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子宫肌瘤

文 文 文

切子宫肌瘤 突告流血不止 华妇枉死 家人喊告

(芙蓉25日讯)华裔妇女到一家私院接受切除手术,岂料出院时是冷冰冰遗体,家属疑院方和医生医疗疏忽导致至亲送命,也不满院方图隐瞒死者死因,决定采取法律行动追究!

据了解,在动手术前,院方曾告诉死者这只是小手术,但手术进行期间却突指肌瘤体积过大导致病人流血不止,需转院和由更有经验的医生治疗;但过后却不让家人替病人转入中央医院,结果她在一天后突然出现呼吸困难而失救。

家人欲向院方索取100万赔偿及合理的解释,以为死者讨回公道。

这起疑涉及医疗疏忽事故是发生在芙蓉一间私立医院,死者是来自森州波德申的林美环(39岁),她与丈夫颜学祥(43岁)育有3名分别8岁、11岁及13岁的孩子。其丈夫及亲友今早在代表律师吴健南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道出事情经过。

一名华裔妇女入院进行子宫肌瘤切除手术失败后,在医院不幸离世,家属通过法律行动为死者讨回公道,左起为刘泉威、陈贞娣、林巧稜、吴健南及颜学祥。



(视频拍摄:黄健伟)


手术期间流血不止

吴健南说,根据颜氏告知,其妻子因肚子痛,于今年1月4日至6日到该院求诊,医生发现死者子宫长肌瘤,便将死者转介妇科,由妇科专科医生治疗。

他说,妇科医生为林氏检查后,指有信心为她做风险低的割除肌瘤小手术 ,死者也决定在1月11日上午接受手术。但手术进行当天,医生匆匆从手术室出来,指手术失败,死者被转入深切治疗部。

颜学祥(右起)在吴健南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要求医院针对妻子的死亡给予合理解释。

“当时医生说,死者肌瘤体积太大,手术时流血不止,无法切除,所以需要时间安排将死者转入另一间医院,由更有经验的医生治疗。”

他说,当时死者丈夫曾谘询本身的家庭医生,对方建议将死者转入中央医院治疗,但该名妇科医生指死者情况稳定,拒绝为死者转院。在当天下午死者身体曾发热,不过医生仍指死者情况稳定。

他指出,12日上午9时许死者可以进食,院方也安排死者在14日出院,但在12日下午3时许,死者出现呼吸困难,抢救后宣告不治,在下午5时45分逝世。

没露脸没交代没账单
家属疑院方瞒死因

负责动手术的妇科医生事发后全程没有露脸,甚至没有亲自向死者家属交代;而且,院方事发至今两个月,也还未针对死者的医疗费用开出账单,令到家人更加怀疑!

代表律师吴健南指出,在死者逝世后,与家属接洽的并非该妇科医生,而是由另一名医生(A医生)出来回应,指相关妇科医生不谙华语,所以代为接洽。

他说,家属原要进行解剖,以查明死者的死因,但这名A医生指遗体须送往中央医院太平间进行解剖,耗时约两周或更长的时间。由于家属当时心情悲伤,加上不想延迟妻子的葬礼,决定不进行解剖。

他指出,死者的死亡证书显示死因是血栓造成,与手术失败完全没有关系,因此家属怀疑院方及两名医生有误导解剖程序及试图隐瞒死者的真正死因。

他说,死者已逝世两个月,院方却未针对死者的医疗费用开出账单,家属有理由怀疑院方试图隐瞒真相。

颜学祥指出,妻子看诊时与妇科医生都是使用华语交谈,妻子出事后,妇科医生却需要A医生来翻译,让他非常纳闷。而他决定不为妻子进行解剖后,妇科医生曾向他说明一旦做了该决定(不解剖),就不能起诉对方或医院。

出席者包括代表律师刘泉威、死者胞姐林巧稜、亲友陈贞娣等。

吴健南限院方7天内回复

吴健南指出,他代表家属在3月10日向医院、妇科医生及A医生发出律师信,要求院方针对医疗疏忽造成死者逝世一事索取100万赔偿及给予合理解释,而医院及A医生分别在21日及17日通过律师回复,指需要时间调查。

“妇科医生则在16日回复,要求死者丈夫提供文件证明与死者是夫妻关系,妇科医生是进行手术的医生,提出这样的要求不仅不合理,院方及A医生指需时调查也有拖延时间之嫌。”

他说,除了代表家属执行法律行动,他也向院方发出最后7天通牒,要求院方在7天内做出完整回复,毕竟这是涉及严重医疗疏忽及试图隐瞒真正死因的刑事指控,否则他将代表家属入禀法庭,为死者争取公道 。

他说,家属已在1月26日及2月8日报案,他要求警方尽快调查,他也会向大马医药协会(MMA)投诉,要求调查有关医生是否还适合进行专科医生职务,以免有更多无辜者受害。

血栓部位无关手术
夫质疑妻死因

颜学祥指出,在手术进行前,他陪伴妻子看诊时,妇科医生曾指该手术属于低风险的小手术,如进产房生孩子。

他说,根据院方告知,妻子的肺部出现血栓导致呼吸困难抢救无效,但他质疑,出现血栓的部位与切除手术无关。

“妻子在11日进行手术,原在10日需要进院进行一系列检查,鉴定是否适合进行手术,但该妇科医生在10日上午却只进行超声波扫描 ,便吩咐妻子回家。”

当时他对此感到纳闷,问医生不是应入院进行一系列检查?该妇科医生才安排入院手续,妻子入院后也没有见过该医生,直到11日上午,妻子进入手术室后,他在手术室外等候时,才看见妇科医生匆忙赶到手术室。

他对妇科医生在看诊及进行手术的程序感到疑惑,于是决定采取法律行动。

他说,妻子未进行手术前还很健康,一瞬间就成了冷冰的尸体,留下他与三名孩子,三名孩子年纪还小就失去母亲。在他道出妻子的离世时,不禁落泪。

死者胞姐:肌瘤15×10公分

医生指风险低

死者胞姐林巧稜指出,胞妹进行手术前曾与她联系,告诉她子宫有一颗15×10公分的肌瘤,需进行切除手术。当时她曾询问胞妹手术风险,胞妹说妇科医生指风险很低。

在胞妹逝世后,她留下胞妹13岁的长子办理领尸手续,岂料因未到18岁而不能办理,所幸当时有安排另一名亲属陪伴外甥,才顺利完成领尸手续。

“当时没有任何医护人员给予指示,整个领尸程序不清不楚,我对医院的办事效率感到失望。”

另外,死者的亲友陈贞娣是死者逝世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她指本身有亲人是医生,她曾问妇科医生为何不将死者转入中央医院治疗,但妇科医生却指死者情况稳定。

她认为妇科医生的医疗手法及说法都不合理,对死者的离世她感到非常伤心。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子宫肌瘤

相关文章

◤健康百科◢有这警讯就要看妇科

◤健康百科◢子宫肌瘤 何时要手术治疗?

新婚妇须切除子宫 长肌瘤盼夫不嫌弃

女子频尿肚子胀 检查惊见27公分子宫肌瘤

◤健康百科◢“大姨妈”应接不暇或子宫肌瘤作怪

◤顾名思医◢大约20~40%育龄女性受影响 子宫肌瘤未必切除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