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快步长廊

温任平

文 文 文

温任平:建文帝在逃:序陈蝶的武侠长篇(二)

(二)

忏情的蛛丝马迹,比武艺的较量有趣。

金庸小说的武功有东方不败为标杆,有周伯通的左右手互搏的空明拳为诡奇。古龙的小李飞刀,得个讲字,却确能割断敌人喉咽于瞬间。

我们都见识过、古龙笔下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决斗于紫禁之巅,过程留白,可剧力万钧。陈蝶的武打是传统的梁羽生、卧龙生、金童一路,他们的招式比他们温和甚至更“合理”,说得难听一些:没什么看头。

如实的说,陈蝶的武侠不是百晓生的排名,而是借武侠的大氅披在西马、东马的版图,以马来族裔的背景,一些人物甚至是马来民族英雄,写南邦人文交错与流动。


作者把一生的文化与感情际遇也写进去,作者不知不觉,同时建立感情的乌托邦(Utopia)与乌有邦(Ou-topia)。

(三)

小说中的主轴是协助建文帝,这过程得躲避朱棣锦衣卫的追杀。这是600年前的历史,框在当下,保持客观距离、美学距离。

从还珠楼主开始的《蜀山剑侠传》,到晚近的金庸古龙温瑞安黄易的作品,虚构玄幻诡异是中国武侠小说的特色,因此600年的明初,与当前大马情境时空交叠的虚构,就没有合不合逻辑的困扰。

把自己的经历变形叙述出来,甚至有趣,把东西马文学/文化界人士,一个个“改头换面”成了武侠,老实说,阿蝶实在有点“大胆妄为”,但作者懂得拿捏分寸,没有得罪任何人。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李系德(原名李英华),曾把70年代末,马华华文写作人筹组阶段的舌战,写成两派人马的江湖冲突,李系德以谐谑体写文艺武林,对陈蝶而言不无启示。李系德写文章志在调侃,陈蝶以时空交错的布展,写自传情史并且为武侠小说的“琼瓦”(Genre)多加一片情瓴。

侠义精神

金庸古龙的绝世奇功,内力罡气到五花八门的武器,珠玉在前,陈蝶显然无意“发明”、“创造”新的武艺/武功超越前人。

武侠小说只是一个包装,打斗的功夫停留在50~60年代的阶段,读者并不在意,读者更留意的是武侠--尤其是侠义精神--与大马文坛点点滴滴的关系,还有诸多情缘情债的下落。

“侠义精神”是小说的精神主轴之一。龙伯的奋不顾身救助主子,是侠义精神也是护主重责。武侠小说愈是往后发展,剑击武打愈来愈不重要,对作者而言,对评论者来说,八宗恋情,除了花紫微与伊无诗,其他诸如第一女主角蜨姑、罗慕华、梁一禅、易雁寒;凌嫣与建文帝;花紫微与王长波;尤蒂与邢如灰;云晚裳与赖郁;方真真与赖郁:方真真与温晴侠……都没好结局,反而引起吾人对作者爱情观的蠡测。

女主角蜨姑的”四角恋“在所有恋情中,最错综复杂,带点中国三十年代张恨水的鸳鸯蝴蝶派小说的趣味。
作者的爱情观是佛系因缘式的,花开花谢自有其时,她没从佛学的角度深究从佛家、佛教、释的因缘观,反而更着力描绘,一对对男女从缘起的邂逅、相爱,到缘尽的放下、离开,还有过程对当事人的影响与改变。102行(二)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快步长廊

温任平

相关文章

温任平:元亨利贞看“离火”运

温任平:黄金、比特币的地板与天花板

温任平:比特币在甲辰:武曲化禄对武曲化科

温任平:甲辰年的紫微共相、太岁与生克意义

温任平:甲辰年:三元九运的离火运肇始

温任平:建文帝在逃:序陈蝶的武侠长篇(五)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