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旅车被撞下海◢ 撞昏坠海也会被海水冲醒 司机错过自救时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休旅车被撞下海◢ 撞昏坠海也会被海水冲醒 司机错过自救时间

    (怡保30日讯)日前从槟城大桥连人带车,被撞下海的华裔司机,错过了仅有的“两分钟黄金自救时间”!



    “槟城休旅车坠海事件”蛙人搜寻队伍总指挥莫哈末再那少校指出,根据休旅车被撞下海的视频,休旅车被撞后翻滚数圈才跌下海,即使司机在桥上被撞得昏迷,坠海刹那,也会被冲击力大和冷冷的海水冲醒。

    他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人类最多在水里闭气两分钟,否则就会溺毙。休旅车被撞入海,司机应在海中就清醒了,但一般人的反应难以冷静,只想即时离开,这从在车内的死者一只手向上举高得知。

    莫哈末再那在海事执法机构瓜拉古楼海事区办事处,向记者道出此案休旅车司机被撞下海后,可能遇到的情景。

    海事执法机构、消拯局、海警和海军组成的40名临时蛙人队,分批两人一组,多次潜入海底寻找休旅车。(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海事执法机构、消拯局、海警和海军组成的40名临时蛙人队,分批两人一组,多次潜入海底寻找休旅车。(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独家摄影:余佩妮)

    勿相信电影情节

    他指出,一般人在此情况下,只想逃离,忘了要先松脱安全带,即使是资深蛙人,也未必在此情景和短短两分钟内冷静想到,更何况是在湍急海流的海底。

    “不要相信电影情节,在这么短时间内,很少人可以奇迹逃生。”

    莫哈末再那也是海事执法机构瓜拉古楼海事区主任,陪同者有海事区副主任阿查。

    槟城于1月20日(周日)凌晨,发生休旅车坠海事件后,莫哈末再那和阿查隔天早上受召从霹州瓜拉古楼,迅速赶到槟城。

    海事执法机构、消拯局、海警和海军各派蛙人到现场,合共40名蛙人;莫哈末再那是当中最资深的蛙人之一,成了现场联合蛙人队伍的总指挥。

    莫哈末再那指出,他受召前往现场途中,根据本身经验和知识,对坠海休旅车司机的逃生几率,已不抱太大希望。

    “这场意外的情况,这名司机不可能生还,已过了最可能自救的时间。”

    他解释,两分钟黄金时间,如同一个人心脏病发作,如果两分钟内没有获救,同样会死亡。

    蛙人下海前必须确保装备齐全,本身安全才可搜寻或拯救。(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蛙人下海前必须确保装备齐全,本身安全才可搜寻或拯救。(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海底很暗有急流

    “如果你了解海底零可见度的黑暗和急流情况,就不会说我们不专业了”。

    “槟城休旅车坠海事件”蛙人队总指挥莫哈末再那,反驳公众指责消拯蛙人不专业的说法,指海底拯救情况,不是陆上的人可想像。

    他指出,在海底的可见度是零,蛙人是在黑暗中如同盲人摸象般,在急湍海流中缓慢执行任务。

    莫哈末再那说,基于安全考量,蛙人在这场行动,每次下海的时间很短促,必须由不同的蛙人来接手之前下海蛙人的任务。

    “声纳系统定位坠海的休旅车后,蛙人去证实、蛙人分批连接吊车绳子和坠海车,这些看来在陆地很简单的动作,在黑暗海底的海流中就不容易办到。”

    蛙人成焦点压力大

    “很多人在现场看着我们,蛙人都很有压力,我们多危险都要下海!”

    莫哈末再那说,槟城休旅车坠海案发后,很多人在现场围观,更多是各单位和媒体人员在场等候最新消息,并时刻注意蛙人的行动。

    “蛙人在海底搜寻有一定的程序,以确保安全。但这次事件,很多人在看着我们,有时候,我们冒着生命危险,不得不下海执行任务。”

    他举例,定位和发现坠海车时是下午时分,但吊车迟至傍晚才抵达现场,此时因海底有退潮急流。

    “蛙人在以上情况下,本因危险而不宜下海,但当时太多人看着和等我们的下一步行动,蛙人只好下海行动。”

    莫哈末再那形容,在湍急的海流里,蛙人紧捉住绳子,如同飘扬的国旗。

    蛙人入海时,派上用场的器材。
    蛙人入海时,派上用场的器材。

    急流或会“冲散”尸体

    “海底海流很快,一旦触动浸泡水内3天的死者遗体,随时可能被海流冲得肢解。”

    莫哈末再那说,蛙人曾受指示先移出车内死者遗体,送返海上,但基于海底急流,蛙人不能触动死者,否则会“冲散”尸体。

    他解释,因为海底急流很快,死者遗体泡浸海水已久,如果蛙人欲拉死者手臂,急流就会“冲断”,令“尸手分家”。

    莫哈末再那指出,他向上司讲解以上情况获允,蛙人最终没有先移走死者遗体。

    “我们于1月20日抵达现场,当天还未发现坠海休旅车的位置;至121日才由声纳(Sonar)器材搜寻到正确位置,但这时遇到退潮急流,海底很危险,不能行动直至隔天。”

