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烧烤

淄博

文 文 文

5月大红 暴增700店 “淄博烧烤”7月 就凉了

(北京5日综合电)中国今年“五一假期”红极一时山东,如今从流量巅峰回归到常态。因生意降温,不少店铺贴上“转租”公告,连带影响相关的其他产业同趋惨淡。

中国五一长假期间,到山东淄博吃烧烤的群众。

中国媒体报导,58同城网站上出现数百条店铺的转让讯息,其中不少店面打出新开业、新装修与新设备的特点,希望把店面转让出去。

一名业者指出,大部分店铺转让的主因是没有生意,亏损过大。现在转让可以及时止损,在市场尚未完全冷却前,挽回一点损失。

报导引述抖音旗下的巨量算数显示,“”关键词的搜索指数在4月9日达到首个小高峰,为247.67万,并在4月29日达到了1105.79万的峰值。但是,在五一假期间,数据呈下跌趋势,6月30日数值仅为10.91万。

一名淄博烧烤的工作人员查看订单。

报导指出,并非“”不火,而是从流量巅峰期回归常态,一些老店家、网红店仍需要排队,只是等待时间不用那么长,这些店家应原本就有老客户,尽管热度减少了,对这些店家影响不致那么巨大。但对近期一窝蜂投入的店家而言,影响就非常大。


报导访问一名在张店区经营一家150平方公尺左右的店主周德,周德说,“我们这算断崖式下跌”,现在每天仅约2、3桌客人,没办法维持日常开支。

周德原是网约车司机,他在今年4月改行投入行业,他形容他开店时是“出道即巅峰”。今年五一期间是生意最火的时候,一天能翻桌100多次,下午3点不到,就排起长队,凌晨2、3点宾客满座,当时他忙得不可开交,一天只能睡2、3小时。

中国中国五一长假期间,到山东淄博吃烧烤的群众。

此外,连带的是行业的各环节带来挑战与压力。小饼是产业链中的上游。当地邹记小饼负责人李震震说,他4月份开始进入小饼的行业,每天凌晨4点开始制作小饼,而店老板们会在凌晨3点甚至更早就来排队取饼,因为怕稍微晚饼就会售罄。当时,李震震雇了10多个人制作小饼。

李震震表示,“一饼难求”的状态只持续了2个月的时间。的热度从3月份逐渐上升,在4月份达到巅峰,但之后开始下降。最明显的体现就是订单量的减少,原本“一饼难求”,但现在随着需求的下降,他每天的产量也降至3000、5000包。

据他介绍,如今仅张店区就有100多家做小饼的厂家,而过去整个市也不过50家左右。

淄博烧烤带动小饼业“一饼难求”盛况,但也只维持2个月。

连增指出,虽然当地行业发展迅速,但忽视了网红经济生命周期的有限性,尤其是当爆火过后,如何消化供应过剩将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他指出,“供给大于需求的情况下,生意不如之前,自然会出现许多店转让或倒闭的情况”。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特聘专家王笑宇则表示,旅游市场的供给端需要两个方面的改进。公共服务水平的持续提升,以及旅游产品的差异化打造、吸引力重塑和持续优化,旨在让游客来了还想再来。

迎接淄博烧烤人群,当地在五一长假前,新辟可容大1200辆车的大型停车场。

他说,“很显然,只做好了前者”。

原是山东一座没没无闻的化工城市。它的走红,有一说是疫情期间,山东大学的学生被拉到的方舱进行隔离,当地人对他们十分照顾,包含安排学生住有品质的酒店、宾馆,并在隔离快结束时给他们吃了。因此有些学生说,“等到疫情结束,再来”。

不过,不论是什么因素让爆红,它的火热都与社群媒体上的传播,以及疫后中国民众想往外走有关。

文 综合报导
图 新华社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烧烤

淄博

相关文章

关窗开空调 烧炭烤肉 12人一氧化碳中毒送医

会员文:悦食堂|柴香烧烤非一般滋味

男子爱吃烧烤 恶心狂吐就医 感染E形肝炎

◤悦食堂◢ 串起热闹氛围

爱在山东|走进淄博 邂逅别样精彩 ②

爱在山东|走进淄博 邂逅别样精彩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