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听说跑步会回来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听说跑步会回来

缓增至7,倾斜度也渐调去7,心跳加速达120,按指标已是健康锻炼水平,就稳定下来。



目光游移至健身房外,灯光照着一泓池水。风来时,起皱的水面上,狐尾巴晃过来、摇过去,撩拨著水波,卿卿我我,——那是狐尾棕的倒影!多美好的夜色!

自从住进西部校园,健身房、游泳池等运动设施,十分钟步行距离就能抵达,我却常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看书,久久没运动,好像冬眠的蟒蛇,吞饱了,未及消化就睡熟。告诉别人也说服不了,更早以前是中学生,锻炼跆拳道,是怎样一个运动得夸张的日子呀!一字马、青蛙跳、挥拳、踢腿、擒拿、攻守、闪避……每周两天,各两小时,一个劲儿呼呀喝的,回到家,站在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哥哥身旁,闹着要和他比试,兴奋得已成武林高人似的……

不大不小几个男孩,在邻近壁球室外你推我挤,不知玩些什么。几个大学生在打壁球,猛力挥动着球拍。大学时期,我黑得像鬼。虽然少了像他们这般的运动,到底经常跟着讲师、系友穿林走巷,上山下海,喜欢太阳喜欢得要命,身子是健壮的。

毕业以后上班,运动时光又回来。上健身房跑步,参加搏击格斗班,在动感的音乐中进行训练,越投入越兴奋。这是打球、跑步、拳击等一切形式运动的好处。我们可以不管那是什么,只要认认真真运动过,体会到“香汗淋漓”的惬意,在适当的时机,它就会再次出现,陪伴我们,让我们完完整整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属于自己。

一名男子进来,在我和伴侣之间一台跑步机上跑着。他不断按键加速,脚步像在猛力拍打机器的心脏,一巴掌一巴掌声声响,接替不断。我用眼角偷瞄他跑步机上的屏幕一眼,只见消耗的卡路里并不多,没有对跑步的基本知识多做些了解,唯恐健身不成反伤身呢!

空调器放送一阵阵冷风,身体还嫌热,在跑步机上快走半小时,已汗湿了一背。伴侣仍在奋力运动中。我看见两台熟悉的滑步机,在健身室一隅,开心地跨上去,按了又按“Start”键,始终启动不了。直到一名正在举重的女子迎上来,轻声告诉我说:“要踩了,才能启动的。”我红著脸,想不起从前上健身房,是怎么使用滑步机了,只记得在滑步机上运动,喜欢得紧。笑自己傻了。

两脚分立,踩上两个踏板,刚好身穿青绿上衣、花热裤,仿彿一只青蛙或癞蛤蟆,套上脚蹼,站稳了,开始滑步,手握著非固定式把手前后摆动,逆水泛舟似的,非常吃力,咕呱咕呱呱,比提着大袋扛在肩上,一次踩好几级石阶还气喘,很窘。

我手脚停止了动作,才倏然惊觉自己在滑步机上,我近乎滑不了步。“不行了,”我走向此时已候在一旁的伴侣,垂下眼皮告诉他。一粒粒汗珠在胸口、额头上渗个不停?。汗酸在空气里如涟漪般扩散,脸热热的。

明天,明天,我们再努力吧!能跑得多远我不管,重要的是,我知道跑步它已回来。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