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豪谈商道

文 文 文

豪谈商道|拿督黄俊豪:拖鞋翻身仗

穿拖鞋是马来西亚的文化,聊起“胖胖鞋”,大家都不会陌生,在商场随便一瞥,都会看到广大的民众在穿此类拖鞋。

可是,在西方,“胖胖鞋”一开始并不受欢迎。2010年,《时代》杂志甚至把美国鞋类品牌卡骆驰(Crocs)列为世上最糟糕的发明之一。但是,为什么时隔13年,《时代》杂志一改立场,将Crocs评选为2023年100家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之一?

这一场拖鞋翻身仗,不得不研究。


Crocs一开始被视为“丑鞋”,过去多年甚至被称为地球上最丑的鞋子,其设计美观始终被多数人否定,但是这双约50美元(约235令吉)、价格实惠的拖鞋,提供了机能性和舒适性,因此获得医疗专业人士、厨师等需要长时间站立和行走者的喜爱。

Crocs股价去年末季因而狂飙12.24%,并释出乐观的2024年营运展望。

如今Crocs已经成为年轻人喜爱的潮流鞋款,不仅跟许多精品品牌联名,连明星、模特儿都在穿。除了是一款实用的鞋子,Crocs的丑萌外表也很意外受到年轻世代的欢迎。对于年轻世代来说,Crocs已成为一种富有表现力的宣言。

与精品品牌联名

告别丑鸭子的过去,如今年轻人还特别喜欢使用Crocs的鞋扣“Jibbitz”来设计自己的鞋子,许多韩星也在社群上分享 Crocs的穿搭,这双曾被视为失败作品的丑鞋,竟然成为最潮流的穿搭单品。

Crocs也与知名设计师和精品品牌合作,包括时装设计师克里斯多福凯恩(Christopher Kane)、谭燕玉(Viviene Tam)、鞋履设计师萨利赫本伯里(Salehe Bembury)等人,以及巴黎世家(Balenciaga)、英国百年百货公司Liberty London等品牌。

Crocs拖鞋
(示意图/istock)

Crocs受欢迎的程度亦转换成实质收益。去年Crocs的营业额已达到近40亿美元(约188亿令吉),与2022年同期相比成长了约11%。Crocs的目标价也被市场从155美元(约729令吉)调高至160美元(约752令吉),另一个原因是Crocs大力拓展海外市场,以及实体门市发挥效益,加上产品创新程度高。

Crocs的粉丝创立了鳄鱼日(Croc Day),进行一整个月的庆祝活动。

进一步分析,也许Crocs的流行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因为疫情期间人们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所以穿着打扮愈来愈随意,使得穿着方便的Crocs受到欢迎。

但是,一双拖鞋除了在疫情期间造成的短期受欢迎,其实用性才是确保它能长期火红下去的原因。或许,消费者已看见了休闲、舒适、易穿脱鞋类的价值,不再专注于购买高价、不舒服、或仅仅时尚的鞋子。

没料到一双拖鞋可带来如此震撼的营业效应,我国的鞋商如果有创意点子,或许下一双全球火红的拖鞋,就会来自马来西亚。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豪谈商道

相关文章

豪谈商道| 黄俊豪:把粉丝融入商业模式

豪谈商道|拿督黄俊豪:小商家如何对抗大鲸鱼?

豪谈商道| 拿督黄俊豪:“人生四格”拍出千万营业额

豪谈商道|拿督黄俊豪:反斗翻身

豪谈商道|拿督黄俊豪:惊喜让消费者打开钱包

豪谈商道|拿督黄俊豪:无人商店登场,行吗?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