    他说,蛙人在22日同需避开涨潮和退潮急流,才可潜入海底,因此至当天下午5时40分才吊起坠海休旅车。

    莫哈末再那(左起)和阿查,是海事执法机构瓜拉古楼海事区主任和副主任,也是资深蛙人。
    莫哈末再那(左起)和阿查,是海事执法机构瓜拉古楼海事区主任和副主任,也是资深蛙人。

    轮流下潜15分钟

    莫哈末再那说,蛙人每次潜入海底是15分钟,轮流上阵才可抢先机,以便在最快时间吊起坠海休旅车。

    “蛙人不能长时间潜入海底,每隔15分钟必须进行一些安全程序,才可再次入海。因此,蛙人队成员轮流入海,这样就不浪费时间。”

    他指出,蛙人队抵达现场首日,每两人一组共入海4次,由海事执法机构和海军8名蛙人进行。

    “未确定坠海休旅车的位置前,蛙人从上午11时至下午3时,根据各可疑位置,以绳索搜寻(Jackstay Search)和循环搜寻(circular Search)。”

    莫哈末再那说,此时海流是7海里(7 knots),比安全的3海里(3 knots)高很多,不能再继续搜寻。

    “隔天,由声纳系统成功定位,我们再派蛙人下海确定位子和找到坠海休旅车,但天暗海底更暗,无法再派蛙人下海。”

    船底螺旋桨危及蛙人

    莫哈末再那说,搜寻期间,很多船只停泊在蛙人附近,船底螺旋桨随时可伤害蛙人。

    “事发后,太多人和单位到现场,这些人包括媒体、警方、民防部队、消拯局和一些执法或政府单位,大大小小的船只有10余艘。”

    莫哈末再那指出,实际上,蛙人下海时,最安全的情况是附近完全没有船只。

    “可想而知,蛙人下海搜寻时,是多么危险。”

    他说,有些载有媒体船只,为了更近距离拍摄,驶至很靠近,蛙人随时会因船底螺旋桨而受伤,甚至丧命。

    蛙人多次下海,在零可见度的海底摸索,始成功用绳索捆绑坠海休旅车的车辋,最后以大钩吊上桥面。(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蛙人多次下海,在零可见度的海底摸索,始成功用绳索捆绑坠海休旅车的车辋,最后以大钩吊上桥面。(海事执法机构提供)

    水母螫伤3蛙人

    水母袭蛙人!

    莫哈末再那说,蛙人在这次行动下海时,多次遇到涨潮和退潮海流,过急海流带来无数水母,螫伤其中3名下海执行任务的蛙人。

    他指出,这些数以百计的水母经过,蛙人在海底“零”可见度,就会与水母相撞而遭螫伤。

    莫哈末再那说,也有大量水母依附在连接坠海车的绳子上,蛙人从海面捉绳子往下潜时,这些水母也会螫伤蛙人。

    他指出,3名遭螫伤的蛙人当中,2人来自海事执法机构,1人来自海军,受伤部位包括脸部和胸部。

    车坠海搜救逾37小时

    “槟城休旅车被撞下海”案于1月20日清晨2时50分,在槟城大桥发生,黑色丰田Vios疑似超速超车,撞向马自达白色休旅车,休旅车翻滚后坠海,20岁司机梅匀鉼下落不明。

    事发后,搜救人员争取黄金时间到海上寻找休旅车,却未寻获,20日当天也一直在事发地点半径50尺范围搜寻,但无功而返。

    搜救期间曾因海浪及急流,为了搜救人员的安全,暂停搜寻行动。

    经过逾37小时搜寻,搜救队伍于21日下午4时许,在槟城大桥底下第34柱子处,找到白色休旅车,车内有一具尸体,根据尸体的动作,当时司机看来试图逃出车外,但不成功。

    在蛙人和各单位配合下,22日下午5时40分把坠海休旅车,随同死者遗体吊上大桥。

    感谢私人公司借声纳器材

    远水救不了近火,所幸槟城一家私人公司慷慨借出海底声纳搜寻器材,令蛙人更快找到坠海的休旅车。

    莫哈末再那说,虽海军和海事执法机构都有海底声纳(Sonar)搜寻器,基于远在雪兰莪巴生和霹雳红土坎,因此不能快速运到槟城。

    “在消拯局联络和安排下,槟城这家本地海洋科技公司,很快就运了海底声纳搜寻器材(Teledyne T20P)到来,蛙人都感谢这家公司。”

    莫哈末再那指出,该器材可搜寻深入400尺下的海底,属于高端海底搜寻器材,下海半小时内就可定位坠海车。

    声纳,是一种利用声波反射的原理,提供海床水平影像的水下探勘仪器,优点为可对海床做大范围区域的探测调查,在海床地貌描绘、海床沉积物性质辨别,及水中目标物搜寻等水下工作上,均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

    独家报导:余佩妮
    独家摄影:黄敬疄
    独家专访:海事执法机构瓜拉古楼海事区主任莫哈末再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