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使用工具,还是成为工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史光宏:使用工具,还是成为工具?



    “我们已从『工具型』技术环境迈入‘成瘾型’和‘操纵型’技术环境。社交媒体不再只是静待被使用的工具。它有自己的目标和手段,并透过你的心理来对付你。”——前谷歌设计伦理学家(Design Ethicist)Tristan Harris

    面子书、推特、优管、微信、IG、WhatsApp、Telegram等对你来说,这些社交软体意味著什么?工作平台?资讯来源?交友软件?娱乐产品?每一天,我们花多长时间在上面?十年前,情况又如何?社交平台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今年9月,Netflix推出了纪录片《智能社会:进退两难》(The Social Dilemma),找来多名前科技巨头高管爆料,指多个社交平台贩卖个人资料,以使人上瘾为目标不择手段,一石激起千层浪。影片发布不到一个月,面子书就于10月3日发表正式声明,以7个论点反击该片夸张失实。且不论两者谁是谁非,面子书的回应某程度上证实了影片的指控,也印证了影片的巨大影响力。

    身处21世纪,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网络科技,似乎也没必要自绝于社交平台之外。因为网络科技,我们能与亲友随时随地互通音讯,天涯若比邻不再只是浪漫的想像;因为网络科技,我们能在古今中外各种知识资讯间自由穿梭,学习真的可以无远弗届;因为网络科技,我们能与世界紧密相连,千里之外的买卖、协作与对话都只在弹指之间。无可否认,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工具,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不知不觉中沦为工具

    然而,这真的只是一个工具,一个为我们牢牢掌控的工具?享受非凡体验的同时,我们的生活习惯是否正一步步为社交平台所颠覆?我们的生存状态是否正一点点为社交平台所侵蚀?有没有可能,表面上用著工具的我们,实际上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沦为工具?

    最初,面子书的点赞和留言功能赋予了互动的更多可能,让虚拟空间的交流更丰富也更有温度。无奈,我们很快就陷入点赞数的盲目追求和留言的疯狂滥用。为了获得点赞,越来越多人选择剑走偏锋,各种腥色内容、浮夸标题、极端言论如雨后春笋,点击率前可以毫无底线。至于留言,正义魔人和键盘侠无处不在,网络霸凌和道德审判成为新常态。更有研究指出,十多岁的青少年(Teenagers)在出现社交平台后,自杀数字不断攀升。

    与此同时,数码经济日渐蓬勃,取代实体经济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社交平台从单纯的社交平台,也已悄悄转型为商业平台。它们广泛搜集用户资料,通过算法分析用户行为,进而推送相应广告。表面上,它们是在为不同需求的用户提供更优的客制化服务,实际上也在固化用户的偏见,甚至将偏见一步步推向极端。随著商家入驻,我们的角色也渐渐从平台用户转变为市场商品。看似使用工具的我们,其实才是被利用的工具。

    看了纪录片《智能社会:进退两难》,一些内容虽时有所闻,但一次过见证社交平台如何改变人的生活,如此密集而丰富的资料,还是很震撼的。于是,特意点进面子书的设置区,仔细阅读其中条款,重新调整了一堆隐私设定,也把手机大部分程序的提示功能给关掉了。这几天,手机特别安静,生活和内心也宁静踏实了许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