家国情感的颜色

沈国明:2023年结束前之感慨!

沈国明:一个白痴!

沈国明:又被骂了!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