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聽說跑步會回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聽說跑步會回來

    緩增至7,傾斜度也漸調去7,心跳加速達120,按指標已是健康鍛煉水平,就穩定下來。



    目光游移至健身房外,燈光照著一泓池水。風來時,起皺的水面上,狐尾巴晃過來、搖過去,撩撥著水波,卿卿我我,——那是狐尾棕的倒影!多美好的夜色!

    自從住進西部校園,健身房、游泳池等運動設施,十分鐘步行距離就能抵達,我卻常把自己關在宿舍裡看書,久久沒運動,好像冬眠的蟒蛇,吞飽了,未及消化就睡熟。告訴別人也說服不了,更早以前是中學生,鍛煉跆拳道,是怎樣一個運動得誇張的日子呀!一字馬、青蛙跳、揮拳、踢腿、擒拿、攻守、閃避……每週兩天,各兩小時,一個勁兒呼呀喝的,回到家,站在比我高出一個頭的哥哥身旁,鬧著要和他比試,興奮得已成武林高人似的……

    不大不小幾個男孩,在鄰近壁球室外你推我擠,不知玩些什麼。幾個大學生在打壁球,猛力揮動著球拍。大學時期,我黑得像鬼。雖然少了像他們這般的運動,到底經常跟著講師、系友穿林走巷,上山下海,喜歡太陽喜歡得要命,身子是健壯的。

    畢業以后上班,運動時光又回來。上健身房跑步,參加搏擊格鬥班,在動感的音樂中進行訓練,越投入越興奮。這是打球、跑步、拳擊等一切形式運動的好處。我們可以不管那是什麼,只要認認真真運動過,體會到“香汗淋漓”的愜意,在適當的時機,它就會再次出現,陪伴我們,讓我們完完整整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屬于自己。

    一名男子進來,在我和伴侶之間一台跑步機上跑著。他不斷按鍵加速,腳步像在猛力拍打機器的心臟,一巴掌一巴掌聲聲響,接替不斷。我用眼角偷瞄他跑步機上的屏幕一眼,只見消耗的卡路里並不多,沒有對跑步的基本知識多做些瞭解,唯恐健身不成反傷身呢!

    空調器放送一陣陣冷風,身體還嫌熱,在跑步機上快走半小時,已汗濕了一背。伴侶仍在奮力運動中。我看見兩台熟悉的滑步機,在健身室一隅,開心地跨上去,按了又按“Start”鍵,始終啟動不了。直到一名正在舉重的女子迎上來,輕聲告訴我說:“要踩了,才能啟動的。”我紅著臉,想不起從前上健身房,是怎麼使用滑步機了,只記得在滑步機上運動,喜歡得緊。笑自己傻了。

    兩腳分立,踩上兩個踏板,剛好身穿青綠上衣、花熱褲,仿彿一隻青蛙或癩蛤蟆,套上腳蹼,站穩了,開始滑步,手握著非固定式把手前后擺動,逆水泛舟似的,非常吃力,咕呱咕呱呱,比提著大袋扛在肩上,一次踩好幾級石階還氣喘,很窘。

    我手腳停止了動作,才倏然驚覺自己在滑步機上,我近乎滑不了步。“不行了,”我走向此時已候在一旁的伴侶,垂下眼皮告訴他。一粒粒汗珠在胸口、額頭上滲個不停?。汗酸在空氣裡如漣漪般擴散,臉熱熱的。

    明天,明天,我們再努力吧!能跑得多遠我不管,重要的是,我知道跑步它已回來。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