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我们与儿童的距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我们与儿童的距离

    世上太多的大人虽然都亲自做过小孩子,却早失了‘赤子之心’,好像‘毛毛虫’变了蝴蝶,前后完全是两种情状;这是很不幸的。



    ——中国文学家周作人

    在学校,我是教师;在家里,我是父亲。不管哪种角色,都离不开儿童,给他们上课,陪他们耍乐。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常会不自觉想起日本作家伊东宽的绘本《鲁拉鲁先生请客》:

    鲁拉鲁是位厨艺精湛的老先生。他上过好几年厨师班,研究过好多本食谱,调味啊、火候啊都严格按照学过的操作,能烧一手好菜。可是,鲁拉鲁先生平时不做菜。只有到了星期六,他才会跑到城里的市场,买来一大堆做菜的材料,在令他骄傲的厨房里,做出各种特别的菜肴。鲁拉鲁先生心想:能做这么好吃的菜,总该有人赞赏吧?于是,他邀请了院子里的动物朋友们前来做客,就在这个星期六。

    到了星期六,鲁拉鲁先生买来了一大桌做菜的材料。刚要动手,小朋友们就到了。约的是晚上,可他们似乎都等不及了。小朋友们一下子挤进厨房,争先恐后想帮助鲁拉鲁先生下厨。可是,帮着帮着,小猫啃起了鱼,小猴吃起了虾,小兔咬起了胡萝卜,小朋友们都纷纷大吃大嚼起做菜的材料来。

    “哎呀,我的意大利番茄鱼汤!”“哎呀,我的法式鲜虾奶汤!”鲁拉鲁先生看得目瞪口呆,随即火冒三丈。“本来想做最特别的菜式请大家,既然你们一点都不懂烹饪艺术,还吃什么呀!都别吃啦!”鲁拉鲁先生把大家正吃着的东西一样一样抢过来,自己吃了起来。见鲁拉鲁先生也加入,大家吃得更起劲了,嘎吱嘎吱,咕嘟咕嘟,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

    “撒点盐怎么样?”“抹一点沙拉酱啦!”“用火烤一下肯定更好吃!”小朋友们边吃边讨论,自己动手烹调了起来。鲁拉鲁先生呢?他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一手摇晃酱罐,一手挥舞胡椒瓶,正吃得不亦乐乎呢!他早忘了刚才生气的事,似乎还感觉特别痛快。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吃着,不管吃什么、怎么吃都非常的香,从来没有这么享受过!堆成山的材料,一眨眼的工夫,就被大家吃得干干净净了。

    现实生活中,我们大人往往就是鲁拉鲁先生。读了点书,积了点经验,就开始自以为是。说是请客,其实是利用小朋友来满足自己的虚荣。不仅如此,一切还得按自己的计划来:我们认认真真地煮,他们正正经经地吃;他们欢欢喜喜地夸,我们优优雅雅地笑。一旦出了乱子,我们就暴跳如雷,甚至歇斯底里。

    然而,自由自在的小朋友才不来这一套呢。他们抢过食材,就开始吧唧吧唧嚼起来。可嚼着嚼着,他们会冒出许许多多的点子,不拘一格地尝试各种烹调方法,吃出属于自己的滋味儿。没有经验,没有包袱,没有框框条条也没有标准答案,小朋友凭着一往无前的热情与勇气,摸着石头过河,闯出自己的路。

    幸好,鲁拉鲁先生毕竟童心未泯,吃着吃着竟也把自己吃成了一个小孩。于是,故事的结尾美好而圆满:小朋友们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回家,鲁拉鲁先生心满意足地目送大家,“太棒了,欢迎下次再来!”假设一切按鲁拉鲁先生的预想发生,大人兢兢业业,小孩规规矩矩,故事还会精彩吗?

    放下身段,放下傲慢,倾听孩子,倾听童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