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用好文本,跟学生谈性说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郭史光宏:用好文本,跟学生谈性说爱

    “爱情不是一门课程。教不了,也学不会。但,我们可以引导孩子对爱情进行理解和思考。有一天,当爱情突然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将快乐地张开双臂迎接它。”——儿童文学作家程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学生六年级了。那是脸红心跳、情窦初开的阶段;那是不管听到什么都会跟黄色挂钩,然后小声说大声笑的阶段;那是对有关“性”的一切都兴致勃勃的阶段。他们会上图书馆查辞典找百科,对着特定词条和人体图窃窃私语;他们会把“强奸”“侵犯”“变态”挂在嘴边,一脸似懂非懂;他们会私下分享网上各种膻腥色,无论是真是假。

    终于,他们来到了这个阶段。

    他们的心中漂浮着各种好奇、各种疑问,他们的体内涌动着各种欲望、各种冲动。这个时刻,接触的资讯至关重要。有人愿意允许他们的好奇、接纳他们的冲动吗?有人能够敞开心扉倾听他们,开诚布公与其对话吗?有人可以从更开阔的角度,为他们提供优质的资源吗?

    坦白说,这个阶段的孩子确实相当难搞。要么视你为道德魔人,表面风平浪静,背后暗潮汹涌;要么与你称兄道弟,各种露骨追问,完全百无禁忌。为免尴尬,很多保守的大人选择单方面灌输知识与观念,有者甚至干脆避而不谈。思想相对前卫的,则可能在各种露骨追问前疲于奔命,不知不觉成了自娱娱人的小丑。

    与其闪避或讨好,不如化被动为主动,争取成为带动风向的人,将学生的疑问引向深度讨论。当学生提出有关性侵和怀孕的话题,可带领他们探究女性生育权和堕胎权的议题;当学生提出有关嫖娼和卖身的话题,可引导他们从法律和伦理角度来体会性工作者的处境;当学生提出有关性欲和早恋的话题,可协助他们深入到生理机制的运作和养育生命的责任。

    看似无聊的话题,其实都有可能发展成深刻的议题。关键,还在文本。

    谈女性的生育权和堕胎权,可以读台湾《报导者》的深度报道〈真的假的?一位美国护理师,开启了全球妇女节育、避孕与堕胎的自主权?〉;谈性工作者的处境,可以看《路读》微信公众号的〈一探美国性工作者的真实世界:性交易是否应该合法化?〉;谈早恋和未婚先孕,不妨读小说《本爱安娜》和电影《鸿孕当头》(Juno)。这些文本提供了扎实的知识、开阔的视野、生动的情境,邀请学生走进课题深处,使诚恳的深度讨论成为可能。

    旅德作家程玮的《周末与爱丽丝聊天:黑头发的朱丽叶》更是这方面的难得杰作。这本书以爱情为主题,通过中国女孩米兰和德国老人爱丽丝的对话,深入浅出地探讨了东西方的爱情观。她们分析了很多经典的爱情故事,从牛郎织女到梁山伯祝英台,从罗密欧朱丽叶、简·爱到希腊最古老的爱情故事。穿梭在历史长河之中,游走于东西文化之间,学生对爱情的理解和思考肯定都将更上一层楼。

    今时不同往日,当代的数位原住民几乎打出生起就跟网络世界连在一起。与其放任自流,将渠道让给参差不齐的网络资讯,不如主动出击,利用优质文本来引领对话。把话题引出来,让问题浮上来,随时倾听对话,适时引导纠正。这是性教育,也是信息教育,更是生命教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