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邦诗剑烟云录(完結篇)|蜨姑下落無人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南邦诗剑烟云录(完結篇)|蜨姑下落無人知

    第二百零三篇:蜨姑下落無人知

    哦,相信是出家去了吧,听过建文帝故事,她欣赏商常在放下一切,蜨姑好像悟性颇高,剑法口诀里面那句杀杀无赦泪难干,应该让她千回百转!如今万事已了,正是无牵无挂时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牛千斤皱眉道:“听说蜨姑讲过,打死都不会出家,她可留恋红尘呢。世事难料,谁承想,那个当年四大高手之一商常在,竟然在法无寺出家多年之后,悄悄还俗了!”

    大家惊愕不已,连续问道:“难道是不甘寂寞于那古佛青灯?俗念再起?岂不是留恋世间?”

    牛千斤忽然垂目轻轻叹口气道:“法无寺住持看出他好像是尘缘深重,着他回到凡俗之地再走一遭,我听闻,他还俗便是为了寻找蜨姑。”

    毕竟大家对商常在十分陌生,也对此事不再议论,反而热衷谈论蜨姑踪迹。


    我看,她一定是到毒姑姑墓地吊唁了,教她奔马十剑,十剑完全打了出来,姑姑却死了,怎不锥心之痛啊!

    怎会没去那边找啊,蜨姑影子都见不到。

    除了伊无诗,还有谁也去找了?

    牛师父摇摇头道“她管家汉素龙一家人都找到快崩溃了,连刚迦国那里都去找过!她闺中好友林榕明查暗访,一路按着线索,拉着路人不断地问,有没有见着一个姑娘,嗯,一个老姑娘来过此处,有人告诉她,发现真有一个女子流连在望秦坡、草香崖、惊马道、黄叶路、莲邦茶楼与紫藤茶馆。到了茶楼却不进去,又不见她与谁人有约,这才奇怪哪!”

    学员之中也有数个女子,听了这话颇受触动。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莫非蜨姑疯掉了么,受了那么大刺激,是我也会发疯!

    牛千斤发怒道:“你才发疯呢!”

    学员还不死心,又问道:“她不会无端端凭空消失吧,她有豢养什么猫儿狗儿么,一般人爱恋动物,不会舍得离开它们。”

    牛千斤苦笑道:“难得出了一个狄仁杰学徒,我也问过她管家汉素龙,原来她拥有一只波斯混合本地种猫儿,生得浅浅白褐色,毛绒绒、圆滚滚、沉甸甸、软绵绵、暖呼呼,是她最爱,可是这猫儿还在家,直喵喵叫着等她回来呢。”

    “那么她那名剑,有带走么?”

    “啊,她有两把剑,奔马剑,与秦乙仕所送温柔慈悲剑,这两把家伙,都搁在妆台上。还有,我打听到,她书桌上还排列着三枚暗器,这些夺命飞针,属于邢如灰。飞针叫做什么‘初心’,‘遗忘’与‘梦醒’!我也感到奇怪,她好像不曾用过什么暗器,这些飞针表示什么意思呢?她师叔与师婶夫妇可能知道什么涵义,只是都哭丧着脸,啥也不说。”

    “猫在,剑也在,人应该没走远吧!”

    “唉,你们不问,那些刑部人员也早都来问了,老郡主极为挂心,命令刑部彻查此事!我牛千斤一介武夫,算不得有什么文化,只是打听一些,自己琢磨一些。你们想,一只猫,两把剑,三枚飞针,和四个高手名字,意味着什么秘密呀?我可懵了!那四个名字可是端端正正墨字写在宣纸,摆在桌子上。蜨姑又不是初学书法,干嘛写上那些名字,何况一个在天,一个在庙,一个在外,一个在里,真不知道她打什么哑谜!可能,可能是个千古奇案啊!”

    “她必然太想念四大高手了,咦,可是尚有一个师叔嘛!牛师父都不知道,我们更不知道了,不怕不怕,南邦国能有多大,郡阁如此厚德,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她!”

    大家这样想着做了结论,也都不再为她发愁,各自再度站立起来,尽情伸展四肢,口里嚷嚷道:天哪,在地上屈着腿坐了几个时辰,筋骨都快散掉了!

    (全文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