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瀑布打坐后 下水练闭气 猝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男子瀑布打坐后 下水练闭气 猝死

    (林明11日讯)一名华裔青年今早在林明彩虹瀑布打坐后,下水训练闭气时,突然失去知觉,最终不治。



    消息透露,来自吉隆坡的死者谢翰阳(31岁,待业),昨晚与朋友抵达林明市,并在民宿过夜。他们今晨6时45分在林明乘坐四轮驱动车前往彩虹瀑布。

    据悉,他们抵达彩虹瀑布时约早上8时45分,死者也坐在瀑布下的石头上打坐。约莫半小时后,死者走下水潭闭气。死者在水中闭气约4分钟后,仍不见起身。

    其友人随后发现不妥,数人把已昏迷的死者抬上岸边,现场数名游客医生也立即施援,为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术(CPR),却徒劳无功。

    其友人之后致电消拯局求救,由于进入彩虹瀑布有黄泥路,需乘坐四轮驱动车,加上随后要步行一段森林路径,非常耗时,消拯员于中午12时30分才抵步。

    今日是哈芝节公假,彩虹瀑布人山人海。只是大家看到死者打坐又闭气,因此也没上前打扰,待旁人发现到死者看来出现问题后,才赶急把他拉上岸,但当时的死者已失去知觉。

    据悉,水潭当时水高仅达腰部。警方事发后接获通知,消拯员也赶抵现场,下午3时许把死者遗体抬出,较后送往关丹中央医院太平间解剖。

    死者在吉隆坡的亲属接获恶讯后,已赶至关丹。

    关丹警区主任莫哈末诺助理总监受询时指出,死者身上并没有伤痕。

    他说,此案没有涉及任何刑事成分,警方以猝死角度展开调查,其遗体已被送往关丹中央医院解剖。

    身在现场的医生正为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术(CPR)。
    身在现场的医生正为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术(CPR)。
    数名医生正为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术(CPR)。
    数名医生正为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术(CPR)。
    死者谢翰阳。
    死者谢翰阳。

    消拯员把死者遗体抬出林明市镇,较后送至关丹中央医院太平间。
    消拯员把死者遗体抬出林明市镇,较后送至关丹中央医院太平间。

    死者谢翰阳是名健壮的青年,而且也比友人先抵达彩虹瀑布。

    死者友人曾伟坚(33岁,承包商)受访时指出,适逢哈芝节假期,他与死者一同参与一个林明团,并于周六晚抵达林明,计划周一或周二才回家。

    他说,死者生平非常健壮,没有病痛,而且常吃素,是一名运动健将。

    “在抵达彩虹瀑布前,需步行一段路,死者很快抵步,但我需耗时45分钟才抵达。”

    他说,他抵步休息不到10分钟,即听闻有人指死者出事了。

    “我和死者是大学同学,没想到从此失去他,非常悲痛。”

    他说,死者尚单身,家庭成员包括双亲及一名弟弟。



    (读者提供)

    为保留儿子谢翰阳尸体完整,死者母亲反对解剖要求。

    死者母亲周日下午5时许,与丈夫跟随警方运载儿子尸体的“黑车”抵达关丹太平间,在听闻警员指院方将为儿子遗体进行解剖,以鉴定死因后,向警员提出反对解剖要求。

    她说,在事发现场的人都可以供证,儿子溺毙无气息,无需再以解剖方式确定儿子的死因。

    从吉隆坡赶抵关丹的死者父母,在关丹太平间前等候消息。
    从吉隆坡赶抵关丹的死者父母,在关丹太平间前等候消息。

    不过,警方并没有即场答应家属的要求,而是要求家属先到警局录取口供。

    心情看似平复的母亲,在丈夫及友人跟随警员到关丹警局录取口供后,独自守在太平间时,相信是忆起爱儿,频频拭泪,难掩丧儿悲痛。

    据了解,住在吉隆坡的死者父母于中午12时许接获儿子溺毙噩耗后,赶紧驱车前往林明,却遇上假日交通繁忙,令两人心急如焚,于下午3时许始抵达林明。

    家属在得知记者到场采访后,激动地拒绝受访。

    家属向警方要求勿为儿子谢翰阳尸体进行解剖。
    家属向警方要求勿为儿子谢翰阳尸体进行解剖。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